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時代下的一片天

2015/5/30 — 23:57

「周末下班,獨吃灣仔鵝頸橋街市的清真惠記咖喱,大盆嫩滑的羊肉,連骨髓也入味,才四十二元。羊油加咖喱,與米飯絶配,令我想多吃二碟白飯。六十年老店,在銅鑼灣難尋,只餘下街市的大排檔。」

「周末下班,獨吃灣仔鵝頸橋街市的清真惠記咖喱,大盆嫩滑的羊肉,連骨髓也入味,才四十二元。羊油加咖喱,與米飯絶配,令我想多吃二碟白飯。六十年老店,在銅鑼灣難尋,只餘下街市的大排檔。」

忙碌城市,何處是吾家?給我喘息的一片天呢?人去人來,記憶,味道有幾多能留得住呢?

周末下班,獨吃灣仔鵝頸橋街市的清真惠記咖喱,大盆嫩滑的羊肉,連骨髓也入味,才四十二元。羊油加咖喱,與米飯絶配,令我想多吃二碟白飯。六十年老店,在銅鑼灣難尋,只餘下街市的大排檔。

廣告

旁邊大陸人大讚價廉物美,才三十幾人仔,身旁姨姨從加拿大回港探親,專誠過來一嚐三十年前的味道,三十年如一。跟她分享着清甜蘿白,細數老銅味美,醉雞,燒鵝,重建,加租,所餘無幾,唯有回加國前再嚐惠記。店內坐着不少回教的頭巾婦女,大大招牌不准吃豬肉,肉枱前也放着他們夢想,聖城麥加的天房朝聖儀式的大相,街市有點異鄉風情。無意間,看到水牌寫着街市天台是遊樂場。

忍不住一探,原來是街坊午睡聖地,背後是繁華的時代廣場,人聲喧鬧,天台獨靜。石製乒乓桌和木馬無人理會,地上睡滿街坊,相比無窗的劏房,天台也是天堂,紙皮,摺床,長椅,都是休息的好地方。印傭跟清潔阿嬸談天,學習中國人的親戚稱謂,伯伯在女傭笑聲中,思考象棋的棋路,隱沒鬧市的公共空間,高廈林立,街坊尚有片天。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