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新 • 雙城記(十三):從新加坡看忌廉哥離開尖東

2016/5/27 — 17:04

背景圖片:香港著名小貓「忌廉哥」。(圖片來源:忌廉哥 facebook)

背景圖片:香港著名小貓「忌廉哥」。(圖片來源:忌廉哥 facebook)

二零一六年的五月二十五日,在上百位的「忌廉粉」的「歡送下」,忌廉哥離開了「​​駐守」長達十年的尖東。

人潮聚集在信和便利店前,和這位自二零一二年以來,為港人帶來正能量的香港流行文化代表之一的港貓,話道別。

這個讓港人真心地表達心情的情景,香港曾經出現過幾次。

廣告

但是,那些都是具有影響力的藝人,全部都是在天妒英年的年紀,驟然離世的情況下,和愛護他們的香港人說「拜拜」的。

還有,那一場風花雪夜的顏色社會運動。

廣告

而忌廉哥離開尖東,對這座慢慢地沒有自身文化的前英國殖民地而言,是多麼令人傷感的事。

香江小店因高租金而結業,這一類的故事幾乎是天天上演,日日地被港媒報導。而信和便利店在尖東結業,會得到迴響的程度,不亞於忌廉哥在四年前的七月失踪事件。當年的事件,愛它的粉絲呼籲香港人找這只命運坎坷的英國短毛貓(詳情可參考《我係尖東忌廉哥》一書)。如果忌廉哥的主人小高(也稱為高生),沒有領養忌廉哥而讓它成為店長的話,便利店在尖東結業,只能算是一則大城小事的小小篇章罷了。

也就是忌廉哥離開尖東這起社會「事件」,提醒著我們香港的經濟,正在由衰敗進入谷底的時候。看了高生在信和便利店未結業前,接受各媒體(這也包括上大台的《兄弟幫》的兩集節目)的訪問,尖東在鼎盛時期,除了多家夜夜笙歌場所林立之外,專門賣紙張媒體的「士多」多達數間。隨著科技的進步,消費者開始從智能手機接受資訊,購買紙媒的人越來越少。看到小店們為了符合社會的要求而推出多元服務之後,卻到最後敵不過業主無止盡的貪婪,紛紛地搬離辛苦耕耘的地方,留下的是「十室九空」的荒蕪鋼筋森林。那種感覺是多麼地無助和痛心的 。

每逢來香港,尤其是發生「忌廉哥失踪事件」之後,都會特地去信和便利店走一趟。無論是買和忌廉哥有關的商品也好,買份雜誌(肯定不是《龍虎豹》)也好,或者到附近的全天不打烊的茶餐廳和當兵的同僚聊天,都會感受到尖沙咀東在這幾年的變遷。猶如真實版的電影《金雞SSS》,大富豪夜總會的結業,是尖東區蕭條的開始。忌廉哥「坐鎮」尖東的十年,在某個程度方面,為這個商業區注入了,除了地產經紀搶客買私家樓宇以外的活化氣氛,是香港獨有流行文化的代表之一。如今,忌廉哥離開了尖東,那空置的店面以及文化位置,該由誰來填補和頂替呢?港人自一九七零年代開始奉行的「魚翅撈飯」主義到回歸以後的「中環價值」,是否在這一波的金融危機來臨之前,創造「後尖東忌廉哥時代」?

一位友人向坡仔分析,香港的流行文化相對於對岸的台灣,顯得是很粗糙的。在另外一個場合上,一位「教書先生」(老師)反映,如今香江的吃和購物,沒有以往來得多姿精彩。以上兩種反饋,顯示了香港在新加坡的部分民眾的眼裡,已經喪失魅力。而香港本身獨有的小店文化,港貓教主文化軟實力等,還未發掘之前卻遭到「中環價值」洗刷得體無完膚。接下來,香江能夠拿什麼出來,和區域的流行文化一較高下?這有賴於港人的智慧。

但是在展示智慧之前,先幫忙高生找個地方,讓忌廉哥和香港市民見見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