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旺角事件:不要跌入暴力的無限輪迥

2016/2/15 — 9:41

大年初一晚,警民對峙在旺角街頭不斷升溫。(圖:朝雲)

大年初一晚,警民對峙在旺角街頭不斷升溫。(圖:朝雲)

一,中國共產黨政權是以暴易暴的政權,一開國就是處決八十萬人,現在怎樣?

二,以暴力易對暴力,基本上推向內戰邊緣,這已經是人道災難,你有時間看看敘利亞的事。

三,道德欠缺召喚能力,令自己的抗爭方式邊緣化,根本沒有可持續性。而且,當權者已經壟斷了傳媒機器、軍隊、警察及情報機關,我不知道那些人的抗爭要怎麼辦才可以持續。

廣告

四,大部分的革命都是死傷不多,而是革命之後如何牢固政權,才是死傷最多的,一如法俄中國革命,之後都是要以內戰肅清了事。成功的革命如俄國及中國,到了立國後十年二十年,為了鎮壓,推上死刑的人有增沒有減,假如希任何人都是用此手段上台,我只可以預見他們為了成功,會以反人類的行為來牢固他們的勢力。而不是尋求復和公義,愛爾蘭共和軍到新芬黨,都是由他們放下武器,減少死傷暴力,除之在議會內博弈,意想不到取得英國民眾的同情。

五,有人用二二八感覺興奮,但是你都知道大陸軍,就算幾千名原住民用真子彈真獵槍,可以持續嗎?我們的歷史維度這樣窄就用情感來予以反應,只會連原本想用自己非暴力方法來抗爭的動機都沒有,做成了極權中的平庸之惡,我看不見這是一個可以欣見的未來。

廣告

最後,和平抗爭是需要時間,如果你要效益主義一蹴而就,而且認為不支持暴力的是港豬,我願意和支持和平的人一起被屠宰,和平理性非暴力是不可以打破的底線,制度暴力需要用程序公義的倡導來抗爭,其乃是唯一有效的而且必不可少的方式。

附,回應何君堯的「要槍殺暴徙」言論:粗暴的命名是巨大的暴力,極權政府反人類罪的開始就是去把敵人命名為反革命式是反政權,然後採取肅清及屠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