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智障孩子,還未長大,已經老了!

2018/12/14 — 18:29

智障人士庇護工場(香港電台影片截圖)

智障人士庇護工場(香港電台影片截圖)

【文:Joey Wu】

「智障人士比一般人更早衰老,卻沒有退休年齡、沒有任何退休保障,甚至因為離開職場,失去長年居住的輔助宿舍」。(摘自《大人》雜誌第 15 期)

記得十五年前左右,曾聽過一個自助組織的分享。當時講者提到戰後出生的智障孩子漸漸長大,開始步入中老年,而其照顧者亦同樣步入中老年;現時服務未必可配合他們需要,或要發展智障長者服務……由於家有親人為步入中年的輕度智障人士,故此記下講者的話,並開始與家人思考其未來生活的安排。想不到十五年過去了,但有關智障人士老齡化的服務支援仍是有待發展……筆者想起那位智障親人這十五年來步入中老年的經歷,藉此思考一些智障孩子的老齡化生活需要。

廣告

我家親人因小時候的一場大病,導致輕度弱智及有點口吃問題,但外表如常,並一直得到家人的照顧。因為其能力較高和受惠經濟起飛的八九十年代,曾公開就業近廿多年。然而廿多年的清潔工作,加上先天身體機能較易老化,雙腿嚴重勞損,令熱愛工作的她放棄全職轉為兼職。經過一個頗大的手術及漫長的復健後,現時身體狀況尚可,並可兼職派傳單,以及獨自前往殘疾人士地區支援中心參與活動。因她未能購買醫療保險,家人亦一直為其額外儲蓄,以備日後所需,如聘請外傭及入住私營殘疾院舍;但對於其完全退休的晚年生活,家人亦不知如何預備計劃!相比《大人》雜誌所分享的個案,我家親人是相對「幸運」的。然而,其他留在社區的中高齡智障人士又如何過日子?尤其那班沒有回流庇護工場或展能中心,又不太能照顧自己,並缺乏家人支援的高齡智障人士,更令人擔心! 

今年,康復諮詢委員會已開展制定新的《香港康復計劃方案》,就殘疾人士不同人生階段的服務需要制訂策略性方向及措施,現階段正是「制訂建議」階段的公眾諮詢期,尚未有最後定案。而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於今年 10 月發表的《施政報告》亦有提到,「政府會在新的《香港康復計劃方案》完成前,加強一系列對殘疾人士家庭的社區支援服務,讓殘疾人士可選擇繼續在社區與家人一同生活,並同時減輕其家人的壓力。為此,政府會增設五間殘疾人士地區支援中心及加強康復訓練及服務,以提升支援中心的服務容量及質量。政府亦會增撥資源為額外約 1,800 名居於社區的殘疾人士提供到戶家居照顧服務,並提升服務的交通支援」。增設支援中心及加強康復訓練及服務,實屬好事;但除此以外,還可以做甚麼?

廣告

根據立法秘書處資料研究組的研究,政府於 2016-2017 年度提供 10,474 個展能中心及庇護工場的訓練名額,「展能中心在 2015-2016 年度的平均輪候時間為 52 個月,而輪候庇護工場名額的時間則為 20 個月」。 而社署康復服務中央轉介系統顯示,截至 2018 年 9 月 30 日,全港展能中心及庇護工場(非精神病康復者)的輪候服務人數分別為 1,423 人和 2,357 人。

近來更有報導指出,北區智障成人服務「臨近爆煲」,日間服務輪候期長,惟服務單位數目卻十多年來零增長(詳見報導:【弱勢社群】智障成人服務爆煲 日間服務輪候期長達 8 年)。

另外,《大人》雜誌亦有分享一個輔助宿舍的個案:65 歲院友公開就業退休後,因社署服務協議而不許於日間逗留在院舍;而社署回覆可先安排到私營安老院,並拒絕評估輪候津助院舍。

即使年輕的想進入展能中心、庇護工場或公開就業;年老的想退下來安享晚年;但智障孩子只有等待進場時間,卻沒有清晰的退場時間以及後續安排。在這個進不去,退不來的困局,智障孩子該何去何從?

智障孩子,從小到大,在所謂「輸在起跑線」的情況下,每一步也走得不易!在教育訓練和醫療復康等服務支援下,或可慢慢步入成年,走入展能中心、庇護工場或公開就業;為社會作出點點貢獻後,又如何走下去!其實,我們的復康服務,似乎仍有不少「拾遺補漏」的空間!可惜智障孩子還未長大,已經老了,他們還有多少時間,等待我們制定一個更適切的康復計劃方案呢?

 

作者自我簡介:社會科學畢業多年,不奢求自己改變世界,只期望自己不被世界改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