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既已同意,為何仍驚天動地?(一)

2017/5/5 — 12:40

捐肝者 鄭凱甄(無綫新聞片段截圖)

捐肝者 鄭凱甄(無綫新聞片段截圖)

【文:趙文宗】

香港四月天,猜不到竟是執拗終日思昏昏。未成年人企圖捐贈肝救母、人獸性交父女亂倫及海外同性伴侶承認引發的爭議討論,既牽引慾望情緒又挑戰法律理性,完全震動常理底缐。

說到底,還不是「同意」(Consent)惹的禍:那些生命(如未/成年人、動物或同志)可對那些事情(捐贈器官、性行為或情感組合)做決定?其實,普通法法律眼中,人與人之間的互動可約化為合同訂製:你情我願雙方同意,合同渾然天成。問題是:在法律眼中,雙方是否有能力同意;如:醉酒嗑藥受脅迫者的同意不會承認。合同的主旨標的也須考慮:一份協議打劫賣冰的合同因違法也不會成立。回看器官捐贈、性行為及婚姻的討論,我們的討論中心便應是:甚麼人可以同意做甚麼──背後理由邏輯又是否毫無破綻順理成章?

廣告

再深一層反思:究竟是罪行先於法律存在;或是,罪悪由法律機器生產製作?法律是否無所不能;若不,法律底線極限又在那裡?

先從未成年人器官捐贈說起。

廣告

年齢與人類行為能力真有關係嗎?

《人體器官移植條例》第5D(1)(a)條嚴格規定:18歲以下人士不得捐增任何器官給予任何人。據香港大學深圳醫院院長盧寵茂教授指出:此條文體現了保護未成年人最高原則──即未成年人不會因任何壓力而捐贈器官。這原則建基於一項假設:未成年人就是缺乏自主能力,未能獨立思考,所以易受他人影響(盧的原話報導)。

盧院長之所以近半月來如此高調反複強調保護未成年,全因為4月初,瑪麗醫院病者鄧桂思急需肝臟移植,她女兒Michelle第一時間站出來表示同意捐出肝臟。但,由於Michelle那時尚餘三個月才18歲,不符《人體器官移植條例》規定,不單不能捐贈,就算進行有關身體檢驗心理測試也不可。消息傳出,有同理心的法律專業(牽涉1位律師、2位大律師及4位資深大狀)立時硏究各種可能,企圖成人之美救人一命:避開條文、申請監護令(Wardship)、申請刑事不起訴書(Letter of No Prosecution)、司法覆核甚至運用《緊急情況規例條例》(香港法例第241章,按該例,在特定情況下,行政長官及行政會議可繞過立法會緊急立法),統統考慮過。大家心急如焚尤如鍋中蟻,皆因那時鄧的生命只剩下倒數72小時──所以經立法會緊急立法初時並未詳細考慮,因為經草擬及各議員同意後,鄧女士身體到時已恐怕弱虛到不可承受移植手術了。那時那刻那種秒秒必爭永不放棄的心情非常人道。(我想借此強調:參與的法律專業只是應Michelle要求儘心而為,並不如盧院長所說是社會未審先判,強推一個未成年中學生上手術台,盧院長對說法實是誤解,對Michelle及所有曾經協助Michelle 的法律界、社工界、政府官員都不公平)。

當大家絶望時,幸好鄭凱甄及時挺身而出,捐出部分肝臟,暫時拯救了一個家庭一條性命。

現在心情沉澱了,回想整件事件的論述機器,恰恰正好反抗挑戰了一直自以為是的年齡-醫療-法律的關聯序列。以我所知,Michelle與法律團隊的合作過程中,曾接受社工及臨床心理學家評估,結果均確認為Michelle冷靜理智決斷,未曾受任何壓力下做任何決定。這不啻推翻盧院長對未成年人一定不成熟的想像,更迫使成年人本位社會和法律反省年齡數字及人類性格質素(如:理智衝動、成熟幼稚)的所謂本質必然關係。若然17歲的未成年人也可以這樣成熟,未成年再不是自然弱勢,那麼法律為何仍要特別保護她/他們呢?這是否只是成年人一廂情願的想像投射,借弱化未成年強化自己優勢?我們是否須要完全反省一直以來保護未成年的立法方向呢?盧院長曾在「城市論壇」舉出一例:他知道曾有繼母迫使成年子女捐贈器官。這就說明了年紀與人類是否受壓毫無關係。

盧院長又明智地指出:若因一例已開了降低合法捐贈年齡(如:由18歲降到17歲)的關卡,那下一次若有更年少人士(如:16歲)提出同樣訴求,難道法律又再降低年齡要求?這樣的修改又會對其他法例的合法年齡(如:非法性行為、婚姻)有何衝擊?可能,這事件說明了數字年齡就只是一個貪圖方便的管理統治途經而已。(當然,盧院長之後又建議將合法捐贈年齡升至21歲,重回數字遊戲的老調,中間的邏輯矛盾,我就不能解釋理解了。)

盧院長反對放寬捐贈器官合法年齡還有一重要理據:不應把健康的人變成病人(Do no harm)。然而,這不只是未成年人的問題,難道就可向成年人do the harm?又,為什麼可向活體捐贈者do the harm? 當然,盧院長亦有一解决辦法:設立「好心人活肝捐贈計劃」,可能盧院長認為在迫不得已下,對好心人do the harm也是無可奈何。原來此計劃仍有待瑪麗醫院道德委員會審批通過。那,這種事先張揚的策略又會否對委員會造成壓力呢(不讓有心人有自願做捐贈者、阻止醫生拯救命實是天理不容)?委員會中的成年人又會否頂住壓力,在無利益衝突情況下審視此計劃呢?

 

作者個人簡介:香港樹仁大學法律與商業學系系主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