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彥邦

林彥邦

傳媒人,涉足報章、電台、電視,沉迷文字,喜愛說故事,希望成為擅長說故事的人。

2019/2/14 - 18:59

是否應該認真思考禁售珍珠奶茶?

雖然政治不正確,但必須指明,政府建議全面禁止「另類香煙產品」,政策完全缺乏邏緝。

第一個大問題當然是特區政府一貫作風:搬龍門。

在禁止「另類煙草」這回事,政府多次搬龍門,最顯見的是由一開始傾向「規管」,180度轉變成「全面禁止」。

廣告

但政府搬的龍門遠不止於此。

例如政府提到,衛生事務委員會曾通過無約束力議案,支持全面禁止新型煙草產品;但問題是,特區政府行事,從來都不會考慮立法會事務委員會的無約束力動議,否則長者綜援提高申請門檻早就胎死腹中,所謂立法會意見,不過是政府「借過橋」的用完即棄飛機杯。

參考所謂「外國經驗」,同樣是龍門任搬。例如支持禁止「電子煙」,佐證是全球有30多個國家禁止「電子煙」,這或許講得通;但對「加熱煙」,政府承認僅有澳門和新加坡全面禁止,但政府將之演繹為「因為加熱煙比較新」,其他國家未來得及禁止,換言之無論外國是禁/不禁,於政府而言都是由其任意演繹的一回事。

連所謂「研究」亦同樣。政府強調,有外國研究「證明」,新興煙草產品會增加吸煙人口,特別是青少年和學生;但另一邊廂,對於其他「研究」指加熱煙和傳統香煙相比,焦油含量較低、對健康損害較低、甚至可以幫助戒煙,政府定義為「無足夠證據證明」。

至於一些人所共知的,加熱煙的「好處」,例如沒有臭味、焦油,政府一律以這些新產品和傳統煙「同樣有害」,輕輕帶過。

其實也無妨,爭辯電子煙和加熱煙是否比傳統煙「健康」,相當無謂,因為恐怕不會有人是因為「吸煙有益」而食煙,無論是傳統煙、加熱煙抑或電子煙,會損害健康甚至致癌人所共知,正如無人是為了減肥而飲珍奶。

若用珍奶做比喻,現在政府的做法,就是禁售黑糖珍珠奶茶,而容許傳統珍珠奶茶繼續賣,雖然兩種珍奶都會致肥,但傳統珍奶既然賣了一段時間就無謂搞,黑糖珍奶是新產品,可能會吸引人轉飲傳統珍奶,所以要趁黑糖珍奶成行成市之前全面禁止,這樣的政策是甚麼邏緝?

講完學術討論,回到實務操作,政府現時的建議是「禁賣唔禁食」,甚至明言有部份人會有途徑取得加熱煙和電子煙,是否代表政府變相默認私煙?亦要留意目前在市面上的「加熱煙」,同樣不可以合法銷售,走私入口未完稅香煙同樣會被捕,但吸食就不犯法,那和新法例「禁賣唔禁食」的規定有甚麼分別?搞一場大龍鳳其實得個吉,又是為了甚麼?

另一個奇怪的規定,是新法例禁止新型香煙產品「入口」,但不禁止「出口」,理由是方便業界「散貨」云云,禁入口不禁出口,而且無日落條款,已經奇怪之極,更衍生一個極有可能發生的情況。

假設某A是加熱煙用家,他在香港管有和吸食加熱煙都是完全合法,有一日他帶了兩包加熱煙去旅行,他出境時「出口」加熱煙合法,結果他旅行時食唔晒兩包煙,回程時帶返香港,就會因為「入口」加熱煙而被檢控,這說得通嗎?

當然說到底,煙民是絕對的弱勢社群,如何不合理地剝削吸煙者的選擇自由都不會有政治後果,亦會有不少討厭二手煙的市民大力支持政府的做法,但政治正確是一回事,政策是否合理合邏緝,是另一回事。

市民亦要思考,禁止所謂「另類香煙產品」,但傳統香煙繼續賣,是否能令到討厭的煙味、二手煙和火車頭消失?

最後的最後,難得認同張宇人一次,宗教都有害,是否應該禁止宗教?研究亦證實過量的糖份是現代都市病的重要元兇,是否應該認真思考禁售珍珠奶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