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浩恩

梁浩恩

政治系畢業,輕度 Asperger 患者,喜歡下國際象棋,讀書和寫作,健身和游泳。

2019/1/30 - 11:09

旺角四俠

二十四號當晚,手推車大叔不小心碰到黑衣青年的手推狗車,黑衣青年動手打大叔,途人看不過眼於是勸阻,黑衣青年轉而動手打途人,四名途人出手聯合還擊。

從來沒有見過有任何新聞在生果報 App 上一日內取得 1,000k 以上點擊率,800 幾則留言,恐怕這單新聞的關注在這一年應該也無其他新聞能出其右。而這單新聞之所以受關注,我認為不外乎兩個字:正義。

正義,在這個後現代社會越加複雜難得。

廣告

我們成長的年代都是金庸古龍的小說,鄭少秋做張無忌,汪明荃做趙敏,小說之中的恩怨情恨在那時候還是分明,人情社會風氣純樸,是非黑白清楚不過。就算書中人物亦正亦邪,當中情義兩難還是有靈魂的有血有肉的兩難全。

時至今日,正義和公平這個字已經越來越模糊,開始已經不懂得分對和錯,左中右本土大中華兩非南亞新移民。我們認同要幫助有需要的人,但卻眼見南亞難民因為來港後沒有計劃和發展方向融入社會,政府的早期審查打擊不力,不少暴力和罪行因而多始於這些族群之中;內地人因為內地食安醫藥問題來港採購,然後連本地人的基本供應都全部買走,口中還以為是幸虧他們香港人的經濟才能好;住屋醫療都已經不勝支撐,但我們居住在這個地方的居民無法令政府必需順應市民意見而制定政策,重新制定人口方向和資源分配,也無法用選票和民意要官員和企業為失誤下台負責。

就算是政府自以為已在宏觀層面之上做了不少動作,但在這些政策背後,個人的微觀層面之上的考量往往失諸交臂。例如在醫療,他們不理解醫療資源緊張,錢並不是最大的考慮,而是整個醫療體制的文化和風氣並沒有令醫生和護士想投身行業。人的耐性和愛心都有物理上的限度,縱容醫護人士長期在高壓環境下工作,又要面對越加無理的病人和家屬態度及暴力,再多的錢也無補於事。

新移民家庭之中,前線同事分享不少新移民家庭來港以後,最常問的問題是能不能介紹醫生和社工。孩子情緒有問題管教不到,醫生可以開藥;生活困難衣食住行教育出問題,社工可以代為處理。常見個案是父親五六十歲以體力勞動工作為主,過幾年退休,母親四十多歲任職洗衣餐廳,孩子缺乏管教和被父母縱容。父母認為自己無力無時間處理孩子問題,又缺乏動力從頭學習如何在生活之中幫助孩子及改善自己生活,孩子的態度和習慣越加惡化,這些家庭在租金和物價騰飛的香港只可勉強掙扎求存。政府不斷忽視這些微觀上的因素,還以為自己是在做好事讓他們來港,實際上只會製造更多悲劇。

包容理性,成為那些既得利益者的口號,彷彿市民大眾才是尖酸情緒化的一群。

所以四人動手,這毫無疑問一定違法也不值得鼓吹,但當你就是在一眾人的鏡頭之下被毆,就算之後有人替你作證,你也很可能早已被打成一身傷殘,這種情況下必需有人挺身而出,並在不得已時才予以還擊。四人先前不值黑衣人所為出言勸阻,被打之後才動手還擊。

不論你是屬於黃藍,你都必需同意這件事比朱警司對途人動用武力更合情合理,比佔領中環更能顯得上是違法達義。這才是符合一段人對正義,對合情合理的基本認知,最少在這件事之上我們還能分分明明的分清對錯,毫不含糊。這件新聞重新喚起了我小時候對於行俠仗義,對於市井公義和真理的追求。

有人說過《水滸傳》只是流氓山賊大碗酒大塊肉,也有人說梁山一百零八位都是英雄好漢,why not bo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