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是咁的》補課時段 — 第六至八集

2018/11/16 — 12:15

TVB 劇集《是咁的,法官閣下》截圖

TVB 劇集《是咁的,法官閣下》截圖

劇集繼續發展出其他人物關係,包括范小宇的分居妻子,甫出場就不乏令人嘖嘖稱奇的言行;木叢蔭律師事務所亦發生了律師與同事因財失和甚至大打出手的奇事。

老師藏毒被判緩刑

趙金水大狀從社交場合承接了有關毒品案件的委託後,儘管他依足了手續由夏心寧律師指派參與案件,但與為人師表的被告會面時的表現,卻顯得輕佻之餘又不著邊際,甚至間接令被告及其家人對脫罪有錯誤的期望。

廣告

眾所周知,一旦被告按《危險藥物條例》被判「販毒」罪成,法庭就要根據上訴庭頒下的量刑指引,監禁刑期與涉案毒品的份量掛鉤,拾級而上,動軛數以十年計;此外,即使被捕者只是負責「帶貨」,在供應過程中角色微不足道,但只要控方成功舉證毒品並非被告自用而是涉及在市場上供應他人,被告不論角色大小,一律會按照上訴庭指引判刑。至於本身是癮君子而被判「藏毒」罪名成立的案件,法庭仍有較大機會判以阻嚇性刑罰,但亦有較大酌情空間,可索閱戒毒所報告或感化報告等,判處較輕微的刑罰,或以戒毒治療取代監禁。

《危險藥物條例》第 47 條,是一條轉移舉證責任(reversal of burden of proof)的條文,規定如果控方能證明一些特定情況,例如證明被告管有一件容器或者相關物品(例如夾萬鎖匙)、而該等容器盛載有毒品(或者相關物品與毒品有關連),就可以推定被告管有那些毒品,除非被告能提出反證。這條文的客觀效果,就是大幅增加了被告推翻管有以至販運毒品控罪的難度,因為有別於其他刑事檢控,被告在這情況下具有證明本身無辜的舉證責任。現實情況中,除非被告能提供可信證據,證明自己對容器中出現毒品並不知情(例如被人栽贓),又或者成功透過「案中案」程序,徹底推翻執法部門關於蒐證過程的證據,毒品案件被告能夠全身而退而脫罪的機會,一般相當低。

廣告

被告在父親壓力下轉換負責律師,但最終亦選擇認罪,經求情獲判緩刑(在第八集中錯指他被判服務令)。2016 年,一名大專講師被控藏有「冰」,起初不認罪的他到排期首天審訊時改為認罪,同樣被判監兩個月緩刑兩年,最後被院校解僱。

莫希萊現身范小宇家中

范小宇多番在劇中提醒莫希萊,即使她目前萬般不願,只要兩年分居(separation)期滿,他們就可以離婚。按照《婚姻訴訟條例》,分居是其中一個可據以提出離婚呈請(petition for divorce)的理由,其他導致另一方配偶有權提出離婚的理由,則有通姦(adultery)、不合理行為(unreasonable behaviours),或者遺棄(desertion)配偶達一年等。另外,法例下以分居作離婚理由,亦分為分居一年後雙方同意離婚,以及分居兩年後單方面離婚兩種情況。

分居就是法律上仍未解除婚姻關係的雙方,生活上完全與對方分離的狀態。多數進入分居狀態的夫婦會選擇各自在不同居所生活,但以香港「土地問題」的現況,亦有夫妻選擇在分居過程中繼續「同一屋簷下」。原則上,家事法庭(Family Court)會接納夫婦在同一居所內的分居狀態,但法官必須信納兩人的起居生活徹底分開,包括不再用同一睡房(當然亦包括不可同床)、雙方飲食分開,以及不會再照理對方的家務事宜(例如洗熨衣服)等。通常在雙方「同一屋簷下」分居的案件中,呈請離婚一方的呈請書,就需要詳細交代雙方起居分開的細節。

亦有夫婦會考慮,為了保存家庭成員的「和諧」或避免尷尬,會向家中長者或者子女就讀的學校隱瞞分居的情況,例如照常「做戲」出席大時大節的家庭聚會,或者在學校家長日時戴上婚戒一起出席等。專長離婚的律師一般不會建議分居夫婦有這種做法,因為即使雙方已經再無感情,但如果其中一方基於財務、子女等環節或其他因素,而企圖在離婚訴訟中橫生枝節,就可能會提出由家人或老師等向法庭作供,證明二人曾經共同生活以致分居年期未滿,從而阻止法庭發出暫准離婚令(decree nisi)。

法律上並沒有規定,分居夫妻要訂立任何書面紀錄作為分居的佐證,但有些夫婦會用書面協議訂明,二人已經同意分居,以及承諾不會在分居期內滋擾對方,甚至規定分居期間關於生活費、財務或者子女照顧上的安排;另外一種選擇,就是由其中一方向對方發出單方面的通知書,述明已經決定進入分居狀態,希望對方予以尊重。儘管法庭不會將這類協議或通知文書視同分居狀態的充分證明,但在雙方關係欠佳、甚至有家庭暴力威脅的情況下,這類文書仍有一定的作用。

其他細微可議之處

  • 第六集中控方以電話通知事務律師,由於有控方證人未能上庭而要押後審訊。一般而言,案件審訊日程茲事體大,不能單憑控辯雙方以電話討論就可更改,而必須親自到庭向主審法官解釋原因,並視乎情況由法庭指令調整審訊的安排甚至另訂再審日期;另外,除非控方證人基於合理而不能預知的原因不能上庭,否則辯方很可能會抓著控方證人缺席的機會,申請由法庭判定控方未能完成舉證而要撤銷控罪。
  • 第八集中事務律師與同事爭執而衍生官非。2011 年亦曾經有知名律師樓助理律師與合夥人爭執,助理律師一度被控以兩項「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後經上訴獲裁定罪名不成立;雙方又在區院互訴人身傷害索償,但雙雙被區院法官駁回申索,助理律師亦曾就事件向勞資審裁處提出追討。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