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施政報告對市民精神健康有多關顧?

2017/10/30 — 17:35

林鄭月娥

林鄭月娥

【文:全民健康協會葉沛霖醫生】

特首林鄭月娥發表了其首份施政報告,本文將分析當中與精神健康有關的部分,並提出建議。

施政報告中有關精神健康的部分主要有「加強醫療服務」、「醫療人力規劃和專業發展」及「支持弱勢社群」三方面的體現。

廣告

在「加強醫療服務」方面,施政報告提到推行持續的精神健康教育及反歧視計劃,承接「好心情@HK」的全港精神健康推廣計劃。「好心情@HK」由衛生署舉辦,主要教育心理健康(例如正面思維、減壓方法)及都市情緒病(例如焦慮症、抑鬱症等)。然而,其實重性精神病(例如精神分裂症、妄想症、躁鬱症等)往往遭到最多誤解、標籤及歧視最嚴重;政府應加強有關重性精神病的教育及反歧視計劃,例如由學校開始,從小培養孩子正確的知識及態度。此外,外國的經驗顯示,公眾教育及反歧視計劃必須由政府持續投放足夠資源去做才有效果,故此,香港政府推行計劃必須持之以恆。

針對學生精神健康及自殺問題,政府推出「醫教社同心協作計劃」。但這先導計劃中每名精神科護士需要照顧四間學校,估計約100-200名有需要學生。如此資源之不足及工作量之大,護士實在難以和有需要的學生建立信任關係,更遑論全面照顧他們的需要。政府必須大力投放資源,使工作量合理化,計劃才能發揮效能。此外,此計劃亦無法取代醫管局內的兒童及青少年精神科服務。現時該服務嚴重不足,醫管局七個聯網中只有五個聯網有提供兒童及青少年精神科服務,專科人手極度不足。求診人數年年上升,現時新症的輪候時間中位數已超過一年,部分個案更要輪候超過三年。要正視學生的精神健康,政府必須於兒童及青少年精神健康服務的各層面增加資源,並及早評估本港相關的人手需求,及早規劃培訓名額。此外,「預防勝於治療」,學校應加強對學生的精神健康教育,培養處理壓力及解決困難的能力,以提升學生的抗壓能力。

廣告

「智友醫社同行」則是以「醫社合作」模式,透過長者地區中心為輕度或中度認知障礙症的長者及照顧者提供社區支援服務。隨著本港人口老化,未來二十年本港的六十五歲以上長者數目急促上升,認知障礙症患者預料會持續增加。對患者及照顧者的社區照顧及支援,當然是治療計劃的重要部分。但是,政府同時也需要評估及增加相關醫護人手及服務量,以應付包括診斷、評估病情、藥物治療、住院及護理等需求。

政府提出於2018-19年度將一般精神病診所跨專業服務模式擴展至新界西聯網。此診所計劃於2015-16年度於九龍西聯網開始,到2016-17年度擴展至九龍東聯網。透過跨專業(包括醫生、護士及職業治療師)為病情較輕的患者提供個人化服務,原意是好;但醫管局應檢討這新服務模式的試行經驗,加以完善,包括服務的指標是否合理,給予的資源是否充分等等等。例如第一年試行之時,一位醫生需要負責1000個新症,第二年則下調至800個新症),避免出現重質不重量的情況,甚至新服務「攤薄」現有已極為緊絀的資源,反而影響其他病人(包括重性精神病患者)的服務質素。

在「醫療人力規劃和專業發展」方面,政府提出為臨床心理學家及教育心理學家以認可醫療註冊先導計劃進行註冊,並以此為基礎制定法定註冊制度。目前臨床心理學家及教育心理學家並未有法定註冊規管,即任何人均可自稱臨床/教育心理學家提供服務,質素缺乏監管,情況極不理想。政府應盡快制定法定註冊制度,保障市民的權益。

最後,在「支援弱勢社群」方面,政府提出的新措施包括透過精神健康綜合社區中心提供臨床心理服務。公立醫院精神科部門的臨床心理學服務資源非常緊絀,除非特別緊急,否則由醫生轉介的新症現時可能要輪候十個月,而覆診的密度也較疏,一般只能約兩個月才覆診一次,影響了治療效果。施政報告提出精神健康綜合社區中心也能提供臨床心理服務,對患者及家人是好消息;但是,政府必須注意資源是否足夠,每位臨床心理學家的個案數量是否合理,否則到最後也會變成輪候時間長、覆診疏,成效不彰。

總括來說,施政報告提出各項與精神健康有關的措施,誠屬好事,但政府必須投放充足的資源,並且持續去做,才能達到預期效果。此外,以上的各項措施,絕對不能取代要有充足的精神健康專業人員(包括醫生、護士、臨床心理學家、職業治療師等)的重要性,政府必須及早評估相關人手需求,並在大學資助學位及有關培訓作出配合。

最後,我們看到與精神健康有關的政策分散於「醫療」及「支持弱勢社群」的章節中;其實,精神健康牽涉範圍甚廣,包括醫療、社會福利,亦包括教育、勞工等範疇。政府應成立一個較高層次的組織、 統籌與精神健康有關的不同政策範疇。世界衛生組織說:「沒有精神健康,就沒有健康」,希望政府及社會各界攜手,一起為本港市民的精神健康努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