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天帥

楊天帥

心地善良是十分重要的。https://www.fb.com/yeungtinshui/

2019/7/3 - 20:30

日本同學說,她羨慕我哋香港人

71示威者佔領立法會,圖片來源:鐘聖雄

71示威者佔領立法會,圖片來源:鐘聖雄

抗爭仍然繼續,但學還是要返。

今日好歹(暫時)返返學,上次入課室已不記得何時。

我學校在東京。感謝讀博的老細。她無話支持我返香港,但主動對我說﹕「如果你要返去,我可以理解。」

廣告

如今我回到東京,給她發 email 道歉,話對唔住,我最近無做好學生本份。

返學之前有擔心。好多輿論說衝擊不明智,會失道德高地、失國際支持。我一方面不大相信,但講真,返學前那個夜,還是會想,會不會被同學 confront 我,話睇電視覺得香港人好暴力(利申﹕雖然我是記者),好唔應該?

解釋,是可以的。周庭寫的文章也有解釋,好多香港人都自發在 Twitter 解釋。解釋有時有用,但也有時,無用。好多人也對長輩解釋,解完他們還是 send whatsapp  畀你話示威者收了錢。日本人會否認定香港人搞事,老細會否冷嘲熱諷(佢最叻)說「乜你哋香港人咁架」,我是有點在意。

收到老細 email,她的回覆只是﹕「人無事就好。」

返到學校,第一點驚訝的是,識我的人也好,唔識我的人(yes,包括日本美少女)也好,不知何解全校同學連老師都知道,我返了香港。不知道在我不在的時候發生甚麼事,大概香港真成了大家的熱門話題。大多數同學見我,都說「辛苦了」、「沒事回來真的太好了」、「香港真是好大鑊(やばい)」、「香港真是好厲害(すごい)」。

好幾個同學話我是返香港「搞革命」。「在香港搞革命返來咯?」他說。我沒多解釋,只答說﹕「はい。」(再利申﹕我是記者)

當然甚麼「辛苦了」、「歡迎回來」,都是些中性的、客氣的對答。日本人實在是喜歡客氣。女同學說「歡迎回來」,我也不會傻到真以為她真的歡迎我回來。

然而其中一個同學,她對我說得較多。一如世界各地許多人,她先看到 200 萬 01 人遊行的報道,再在若干日子後看到衝擊立法會的新聞。箇中細節為何,有年輕人犧牲,她並不知道,那些事情外媒很少報道。

可是就算不知道,她也明白,一個正常的當權者,當見四分一人行出來示威,就算不跪地也該下台,就算不下台,人民有甚麼訴求,也應該照單全收﹗可是後來竟還發生衝擊的事。原因除了是遊行無用,除了是當權者的傲慢,還有甚麼?難道是示威者食飽飯無事做?

她說,她很羨慕香港。我問她為甚麼。她說這種社會運動在日本不可能發生。日本在 1968 後社運一直低沉。一般無遊行,就算有,人數過千已經要還神。

她羨慕,香港人可以連成一線,為追求社會公義,一齊付出。她羨慕,香港人犧牲自己個人的時間和金錢,一齊合力去追求更美好的社會。

在她眼中,香港是個 Role Model。

我對她說謝謝。我說儘管這麼多人付出,但香港仍未贏。「革命」未完。

她說,不要放棄,許多日本人也在看著﹗

可幸我是在日本讀書,不是在阿根廷或冰島北極。拜 UO 和 MM 所賜,就算兩邊走,多走幾次荷包也不會太痛。嘛,我是學生,是有點痛,可是比起香港,我的痛算甚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