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明日大嶼】港英時代曾以大型基建贏掌聲,為何今日不再?

2018/10/16 — 15:50

執政者似乎普遍都有一個傾向,就是對建築和建設的渴望:能夠改變城市的面貌,才能確保政績不會被遺忘。例如港英時代的各項大型建設,至今仍然被讚頌成香港「賴以成功的基石」。而這個論述亦彷彿成為了左派和特區政府揮之不去的政治夢魘一樣。

建築可以流芳百世(或者遺臭萬年),一旦被興建出來,就不容易消失。建築是實實在在的,聳立在城市之中的龐然大物。因此,建築的設計必需考慮到它對城市景觀的影響。然而,亦因為建築的巨大和實在,自古以來都成為權力的表現。一幢好建築,可以令執政者名字在市民和歴史之中記下。這個政治意味雖然古老,但在當代的分析中,是仍然不能忽視的因素之一。

例如在港英時代,港督麥理浩在任內推動了不少超大型的基建項目,甚至可以說是完全改變了香港的城市風貌,例如發展沙田、大埔、粉嶺、上水和屯門等新市鎮,因而搬遷了不少的村落和農地。於1972年的首份施政報告,就公布推出「十年建屋計劃」。在動用大量公共資源扶貧的同時,其實亦對政府財政造成壓力,甚至和時任財政司夏鼎基的「量入為出」態度背道而馳。彭定康任內亦推出「玫瑰園計劃」(其實於衛奕信年代政府已有初步構思),進行大規模填海,興建新跨海大橋和隧道,動用1500億港元興建。

廣告

既然,港英政府的大型基建取得如此豐碩的經濟和政治成果,今天特區政府政府照辦煮碗,為何得不到普遍的支持呢?似乎,特區政府内部對此亦有點大惑不解。當中的主要原因,當然是和市民對政府的信心低落的原因有關。麥理浩在推動各項基建時,民望是非常高的。相傳,麥理浩是一位可以不帶保鑣,到街市視察的港督。由此可見,當年他的民望是任何一位繼任人,包括港英和特區時代,均不能媲美的。市民對於環保及城市發展的公民參與意欲,亦遠比當年成熟。故此,政府若再以「玫瑰園計劃」的成功來合理化「明日大嶼」的大嶼山填海方案,只會適得其反,甚至招徠更強烈的反感。 

此外,「明日大嶼」亦缺少了政治包裝。麥理浩的「十年建屋計劃」,特別強調是打算將工程以十年期攤分。而「明日大嶼」雖然是一個攤分30年的計劃(政府亦不斷強調這一點),但由於缺少實際的圖象說明填海如何分段進行,使至項目投射出一種急進,甚至好大喜功的錯誤訊息。因此除了政治問題,設計問題亦間接造成了爭議。由始至終,政府只是公布了一些老掉牙的鳥瞰圖,強調「宏大」的感覺,由高至低的上帝視角,彷彿整個項目都是為了一個單一客戶的意願而進行,缺乏了市民的視角,以至容易令人聯想到那些虛無的地産廣告。因此容易跌入「官商勾結」、「明益自己友」的論述之中。如果這是一份設計功課,要合格應該有點困難。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