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斷捨難:嫲煩家族

2016/5/24 — 18:10

《嫲煩家族》 劇照

《嫲煩家族》 劇照

【文:葉細細】

很少在中環的戲院裡聽到那麼多此起彼落的笑聲。光影流轉中,我想是不是編劇刻意加入笑料,淡化每一個觀眾,想起麻煩家人時(大有機會正坐在你身旁),不可改變不可逃遁的無奈嗎?我們都心知肚明,文明世界裡最麻煩的永遠就是你最親最愛的人。

廣告

日本電影總細水長流,最合說親情。

嫲煩家族又豈止是提出離婚的嫲嫲麻煩呢?但全齣戲最有魅力的還是爺爺(橋爪功飾)嫲嫲(吉行和子飾),甘草畢竟是甘草,嫲嫲攤牌前一刻,依舊一派優雅賢良淑德,繼續為招呼了幾乎半世紀的爺爺(丈夫)執褲反襪掛衫開水沖涼,爺爺冷言冷語問「幹嗎買花?」

廣告

嫲嫲笑咪咪說因為生日,寫作班同學送的,終於待到爺爺拋出一句「送份不值錢的禮物給你吧」,嫲嫲輕描淡寫說四百五十円就成,然後徐徐拉開抽屜,把已填好的離婚申請表緩緩送上,又笑咪咪說「就欠你的印,和四百五十円申請費」,爺爺問認真嗎?

嫲嫲繼續笑咪咪,淡淡的眼神,緩慢的動作,背後力透泰山崩於前而不倒的意志,半世紀厮守,竟落得笑裡藏刀,是你的我什麼都不想要了,爺爺那獨有的面部扭曲表情和老頑童眼神,配合屢屢Close up的鏡頭,輕而易舉帶觀眾同喜同悲,這回觀眾都被殺過措手不及,無言以對, 與其說開家庭會議那段是整齣電影的高潮,我認為這段攤牌戲簡直是極至。

編劇高明,嫲嫲沒說要離婚的原因,爺爺沒問,二妺因一隻碟而一哭二鬧三離婚那段,正是爺爺的映照,看在爺爺眼中,大吵大鬧的還是有彎轉,拋一句離婚吧,二妹便立刻露底,留下爺爺斯人獨憔悴,爺爺深知嫲嫲那冷靜是刀峰冷,擺明要一刀了斷。

大哥阿嫂二妹妹夫也沒問,一廂情願懷疑爸爸不忠,擔心家中小孩心靈受創,東拉西扯,說到底都是沒勇氣問沒勇氣面對, 然後是一家八口來過家庭會議,喧喧鬧鬧還未入肉,家庭會議的高潮是么仔(妻夫木聰飾)和未來新抱(蒼井優飾)叫大家聽聽爸媽心聲的那場戲,是他們兩個人心思特別澄明?還是衹有對愛情婚姻仍有憧憬的人才會問過究竟?爸媽的答案並不重要,原因從來都不重要,這刻觀眾都驀然發現,半生恩怨情仇又怎可說清呢。

導演山田洋次以八十四歲之齡,把本來可以是鬧劇一場的故事拍成洞透人心煉達世情的電影,近作如東京小屋、母親、春之櫻──吟子和他的弟弟 ,遠如幸福黃手絹,都令人對命運的播弄扼腕,又對堅忍的女子致敬。當然這次嫲煩家族的叫好叫座,一眾演技一流的小人物絕對應記一功,居酒屋老闆娘就是「海街少女日記」海貓食店病死的老闆娘,沖咖啡的保安就是「禮儀師」裡的火化場職員,也是浴場老闆娘的知己,詼諧的醫生就是「春之櫻──吟子和他的弟弟」那個長不大專闖禍的弟弟,他們都熟口熟面,那份親和力把戲迷觀眾如我拉進戲內,在電影裡一同喝酒,一同泡咖啡,一同嬉笑人間。

片末的東京物語片段,向小津原節子致敬以外,還似隱隱帶着老年孤單的哀調。歲月悠悠,越親越疏,越近越遠。斷捨離祇屬物類。情,總斷捨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