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方展博令我聯想到的家長迷思

2018/8/15 — 15:58

TVB 劇集《大時代》片段截圖

TVB 劇集《大時代》片段截圖

大台神劇《大時代》中令我印象深刻的一幕,不是五隻「蟹」在最後一起跳樓自盡,而是劇中主角方展博以字正腔圓的英文朗誦了一首詩「Paper Plane」。其後方展博向慳妹幽幽訴說自己的身世,原來他還沒成為一個一事無成的「大隻衰」之前,乃一位系出名門的國際學校學生。

現今家長群最熱衷談論的議題之一,是應該把子女安排在本地學校抑或國際學校,即是所謂 local or international school 的迷思。每當有家長不惜傾盡所有把子女送往國際學校,我都會不禁有一絲隱憂,繼而想起這位方展博。

首先利申:我們除了提供 DSE 的大型補習服務,也有 IB、各海外考試的補習服務,也有海外升學輔導及諮詢。前者服務普羅大眾,後者攻高端、高消費市場。

廣告

入本地學校如果成績還可以,轉往國際學校基本是隨時可行的路,但反之 International 是一條不歸路。兩年前曾有候選立法會議員來向我諮詢,想把爭取 DSE 考生入神科比例納入法規,以保障本地廣大學生權益;當時社會輿論不大,但今天已經熱烘烘的討論著,下年醫科甚至其他熱門學系收生比例再難低調處理,在一切高度政治化的香港,有關大學取態會否改變?立法會會否有人提出質詢?UGC 會否受壓之下改變策略?一切尚未明朗。如果在這情況下如果為子女選擇一條不可轉線的路,明智乎?

International 一詞令人聯想無限美好的憧憬:開闊的眼界、環球的胸襟、自由的氣氛、靈活的學習環境,但事實是否一定如此?所謂國際學校原意是銜接該國家的學制與社會環境與文化,例如說新加坡國際學校,唱的是新加坡國歌。小朋友入學不足半年,他會對你說「I love Singapore」,現時湧往各式各樣不同的國際學校的學童畢業後可否與香港社會接軌,這問題值得深思。

廣告

絕大部份國際學校,中文課程非常非常淺易,以國際學校中的神校漢基國際(CIS)為例,小姨甥女那時候在該校上的中文課,在我看來是「得啖笑」。以英文為第一母語的她,天生鬥心強頑,現在 Duke University 讀 Final Year,前一年更向難度挑戰,選了其中一科以中文寫論文的課程,面對好幾個中文水平一等一的內地尖子,竟然取了個甲等。她之所以中文也不失禮,是自小我親自執手教她唸唐詩、寫散文,另外她母親請來了純正京片子的普通話老師一對一教她達十多年。這方面的資源,家長要小心考慮是否可以負擔此人力物力與時間。我有個老友,既是資深傳媒人也是大學講師鄧明儀,其可愛的小兒子在家中也是由她自己耳提面命教授中文。香港社會現在最需要兩文三語的人才,國際學校畢業的小朋友如果中文水平只是一般,縱使英文講得多流利,出路也肯定受到局限,家長切忌太死心眼,只著眼於醫科的收生比例,忽略了大部份的學生其實並不全入醫科的事實,譬如說中環各金融行業有前景的工種吧,沒高中中文水平,免問。

《大時代》中金融大亨方進新被丁蟹打成白痴之後,本來方展博在國際學校是高材生,家道中落之後,要落戶於一般學校,淪為問題學生,再難投入高競爭的學校與社會環境。

香港現在可能正醞釀著國際學校畢業生泛濫成災的隱藏危機,但父母一無所知,還依然自我感覺良好。是否人人可以有方展博扭轉命運的際遇與能力?如果不可以,這群高不成低不就,說廣東話還帶英文口音的小朋友,十幾二十年前是可愛的天使,今天一次過大量湧出來跌入凡間。外國社會沒有他們的位置,也難融入本地平民百姓的職位與生活,這個特殊的族群應該如何自處?

作為一個商人,我想請香港人,就是要他中文好兼有本地智慧。要是我要求「英文好」的話,我何不干脆請個外國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