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時鐘酒店遇上她、他、它和家

2015/6/29 — 19:18

本地現代藝術家林東鵬的最新創作《好奇匣· 香港》之作客家鄉,繼個人展覽<玩物>,繼續遊戲人間,利用灣仔的新都酒店,將時鐘酒店轉化為展覽場,九個房間,九個私密和公共的記憶,重組個人對香港的印象,重現遊子歸家的陌生和熟悉。並邀請作家韓麗珠作文字分享,為旅館留下一封封信箋,借文字分享過客的體會。

時鐘酒店,借來的空間,一藉的歡悅,彷如本地藝術家林東鵬的自身寫照。害怕坐在飛機的他,偏偏因着藝術,旅居英國、遊走在美國和歐洲。我是過客、還是尋家?是思鄉,還是念舊?離開,原來為着回來。

何處是吾家?

廣告

時鐘酒店的一百呎房子,重整林東鵬昔日和現在作品,展示異鄉的所思。從駱克街的酒吧,走入時鐘酒店的大堂跟藝術格格不入,情色的欲望,原來是香港的異色想像。打開展館(酒店)那啡色的大門,昏黃的燈色伴着走廊,貼着港島的地圖,夢裏不知身是客, 一個月內,他重新踏上港島,地圖上劃着到過的石澳、灣仔、龍脊,卻發現空白的地方蠻多,連家鄉也是陌生。第一房間是挪威的故事,電視放映挪威的奧斯陸孟克博物館,人群爭先欣賞的國寶級名畫<吶喊>的情況,,攝影機內只見人群的背影,遇而才見到畫作,到底是看人,還是看畫。背景播放最地道的My little airport 歌曲,投射一種奧斯陸和香港雙城的想像。

牆上貼滿收集的名片,我是誰?你們又是誰?每次交流後,收下名片,是關係的終結,還是開始呢?名片的擁有人,還記得是誰嗎?林東鵬的每個作品也可堪玩味,房間、走廊也是獨特符號,放在寫上「一國兩制」信紙旁的插頭轉換器、韓麗珠的信箋、斷了腿的小馬瓷器、小心地滑的黃色膠牌,改成「香港是小心地滑」,處處盡顯藝術家幽默和動察。筆者最愛是的房間,如同放映室,屏幕換成天花和牆紙,睡在山水、書本和工地,伸手觸及,這是香港嗎?

廣告

 

地點︰灣仔新都酒店
時間︰即日至七月五日

時鐘酒店房間細小,每次只安排六人同行,參觀時請先預約,聯絡詳情可pm作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