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旺角垃圾堆、破窗理論與公地悲劇

2018/2/20 — 2:15

作者製圖;下圖來源:Kawan Leung‎@香港突發事故報料區

作者製圖;下圖來源:Kawan Leung‎@香港突發事故報料區

農曆新年期間,旺角出現了熟食夜市。夜市過後,垃圾堆積如山,一些朋友慨嘆今時今日的新年旺角夜市沒有被食環掃場,或多或少是魚旦暴動/革命(視你f認為什麼是革命)換來的,人們不懂得珍惜這個成果,把街道弄得污糟垃蹋。這種慨嘆,很容易便會牽涉到香港人是否值得有夜市、是否已經忘記被捕者等問題。

其實問題不是那麼複雜,也不用為此感覺特別失望。

首先,夜市垃圾堆是有模式的,大約就是原來的垃圾桶滿了之後累積的,也有一些是在「就手位」累積的。垃圾堆積的模式是很典型的破窗理論例子。

廣告

所謂破窗理論,簡單來說就是社會脫序行為,例如非法掉垃圾和破壞,一旦開始了而沒有及時補救,便會吸引到更多同樣的問題,令情況惡化。

人們想掉垃圾,但垃圾桶滿了,於是像沙律巴砌沙律那樣把垃圾堆上垃圾桶,堆到某個程度,垃圾堆便崩解,垃圾便掉在垃圾桶周圍。人們看到垃圾桶周圍也是垃圾,便會覺得人人也是這樣,自己的垃圾掉在那裡「多我一個唔多」,反正早上清潔工人也會清理的,心理上不會太大包袱。

廣告

當然,破窗理論不能合理化亂丟垃圾問題。當整個朗豪坊外面都是熟食檔的時候,理論上食環署應該擺放大量大型垃圾桶,以及加派食環職員巡視,那就不會出現破窗效應。

可是新年夜市是政府隻眼開隻眼閉的產物,如果食環署擺放大型垃圾桶和增加巡查人手,那豈不是宣佈承認夜市的存在?理論上食環人員見到無牌熟食是要發告票和充公的。

如果食環不方便採取措施減少垃圾破窗效應,那就要靠在場人士自發了。

其實在MK夜市,我們從來不能對在場的小販HR和食客有太高期望甚至想像。那裡是夜市,不是佔旺,人們去那裡不是為了崇高目標,而且大家真的不要太高估人性的陰暗面。在夜市這個短暫的無政府嘉年華,平日不敢亂拋垃圾的人也會變得放肆。

如果用經濟學的理論解釋,夜市的衛生問題是典型的公地悲劇(Tragedy of the commons),即是產權沒有清楚界定,也沒有有效的公權力阻嚇,這塊「公地」便會被過度使用或污染,因為有份製造問題的人自己不用承擔後果。

噏了這麼多理論,我是想提出一個殘酷真相,那就是人性不一定善良或者有公德心,當出現足夠的條件,便會誘發人性自私一面。大家不要因此而認為群眾背叛了魚旦暴動,因為他們很可能沒有認同過。

當然,那是否代表人性就是那樣便無計可施?又不是。夜市期間,有一些有心人會自發把滿地的垃圾用大垃圾袋包好,方便清潔工人搬運。這些行動都是高尚的,絕對值得欣賞。不過做義工收拾垃圾,始終不是治本。總不能讓人們每逢新年夜市就「老馮」覺得有好心人會替他們執垃圾。

解決方法是什麼?我想還是要從環境因素著手,例如有沒可能民間自發在夜市設立垃圾收集點和呼籲大家合作的街站?至少那可以增加亂丟垃圾的人的心理包袱,也令有公德心地丟垃圾的成本降低。不過我這樣說又是自打嘴巴,因為又是要靠義工,不過就是預防性多於補救性,那是比較理想的。

靠義工自發真的不容易。所以呢,我還是想在這裡向義工們致敬。

~~~~~~
林勉一
2018.2.18

作者 fb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