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旺角 我是不繫之舟

2015/8/30 — 13:00

【圖文:朝雲】

沒有什麼能使我停留

──除了目的

縱然岸旁有玫瑰,有綠蔭,有寧靜的港灣

我是不繫之舟

林泠〈不繫之舟〉

緣起

廣告

去年十月九日,大戰喘息,三區始定。筆者在旺角流連忘返,決意多留一晚。赫見一少女坐在路邊,身旁的菲林相機,立即抓住筆者眼睛。抱膝、低頭,氣場卻更加扣人。筆者隨即同運氣比賽,將相機較至黑白模式,拍下她抬頭。

街拍難事先知會,但如不幸為筆者所攝,事後筆者會盡量告之。蒙她首肯之際,筆者忍不住困惑,凝視她良久:「您好似一個人。」

廣告

***

好啦,請讀者們不要再「妖」,不是曬比韓劇更老的梗。筆者孤毒的頻率,就像宇宙微波輻射,一樣屬於永恆。

她是何潔泓的孖生妹妹,小明。睽違近一年,再次在旺角相見。

***

問:恐怕會得罪很多背包客,但外人不免抱有成見。知道您遊走多國,第一個印象就是:「咁靚真係冇危險?」

從新聞見埃及和印度時有風化案。傳說女士孤身上路,要特別小心,左輪手槍也聽說過。但亦聞親歷者對妖魔化反感。您最危險的經歷是什麼?

小明:印度多是擠迫的城市,摩肩接踵,那些無意的碰撞,我不當是一回事。但也遇過刻意的毛手毛腳。夜晚在街上收訊最好的位置,叼著煙,碌電話,買機票。幾個印度人來討煙,不成就強求合照。縱使已經拒絕,還是一手環抱我,手放到我的胸上。

我立即推開他們,途人亦來勸阻,就這樣離開。整體上印度男人望女人的目光比較猥褻,由頭望到腳,再由腳望到頭。大概因為印度女性多以布裹身,不會像我穿著背心。見到背心短褲的外國遊客,他們不免多看。

問:打工儲錢,再遊歷天涯的生活緣何開始?

答:由中七畢業,到大專那段日子,已經趁機會兼職,再去旅行,但當然僅限於一旬數日。

當時已去過柬埔寨十日。第一次去比較貧困的國家,雖然不長不短,卻見識到很多東西。他們物質匱乏,卻簡單純樸,很小的事已經開心。而且在青年旅舍,認識加拿大與挪威的背包客,已經出行竟年,而且不會編定行程,手上有幾多錢,愈慳就行得愈遠愈久,很嚮往他們的自由。

自此我便對自己說:「畢左業唔可以搵工住。要出去旅行,睇吓世界,睇吓自己條路點樣行。」

去年畢業,立即去西藏和尼泊爾四個月。因傘運折返香港三個月,做三份兼職(筆者忍不住插口:三份?答:係呀),一是文員,二是酒吧,三是糖水鋪。編好更表,互相配合,有時全日做一份工,有時一日做兩份。

儲到錢,加上長輩的資助,再出發去越南、柬埔寨、老撾、泰國、緬甸、印度,合共八國。自畢業後,已離港320日,將近一年。

問:途中最深刻的經歷是什麼?

答:例如在印度。我讀社工,去過老人院實習,一直思考如何既在旅途之中,也能服務老人。當時已立下心願,要去加爾各答德蘭修女之家。兩年後我真的站在院中,思忖自己終於畢業,取得社工牌照,做到自己想做的事。

德蘭修女創立院舍,服侍老人、幼兒、殘障等等。我選擇在裡頭的垂死之家服務,做三星期義工。每天六七點起床,唱詩,服務,沒有宗教信仰,也不自覺融入其中。

問:您帶什麼相機旅行?還有最重要的問題,點自拍?

答:只有一部相機(NEX-3N+fuji 35mm手動鏡)。我會盡量配合該地的條件,先嘗試在石壆、椅子擺放相機。角度不合就用石頭、煙包墊底,能夠不用三腳架就免用。

用手動鏡很難對焦。我會以遠方的物件為參考,先對準它,再啟動延時自拍。經驗未夠時,影幾十次才滿意,後來才慢慢熟練。

做得這樣自拍,就要不在乎別人目光。在尼泊爾的杜巴廣場,大家都望著我,有小朋友不免好奇,走來希望合照,我便叫小朋友坐下,較好相機,再跑回去和他會合。

問:看過曾志豪的文章,他堅持為亡犬紋身,差點家變;世人對酒吧等工作亦抱成見。是怎樣的成長環境,造就今天的您?

答:我自中學已經受姐姐影響。為朋友助選,高考時依然一星期請三日假,幫菜園村巡邏隊守村。

但後來在衝突中被警察熊抱,又上頭條又扑咪,壓力好大。事件的焦點放到我身上,記招上記者都衝著我發問。即使應付得來,也會覺得累,「夠喇」,也想唞唞。我不會忘記香港,但想去其他地方,經歷更多,再思索出路如何。

至於酒吧的工時很free,適合自己,人工也比其他兼職高。酒吧由經理到員工都很善良。他們經常嘮叨我太瘦。過來上班,先問我食左野未,只要說未,便立即弄東西給我吃。

數月前尼泊爾地震,他們以為我還在尼泊爾,群來問訊。他們對我既好,而酒吧又難請人,經常忙得不可開交,我會繼續幫手。

問:怎樣看與姐姐走上不同的路?家人和男友怎樣看待您遠行?

我倆沒有深究,但像得那麼像,很可能就是同卵雙生兒。我覺得是互相補足。

其實姐姐也很想去旅行,去西伯利亞鐵路,去看看世界。但每次叫她同行,她都說拋不開香港的事,又要上庭等等,「您幫我去埋啦」。於是我回來時,就與她分享見聞;她則告訴我香港的和朋友的近況。

其實媽媽一直想我辭職,也反對我去旅行,但她拿我沒辦法。所以還未告訴她,下年又會再出發。

以前有一個朋友以上, 戀人未滿的朋友。。。我選擇了旅行。所以男朋友方面,我唔駛顧慮喇。

問:燃燒青春的流浪生活,終須有結束一日。會否擔心自己將來,有不踏實的危險感?

答:有些同輩畢業後選擇努力搵錢,上車上樓。但我不喜歡這種方式,既然有機會,就走自己的路。當然有時我的確很愁,錢不夠,要好慳,在印度日日食咖哩餅,也想過吃好點。每每要提醒自己,吃咖哩餅是為了走更遠的路。

第二愁便是回到香港,又要從零開始,唔通成世人都係咁?去西藏、尼泊爾回來,戶口只剩57.1$,朋友就笑說要捐42.9$,讓我能提100蚊出來。

但現階段我始終覺得,這是我最舒服,最開心的生活方式,反而能將錢銀擱下。

問:下個目標會在什麼地方?會否為此前的旅程出書?

答:南美。下回不免要搭一程飛機,但去到南美,便會循之前走陸路的方式,遊走周遭國家。

正在下筆寫旅行中的經歷,將來或有機會。

***

訪問最後的步驟,也是最輕鬆的步驟。出門隨便找個位置,她隨便擺擺pose,冇準備,冇打燈,冇PS,十秒完成。青春之舟,隨水飄蕩,也隨遇而安,隨處皆可定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