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斷水電陰霾下的啟德大廈

2016/12/4 — 2:05

Daljit兩名兒子,哥哥盛聿廸(右)和弟弟盛文廸(左)對相機十分好奇,把頭湊過來看鏡頭。(後排由左至右)Daljit Singh夫婦;Mohammad Riaz和Vicky(攝:Una So)

Daljit兩名兒子,哥哥盛聿廸(右)和弟弟盛文廸(左)對相機十分好奇,把頭湊過來看鏡頭。(後排由左至右)Daljit Singh夫婦;Mohammad Riaz和Vicky(攝:Una So)

牛池灣坪石邨旁的啟德大廈面臨清拆,共四幢、樓高六層的大樓於1961年落成,曾為前皇家空軍宿舍。今年四月,被發展商東展有限公司申請強拍並成功投得,限令居民11月30日前遷出,否則會截斷水電供應。目前有約三十戶尚未搬離,居民於限期後翌日舉行申訴會見傳媒,希望能獲寬限至年底以便另覓居所。不過,東展已開始逐步收樓,在外圍出入口圍上鐵網。

三十多戶居民有約八九十人,為數一半是南亞裔,不少經由朋友介紹租住這裡破舊但便宜的單位。晨早的陽光下,印度裔、瘦削的Vicky面色有點蒼白,用廣東話對筆者說太太病了,從事修路工程的他開完夜班未及合眼,就一早抱著四個月大女兒趕來集會。以3900元租住包水電的劏房半年,當知道要清拆,但太太不諳廣東話,過去兩個月他唯有日間搵屋、晚上返工,走遍新蒲岡、土瓜灣、黃大仙、紅磡等地,但聽到的回覆也是一樣:不租給印度人和巴基斯坦人。其中一個業主通電時說,「不會租給你地呢啲人、會唔交租」。

「你說什麼啊!我在香港出世、有身份證的!我不是一個人,有老婆仔𠺢可以走去邊呀?那他仍說不租。」Vicky不禁語氣激動地說。他希望能有多一個月時間搵屋,東展說要收到鎖匙才肯給回近萬元的按金,但他又未出糧,即使找到新單位,也不知如何是好。

廣告

為找新居疲於奔命的Vicky面色有點蒼白,用廣東話對筆者說太太病了,剛開完夜班未及合眼,就一早抱著四個月大女兒趕來集會。

他說走遍多區搵屋,聽到的回覆也是一樣:不租給印度人和巴基斯坦人。其中一個業主通電時說,「不會租給你地呢啲人、會唔交租」。(攝:Una So)

「你說什麼啊!我在香港出世、有身份證的!我不是一個人,有老婆仔𠺢可以走去邊呀?那他仍說不租。」Vicky不禁語氣激動地說。

為找新居疲於奔命的Vicky面色有點蒼白,用廣東話對筆者說太太病了,剛開完夜班未及合眼,就一早抱著四個月大女兒趕來集會。

他說走遍多區搵屋,聽到的回覆也是一樣:不租給印度人和巴基斯坦人。其中一個業主通電時說,「不會租給你地呢啲人、會唔交租」。(攝:Una So)

「你說什麼啊!我在香港出世、有身份證的!我不是一個人,有老婆仔𠺢可以走去邊呀?那他仍說不租。」Vicky不禁語氣激動地說。

廣告

Nadeem Mohammad手中吋餘厚的名片,都是他走遍土瓜灣、九龍灣、觀塘、油麻地、旺角、深水埗、荃灣、葵涌等地「搵屋」時,收集下來的地產代理名片,亦是拒絕的證據。

「一聽到是巴基斯坦人,個個業主都說,『你留低電話我會打返俾你』。全部都唔鍾意巴基斯坦,全部都話我打俾你!」他喃喃地在筆者面前數了起來,總共有八十多張。(攝:Una So)

Nadeem Mohammad手中吋餘厚的名片,都是他走遍土瓜灣、九龍灣、觀塘、油麻地、旺角、深水埗、荃灣、葵涌等地「搵屋」時,收集下來的地產代理名片,亦是拒絕的證據。

「一聽到是巴基斯坦人,個個業主都說,『你留低電話我會打返俾你』。全部都唔鍾意巴基斯坦,全部都話我打俾你!」他喃喃地在筆者面前數了起來,總共有八十多張。(攝:Una So)

(攝:Una So)

(攝:Una So)

社工片申訴會後跟居民講述情況,提醒他們如遭斷水電,要記得打999求助。(攝:Una So)

社工片申訴會後跟居民講述情況,提醒他們如遭斷水電,要記得打999求助。(攝:Una So)

Daljit兩名兒子,哥哥盛聿廸(右)和弟弟盛文廸(左)對相機十分好奇,把頭湊過來看鏡頭。(後排由左至右)Daljit Singh夫婦;Mohammad Riaz和Vicky(攝:Una So)

Daljit兩名兒子,哥哥盛聿廸(右)和弟弟盛文廸(左)對相機十分好奇,把頭湊過來看鏡頭。(後排由左至右)Daljit Singh夫婦;Mohammad Riaz和Vicky(攝:Una So)

南亞裔居民覓屋難 代理表明不租 

受影嚮的居民中,不少是土生土長的南亞裔香港人。靜靜站在一旁聽同鄉議論、臉上一直帶著微笑的Mohammad Riaz是巴基斯坦裔,原來在香港出生,爸爸從前是駐守粉嶺區的警察。他在附近果欄工作,與太太帶著年幼的兩女一子以啟德為家,申請公屋已七年,還有廿多人輪候就可「上樓」。「沒有法庭court order,截水電是不合法的。」廣東話不太流利的Riaz,由印度裔的Singh太太翻釋向筆者說。

Nadeem Mohammad手中吋餘厚的名片,都是他走遍土瓜灣、九龍灣、觀塘、油麻地、旺角、深水埗、荃灣、葵涌等地「搵屋」時,收集下來的地產代理名片,亦是拒絕的證據。「一聽到是巴基斯坦人,個個業主都說,『你留低電話我會打返俾你』。全部都唔鍾意巴基斯坦,全部都話我打俾你!」他喃喃地在筆者面前數了起來,總共有八十多張。

小鬍子Nadeem在啟德住了三年,他揪著眉頭地說,去年才花了三萬多元,把他與父母和三名弟弟共住的500呎單位粉飾一番,誰知現在竟被迫遷。業保安員的他,月入1.3萬元,等同外間數百呎單位的租金,即是現時的三倍。「我都只是萬多元(出糧),我邊度買食飯?」他以半咸不淡的廣東話說。在場突顯了少數族裔在這城失語的情況--近廿名南亞裔居民中,諳英語或廣東話的多是較年輕一輩,只有靠他們跟傳媒講述情況和作翻譯。

「一聽到是巴基斯坦人,個個業主都說,『你留低電話我會打返俾你』。全部都唔鍾意巴基斯坦,全部都話我打俾你!」Nadeem喃喃地在筆者面前把於片數了起來,總共有八十多張。(攝:Una So)

「一聽到是巴基斯坦人,個個業主都說,『你留低電話我會打返俾你』。全部都唔鍾意巴基斯坦,全部都話我打俾你!」Nadeem喃喃地在筆者面前把於片數了起來,總共有八十多張。(攝:Una So)

巴基斯坦裔的Yaqub Mohammad抱著女兒,在樓下守候著傢俱電器,原來今日一家會搬到元朗圍村(攝:Una So)

巴基斯坦裔的Yaqub Mohammad抱著女兒,在樓下守候著傢俱電器,原來今日一家會搬到元朗圍村(攝:Una So)

巴基斯坦裔的Yaqub Mohammad抱著女兒,在樓下守候著傢俱電器,原來今日一家會搬到元朗圍村(攝:Una So)

巴基斯坦裔的Yaqub Mohammad抱著女兒,在樓下守候著傢俱電器,原來今日一家會搬到元朗圍村(攝:Una So)

社工片申訴會後跟居民講述情況(攝:Una So)

社工片申訴會後跟居民講述情況(攝:Una So)

小鬍子Nadeem(左)在啟德住了三年,他揪著眉頭地說,去年才花了三萬多元,把他與父母和三名弟弟共住的500呎單位粉飾一番,誰知現在竟被迫遷。(攝:Una So)

小鬍子Nadeem(左)在啟德住了三年,他揪著眉頭地說,去年才花了三萬多元,把他與父母和三名弟弟共住的500呎單位粉飾一番,誰知現在竟被迫遷。(攝:Una So)

(攝:Una So)

(攝:Una So)

在大樓旁的巷子裡,堆放著貌似搬屋後剩下的傢俱雜物(攝:Una So)

在大樓旁的巷子裡,堆放著貌似搬屋後剩下的傢俱雜物(攝:Una So)

(攝:Una So)

(攝:Una So)

基層居民 :年尾難搵屋望延期

在一旁的華裔居民也愁著臉地在談論,傳來的都只是卑微的寬限請求。「只望能獲寬限多數月,有頭髮邊個想做癩痢?年尾真的很難搵屋。」白髮蒼蒼的吳先生望著放在牆邊、將用作「封樓」之用的鐵網憂心地說。「驚就驚他們整蠱我地。」

「來開會的,家中至少五人,有的更多至八九人,很多更是低收入家庭,你叫人點生存啊?」在這城搵屋難的不單是因為少數族裔身份,業主揀租客,多小孩的也成拒絕原因。家有四名孩子的李太,深明大家尋覓居所的困難。多少個深夜,她帶著孩子按租屋廣告拍門,很多業主一看孩子小,就直說怕小孩會畫花牆壁,又怕吵到街坊,總之不會租給她。

她是長期病患者,現靠綜援支撐一家人,五年來以4500元租住兩房兩廳,位置也近孩子的學校,方便接送。房屋署已通知她終於申請「上樓」成功,正待「配房」,或需待兩個月時間,若被迫遷的話,著實不能負擔外面租兩房一廳近兩倍的租金。她擔心截水電而一夜沒睡,唯有把家中能器皿都載滿水,讓孩子刷牙洗面。下午發展商代表又重提會截水電,她只望過得一晚是一晚。對於發展商圍板封鐵閘、只留小小出入口給他們,這情況令她擔憂,若有走火安全問題,只好報警求助。

「不是不肯搬、不是不說道理,我們也是環境所迫,若租到房也不想做『醜人』啊,一家五口又不能迫在只有一張床的小房間。」李太說。

對於截水截電,在啟德住了五年的陳宛君說,社工指以這手法迫遷並不合法,她所住單位的水電因是在她名下,所以的就未必會被截,受影響的主要是發展商名下的劏房,受影響的起碼有十多戶。「其實知道拆我們也打算搬,只是差少少時間。希望寬限至12月底,如能爭取到過年後當然好,過了年『搵樓』也較容易。」

協助居民的明愛牛頭角社會區服務中心單位主任曾凱倫指,街坊們也很合作,由半年前約二百戶,至今只搬剩約三十戶。他估計,發展商下一步可能會向法庭申請封樓令,由執達吏覆行,街坊就要在限期前搬走。

(攝:Una So)

(攝:Una So)

Daljit Singh 一家五口住在啟德大廈五年,輪候公屋多年,還有數月便拿到「鎖匙」,希望期間可以獲寬限搬遷。(攝:Una So)

Daljit Singh 一家五口住在啟德大廈五年,輪候公屋多年,還有數月便拿到「鎖匙」,希望期間可以獲寬限搬遷。(攝:Una So)

(攝:Una So)

(攝:Una So)

(攝:Una So)

(攝:Una So)

光屋:光仍未照得夠遠

「我不喜歡住在這裡,家中狀況不理想,天花剝落、地板又破舊。」能操流利廣東話和英語、印度裔的Daljit Singh說,尤其是他從事裝修,對家中的破落特別看不過眼。「很多人留垃圾在外面,好污糟,搵到即走!」在港十年的他有兩名幼子,大女現年13歲,想到日漸長大的女兒要有自已的房間,於是四年前搬到這500呎單位。家中牆上掛著家庭照,其中一張,一家人在璀燦的維港前留影。「電視位」放了電腦屏幕,背景是兩夫婦在公園的恩愛合照。簡陋的客廳除了飯桌和梳化,兩邊牆也以竹子掛上一排排曬晾的衣物。他兩名有棕灰色大眼的活潑孩子,「駕駛」著玩具小車,在站著討論的大人間穿梭嘻笑。

「我睇了好多,有業主看到南亞人就驚,你有三個小朋友,怕嘈就不租。」他說。「他們諗嘅係是香港人,唔係我地呢啲人。」他六歲的大兒子在筆者筆記簿上,仔細地用中文寫下他和細佬的名字。「我叫盛聿廸 Sharndeep,我係1C班呀!我細佬叫盛文廸!『文』字點寫呀?」

不過,Daljit相信清拆工人會暫緩,因為政府、警方和傳媒都在他們一方。相對其他居民,他的安心令筆者有點驚訝,遂問他是否擔憂,他立刻說:「No, worry for what? 」「這是香港,香港政府不會害香港人的。我們就是香港人。我不在此出生,這是沒問題的。我兩名兒子都是(在此出生的)香港人。香港政府會不會對香港人不利?他們不會。」對政府如此有信心的說話,著實已久未聽見,不禁多問一句是否對香港的制度有信心。Daljit望著筆者說:「Yes, I have faith.」

作家訪的社工Daisy向筆者提到,有一至兩戶會轉介入住剛完成翻新、由社企「要有光」營運的「深井光屋」。原為建於前九龍紗廠眷屬宿舍,環境清幽的大樓改建成有逾40個單位、平租予有需要家庭一年。高大的Daljit聽到後,立刻追問入住可能性,但她說審批嚴格,主要對象是新移民家庭,希望助他們「建立鄰舍關係」,「他們就不行了。因為想構成小社區,暫不接受小數族裔」。

「俾都係俾香港人,唔係俾我地啲人。」Daljit聽完,好像接受現實地說。他手中拿著申請公屋登記卡,手機上的輪候冊告訴他,等了五年,還有廿個人就快到他們「上樓」了。

到了樓下,遇上幾位巴基斯坦裔的啟德前租戶,原來他們一個月前已分別搬到九龍城、土瓜灣、佐敦和油麻地,今日來是幫南亞食品的地舖士多拆硬件。他們對這班仍留下的人,態度似不大同情,說起到被迫遷之日會發生什麼事時,有幾個竟笑了起來。

貌似「領袖」、蓄鬍子的Rehma說,他找了一個月就覓得在九龍城480呎的新居,租金九千元。「俾錢呀嗎!俾錢又點會搵唔到?邊個搵唔到我一齊去啦!我識好多地產。出面租七千元,佢地話最多比二千元,幾千元邊度有呀?」(攝:Una So)

到了樓下,遇上幾位巴基斯坦裔的啟德前租戶,原來他們一個月前已分別搬到九龍城、土瓜灣、佐敦和油麻地,今日來是幫南亞食品的地舖士多拆硬件。他們對這班仍留下的人,態度似不大同情,說起到被迫遷之日會發生什麼事時,有幾個竟笑了起來。

貌似「領袖」、蓄鬍子的Rehma說,他找了一個月就覓得在九龍城480呎的新居,租金九千元。「俾錢呀嗎!俾錢又點會搵唔到?邊個搵唔到我一齊去啦!我識好多地產。出面租七千元,佢地話最多比二千元,幾千元邊度有呀?」(攝:Una So)

牛池灣坪石邨旁的啟德大廈面臨清拆,共四幢、樓高六層的大樓於1961年落成,曾為前皇家空軍宿舍。今年四月,被發展商東展有限公司申請強拍並成功投得,限令居民11月30日前遷出,否則會截斷水電供應。目前有約三十戶尚未搬離,居民於限期後翌日舉行申訴會見傳媒,希望能獲寬限至年底以便另覓居所。不過,東展已開始逐步收樓,在外圍出入口圍上鐵網。(攝:Una So)

牛池灣坪石邨旁的啟德大廈面臨清拆,共四幢、樓高六層的大樓於1961年落成,曾為前皇家空軍宿舍。今年四月,被發展商東展有限公司申請強拍並成功投得,限令居民11月30日前遷出,否則會截斷水電供應。目前有約三十戶尚未搬離,居民於限期後翌日舉行申訴會見傳媒,希望能獲寬限至年底以便另覓居所。不過,東展已開始逐步收樓,在外圍出入口圍上鐵網。(攝:Una So)

(攝:Una So)

(攝:Una So)

由旁邊小公園望向啟德大廈(攝:Una So)

由旁邊小公園望向啟德大廈(攝:Una So)

牛池灣坪石邨旁的啟德大廈面臨清拆,共四幢、樓高六層的大樓於1961年落成,曾為前皇家空軍宿舍。今年四月,被發展商東展有限公司申請強拍並成功投得,限令居民11月30日前遷出,否則會截斷水電供應。目前有約三十戶尚未搬離,居民於限期後翌日舉行申訴會見傳媒,希望能獲寬限至年底以便另覓居所。不過,東展已開始逐步收樓,在外圍出入口圍上鐵網。(攝:Una So)

牛池灣坪石邨旁的啟德大廈面臨清拆,共四幢、樓高六層的大樓於1961年落成,曾為前皇家空軍宿舍。今年四月,被發展商東展有限公司申請強拍並成功投得,限令居民11月30日前遷出,否則會截斷水電供應。目前有約三十戶尚未搬離,居民於限期後翌日舉行申訴會見傳媒,希望能獲寬限至年底以便另覓居所。不過,東展已開始逐步收樓,在外圍出入口圍上鐵網。(攝:Una So)

後記一:

上午住戶示威和向傳媒申訴後不久,社工就收到發展商東展電話,說下午要跟他們會面。Daljit在會面後跟筆者說,會上楊先生只重申不會延期,並限令他們遷出,又不承認曾說會截水電,「老闆唔俾你地咁,我幫唔到你地𠺢啦,講明(11月)30號要走」。他說要看情形如何,如發現水電被截便會報警。

筆者向東展代表楊先生查詢時,他說,在五月時經民主黨九龍東立法會議員胡志偉和居民商討後,每戶都簽下協議,寬限他們在限期前搬離。當被問及在仍有居民之下圍封大廈、只留下小出入口的做法,若發生火災時會造成危險,他說:「唔走嘅話,喺屋裡燒到唔關我地事喎!」他勞氣地說。「這價錢搵樓,不要說是少數族裔,其他人也不成吧?在深圳也找不到吧!他們不守承諾,再遲多廿年都走不到。唔通再多一個月又會找到嗎?」他說名下的水錶電錶已通知有關方面截停,不過未知對方會何時執行,但表示不會再延期,會繼續收樓。

後記二:

到了樓下,遇上幾位巴基斯坦裔的啟德前租戶,原來他們一個月前已分別搬到九龍城、土瓜灣、佐敦和油麻地,今日來是幫南亞食品的地舖士多拆硬件。他們對這班仍留下的人,態度似不大同情,說起到被迫遷之日會發生什麼事時,有幾個竟笑了起來。貌似「領袖」、蓄鬍子的Rehma說,他找了一個月就覓得在九龍城480呎的新居,租金九千元。「俾錢呀嗎!俾錢又點會搵唔到?邊個搵唔到我一齊去啦!我識好多地產。出面租七千元,佢地話最多比二千元,幾千元邊度有呀?」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