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是有種歌

2015/8/20 — 12:29

就在英國著名樂隊 Blur 在香港用懷舊金曲讓我們沉浸在逝去的青春歲月中,用他們受到香港的影響「魔鞭」讓我們重新認識香港魅力的同一個晚上,何韻詩發表了她成為獨立歌手的第一首單曲:「是有種人」。(圖片來源:何韻詩MV截圖合成製作)

就在英國著名樂隊 Blur 在香港用懷舊金曲讓我們沉浸在逝去的青春歲月中,用他們受到香港的影響「魔鞭」讓我們重新認識香港魅力的同一個晚上,何韻詩發表了她成為獨立歌手的第一首單曲:「是有種人」。(圖片來源:何韻詩MV截圖合成製作)

就在Blur 在香港用懷舊金曲讓我們沉浸在逝去的青春歲月中,用他們受到香港的影響「魔鞭」讓我們重新認識香港魅力的同一個晚上,何韻詩發表了她成為獨立歌手的第一首單曲:「是有種人」。

這不是一首普通的歌。這是何韻詩、作詞者林夕、作曲者李拾壹,以及他們後面強大的團隊(包括知名的和年輕的獨立創意人),一整群人給此刻和未來香港的一盞燈:

是有種人,純粹熱愛耕耘 有種個性,從未曾被發掘

是有種人,自創無數可能

哪管這叫娛樂還是責任

獨自做自我,令寂寞路更吸引

廣告

後雨傘的香港,氣氛低迷,陰風依舊,人們對前路困惑而迷惘。雨傘運動後已然是香港新文化icon的何韻詩思考著如何以獨立歌手的身分連結起更多獨立文化創作者,如何用音樂的力量讓香港人重新認識自己,找到對自己的信心。因此她發起了「18種香港」演唱會,然後發行了這首歌。 如同阿詩的這首歌,在音樂歷史上,的確是有種歌,呼喚著人們對於時代的思考、對於體制的批判,以讓人們可以feel empowered,可以建立起對未來的共同想像,甚至共同行動。

例如搖滾老將Neil Young於六月底剛發行的最新專輯名叫「The Monsanto Years」(孟山多年代),是一張反對基因改造食物的概念專輯。他不僅直接批評孟山多這個基因改造種子的最大生產商,更是嚴厲批判企業的貪婪。 在一首直接諷刺星巴克的歌「A Rock Star Bucks A Coffee Shop」 中,他唱:

廣告

「我想要一杯咖啡,但我不想要基因改造生物 我想要開始我的一天,但不想幫助孟山多」 「孟山多,讓農民種植他們想要種的東西吧」 在歌曲「People Want To Hear About Love」,他唱著,不要跟人們談論企業捐錢給政客,不要跟人們談論魚正在海中死亡,不要跟人們談論企業挾持了你的權利,不要跟人們談論世界貧窮、民主問題,因為他們只想聽到愛。

Neil Young是來自六零年代那個一方面渴求著愛與和平,另方面也是最激越與憤怒的時代,音樂是他們面向世界的武器,不論是民謠、搖滾,黑人的R&B,他們用音樂去介入黑人民權運動、反戰運動,並且挑起一整個時代的反叛文化。歌手Nina Simone說,「藝術家的責任是反映我們所身處的時代。」

來到台灣,七月中,國民黨總統候選人洪秀柱女士提到她一直很喜歡一首歌曲「美麗島」。但誰都知道這是虛偽的政治修辭。

美麗島這首歌代表了一個時代。那是1970年代的台灣,一整個新世代的青年開始「回歸現實」,關注腳下的這塊土地。創作者李雙澤具有強烈的左翼精神,希望用這首歌回應那個時代精神,但他不幸在1977年不幸過世,他出殯前夜,兩位好友、年輕的民歌手楊祖珺和胡德夫錄製這首歌。1978年,楊祖珺出版個人專輯收錄這首歌,但不准被電台播出,也由於楊祖珺試圖為弱勢者歌唱、為黨外助選,因此被黨國體制打壓,專輯被迫回收。 胡德夫也更深入參與原住民權益運動,以致於也是歌手的他在八零年代初被禁止上廣播。

「美麗島」成為被壓抑的聲音,成為一首反抗的歌曲,更不要說因這首歌而出現的雜誌名,讓這三個字成為體制無情鎮壓民主運動的暗黑印記。一首歌當然可以被任何人喜歡。但要擁抱一首歌應該是認識到這首歌的精神,以及背後其所」經歷過的黑暗歷史,而不是去脈絡化的利用這首歌。 是的,這是我們對這些試圖撐起一個時代的歌的起碼尊重。他們在某些時刻或許會被迫沈默,但當樂音響起,他們會提醒著我們一個時代的卑鄙與黑暗,鼓勵著我們尋找幽微中的光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