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暫緩執法 與民共議 —「用工廈人」針對政府高調執法聲明

2016/9/30 — 11:32

資料圖片:工廈

資料圖片:工廈

我們是《用工廈人》,是一群支持工廈多元用途的,包括各行各業、不同類型的工廈用家和街坊,相信工廈安全、空間點用,用家最知道。我們關注現時活化工廈政策失效,並關注政府高調打壓及威嚇用家,希望走在一起互相支持、連結、行動,讓大家都可在工廈安心實現更多可能。我們的團體及成員包括:工廈藝術家關注組、香港文化監察、關注基層住屋聯席等。

2016年夏,在九龍灣及長沙灣發生工業大廈火警,導致傷亡,並引起大眾對工廈消防安全的關注。之後發展局局長陳茂波高調宣布大力執法,嚴懲違例使用工廈或違契用途,並率先公佈六棟已發出「危險品倉庫牌照」的工廈,要求業主於限期內還原工廈單位的間隔及使用,否則檢控甚至收樓。直至現在,多個行業以致非牟利團體,已經或面臨被逼遷走,甚至結業;亦有一些用戶在地政沒有明確證據證明其違反使用條例的狀況下,恐嚇重收單位。

政府大力檢控逼遷以及由此而生的迫遷潮,使小本經營及基層使用者損失慘重,失去經營空間。現時工業式微,工廈單位空置情況嚴重;而非工業使用越加蓬勃,正好善用了這些橫遭浪費的空間資源;政府此舉就將民間的活力扼殺。同時,政府的活化工廈政策,模式離不開整幢重建或改裝,成本高昂、耗時甚久之餘,更將小商戶或團體拒諸門外,造成士紳化的惡性循環。由此可見,政府的政策並沒有真正讓工廈的使用潛力好好發揮,更糟蹋了累積社會資本的好機會。政府的活化政策,基本上是以失敗告終。

廣告

工廈使用應百花齊放,民間已主動活化

事實上,而且改變用途程序繁複,只有業主才能作出申請,一般使用者無從置喙。而申請耗時甚久,待申請成功後可能租戶已經轉手至其他行業,又要從頭申請,費時失事。再者,即使願意申請,但消防但條件極為嚴苛,基本上不會批核成功。在現今商貿空間短缺、租金極為昂貴的情況下,租戶唯有被逼違例,租用工廈。但正正因為這樣,將暮氣沈沈的工廈區重新喚醒之餘,亦讓盈利不多但社會價值巨大的藝術、體育、服務等團體提供一個相對低廉及合理的空間繼續營運,進而建構關係緊密的社區,為大眾作出貢獻。這種自發性的「民間活化」,相對離地而且抽空脈絡,只求盈利的政府活化政策,更值得支持鼓勵;可是,僵化政策及法例不斷壓逼工廈使用者,逼使他們面臨無法找到其他可負擔空間繼續謀生的窘況。

廣告

政府強硬執法,只是轉移視線、推卸責任、隱藏問題根源

政府美其名說強硬執法是為了保障更加用戶的安全,梁振英更聲言為居住在工廈的劏房戶「輾轉反側」;然而,高調打壓取締真的能杜絕消防安全問題嗎?政府強壓執法的效果,除了造成大量結業潮,扼殺多人生計之外,就是將工廈用戶逼迫去更隱蔽更危險的場所,而安全的問題根本沒有解決。政府不去針對消防設施等進行嚴格檢查和更新,不去檢討現時的發牌及巡查制度,只是將懲罰施加予租戶和業主身上,明顯是轉移焦點的做法。再者,租戶之所以使用工廈,是因為商貿及住屋地段的租金過於昂貴,基層市民、小商戶和非牟利團體根本無法負擔,因此才於便宜的工廈租用單位使用。政府應該和使用者協調消防安全管理,技術問題技術解決;並且應對準問題根源,制定措施抑制飆升無度的租金,釋放可負擔的空間,讓小本經營及非牟利行業可以存續,而非一味高調打壓,趕絕生計。

是故,我們有如下要求:

1)要求政府當局暫緩執法行動,並與民共議,直至與租戶取得共識為止。

現時政府的執法行動,將小商戶和非牟利經營者的生計扼殺之餘,亦同時將對社區很有價值的服務消滅。因此,我們要求政府,在沒有即時危險的證明之下,應該暫緩收樓等恐嚇性的執法行動,並立即與租戶商討解決辦法,直至取得共識為止。

2)放寬工廈使用條件,降低改變用途的門檻,容許使用者進行申請,從民間活化工廈。

現時申請改變工廈用途條例繁複,而且只限業權擁有人申請,而且絕大部分申請均不獲通過,而當中某些條件根本難以符合。故此,我們要求政府放寬工廈使用條件,容讓無即時危險的工廈降低改變用途的門檻,並且開放給工廈使用者申請改變用途。制定放寬條件時,亦應該廣邀業界及用戶參與討論。從而讓工廈資源得到善用。

3)要求政府成立跨部門小組,定期開會向業界解釋執法理據,並且商討解決方法。

有關工廈使用事宜,牽涉地政、屋宇、消防、民政以及發展局等部門,條例繁複,民間無從置喙,亦無法向政府有效表達意見。故此,我們要求政府跨部門跟進,定期與業界及用戶商討,解釋執法理據,將資訊透明化,並制定政策放寬工廈使用。

4)釋放閒置空間,設立短租申請機制,扶植民間小本經營及非牟利服務

政府有空置的校舍、宿舍等建築物,或各種短租地等等,均沒有透明公開的申請準則作申請使用,只是資源浪費,且民間使用無門。我們要求政府釋放空間,公開申請租用機制,讓民間善用空置土地及建築物資源作非牟利或小本經營用途。

5)長遠應該實施租務穩定機制,保障住戶和商戶的營生空間

無論住屋抑或小本經營,均在高租金環境下無法生存,商貿地帶的空間而被大財團及連鎖集團資本優勢壟斷了,使社區缺乏多元和活力,無論對營業者還是社區各群眾,都是莫大損失。因此,最終政府必須遏止不合理的租金,不應以金融效益來量度行業價值、亦不應將空間資源視為純粹的商品。我們要求政府在住屋及商舖訂立租務穩定機制,讓租金回覆可負擔水平和合理升幅,並保障租戶的權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