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旁聽「警察非禮、銬鎖、槍指女兒」案

2016/2/3 — 18:15

法庭內不准拍照,記者及旁聽者只可以紙筆紀錄畫面。(圖由作者所配。)

法庭內不准拍照,記者及旁聽者只可以紙筆紀錄畫面。(圖由作者所配。)

【文:朝雲】

3/2 粉嶺法院

警察非禮、銬鎖、槍指女兒,四項控罪全部成立

廣告

法官首先強調,他明白性罪行易指控而難反駁;被告亦有權利,選擇不親自答辯。他沒有任何先入為主,會公正聽取陳詞。

被告自2013年起,被控三度非禮時年六歲的稚女;還曾用手銬鎖住女兒,再用槍指嚇頭部。

廣告

第一次案發,受害女童母親,正教導哥哥功課,著父親為女兒沖涼。被告用手指在女兒的胸部打轉,女童不知何事,僅向母親披露。母親也不為意,說很正常。她只告訴女兒,要識保護自己,如被告再摸便說不要。

但隔了一段時日,被告再為女兒沖涼,再次摸女兒胸部。女兒已說不要,但被告繼續。女兒告訴母親,母親始覺心寒,但仍告訴女兒不要緊。

然而再過一段日子,被告主動找女兒,再為她沖涼,不止揉胸,更進而觸碰女童的「pat pat」和陰部。女童喊痛並叫不要。母親知情後質問被告,被告回答「痴線」。自始母親再不容被告為女兒洗澡。

還有一天,家中母親、哥哥在客廳看電視,被告拉女兒到走廊,用手銬鎖住她,並用槍抵住她頭部。女兒問:「你做咩用槍指住我?」被告答:「放心支槍冇子彈。」

事後女孩亦向學校社工備案,透露父親非禮。女兒、母親和學校的輔導主任,是控方的三位證人。

***

被告否認所有控罪。辯方批評,被告不顧家庭且有外遇,正與太太離婚,遭她挾怨報復;女兒亦對被告懷恨在心,而受母親教唆指控。

然而法官認為,事發時女童年僅小一,作供時就讀小四,但供詞穩固,八九歲的她在盤問下始終沒有動搖。

唯有第三次侵犯,女孩不確定被告摸的是「pat pat」還是陰部。法官認為,觀乎女孩年紀,兩部位接近,搞不清楚可以理解。

而且女孩非常肯定,過去洗澡,被告從未至於碰她下體;觸摸她胸部時,手上亦無皂液,絕非清潔。

法官也認為,母親正為離婚爭取最大利益,被告失去工作入獄,於她毫無好處;她一直沒有上心,直到女兒三度被侵犯,才質問丈夫。供詞亦穩固。

至於銬鎖指嚇,儘管辯方謂不可能,然法官認為,被告家中走廊甚長,事發時其他家人沒有察覺,的確有可能;而且女孩的供詞詳盡,她不可能杜撰這樣的故事。

法官裁定,女兒和母親都是誠實可靠的證人。被告是故意侵犯、傷害女兒。四頂控罪,全部成立。

辯方求情時,說被告將失去工作;亦請法官考慮「非禮的程度不嚴重」(但律師說過這句話後,停頓了好久才繼續說下去);並說此案乃因離婚而生的追究,被「無限誇大」。

最後法官宣告,第三次非禮罪尤重,判監無可避免,押後到2月17日判刑。

法官退庭後,被告喃喃自語,說了一句「天有眼」。筆者不敢妄斷意何所指,惟觀現場氣氛,法官的言辭非常平靜克制,沒有任何譴責。打定輸數的被告,或料法官不會重判,故有此語。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