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旺角黑夜:咪亂開槍

2016/2/10 — 0:18

墨爾本市示威,當地警方以普通裝備應對,示威相當和平 圖/Edward Ho

墨爾本市示威,當地警方以普通裝備應對,示威相當和平 圖/Edward Ho

先說清楚個人立場:新年是沒有必要對小販捉得太緊,而警方處理手法,和警員的行為絕對是經典反面教材。

踏入新年,本應是「炮竹一聲除舊歲」的大好日子,但成了 .38 兩聲聲除舊歲

警例列明警察不可以向天開槍,當然是有原因的:首先開槍的警員要知道,地球是有地心吸力。外國有句諺語:"what goes up, must come down."—— 子彈飛得上天,自自然然會跌回地面。子彈射出去後,當去到最高點時,就會向下跌。跌下來的速度,絕對足以殺死站在下面的人。

廣告

問題當然不只是兩粒子彈這樣簡單,而是警方的處理手法。

廣告

全副武裝示警弄巧反拙?

向天開槍,或者是出動防暴警察本身,在和平的示威中,只是一個令情況繼續升級,又無助維持治安的絕差方法。

以往社會學家或者是執法部門會認為,當個體加入群體,就會出現「去個體化 (Deindividuation)」現象。每個人都會失去個人身份,變得魯莽,不負責任更易於犯法。這套學說在近年開始受到質疑,轉而認為社會學家 Clifford Stott 提出的 Elaborated Social Identity Model 才令真正反映群眾活動。

甚麼是 ESIM? 科普作家 Vanghan Bell 就用例子解釋:假設你搭乘直通巴士到一個地方時,你和同行的乘客的共同目標都是「安全到達目的地」。坐上巴士,加入這個「群體」不會令你失去本身的身份。但突然,巴士外突然有匪徒襲擊,整架巴士的乘客就自然會擁有一個新的共同目標:對抗外敵——同樣地,你還是你,只是多了一個身份去應對外在威脅。同樣,如果警察突然攻擊部份示威者,所有示威者也會感到被威脅,共同抗敵。事件只會更趨嚴重。

When you ask for trouble, you should not be surprised when it finds you. (摘自外國電視劇 Star Wars: Clone Wars )

去年美國的弗格遜鎮騷動的例子或者可作借鑑。當地警方多次挑釁紀念黑人青年 Michael Brown 的和平集會,最終演化為一連串警民衝突。本身只是一兩個人間的衝突,久而久之就成了群眾騷動。事後,美國白宮召開多次聽證會研究事件,時任的美國司法部長 Eric H. Holder 指:「在和平示威中展示武力,或會適得其反。

當警察有合理部署(輕裝備,或者只拘捕滋事份子)時,民眾亦會相對平和;相反,當警方有侵略性的表現(例如全副防暴裝備),就會驅使群眾出現「敵我分明」的想法引發更多暴力。香港警察如果真的希望可以維持治安,是不是應該擺出高姿態去「管理」民眾?

向天開槍已不只是關乎於會不會傷人的問題,而是究竟學堂有沒有教小心使用槍械、警察以甚麼心態維持治安,甚至乎是,警員究竟有沒有基本常識。答案大家都很清楚了。

這個新年,祝大家出入平安,也希望大家別習慣警察隨意「開槍」,不要忘了幕後操控的政權。。

參考資料:

LiveScience, The Science of the London Riots, 10 August 2011

Aljazeera, Crowd control: Riot police techniques from Ferguson to France, 14 August 2014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