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暴亂將至

2015/4/29 — 12:39

巴爾的摩暴亂,abc news片段截圖

巴爾的摩暴亂,abc news片段截圖

就算是看無線新聞的,都會知道我們的世界在金融海潚以後正暴亂如潮,但可能會覺得巴爾的摩與自己無關,因暴亂真正的「理由」永遠不會被廣播。

或許需要多謝曾德成,香港普遍對於暴動的理解幾乎是盲目的,就如大部分暴亂本身。暴亂一般就只會籠統地理解作「非理性」、「違法」、「暴力」和「滋事」。

而世界上,較普遍的暴亂是「即時性」的(immediate riot),通常因警暴(如今次發生的巴爾的摩暴亂)、謀殺(如城管殺平民),由這些日復日的制度性壓迫,引發出局部地方的暴力行為反應。

廣告

這些暴亂可以是相當具破壞性,並且意識虛無,具傳染性,現時在中國幾乎每隔一個月,就有至少一兩宗地區暴亂。但這些暴亂嚴格來說並不具政治性,因為基本上只是一種對現狀的拒絕,而非由一個成就政治主體過程的意念(Idea)所確立。

另一種暴亂是「歷史性」的 (historical riot),能創造出持續抵抗的中心地帶(如佔領區),並不斷衍生出不同形態而非一式一樣的集結,這意味著他有更多不同人加入與及形成強大的共同訴求的條件,如阿拉伯之春的政治運動。但如果這種暴亂沒有一套破土而出的意念、或一套強大意識形態的共同分享,無論如何衷心與壯觀,暴亂都仍然未能打開新的政治,創造新的歷史。

廣告

面對香港政治問題無能的中港政權已經無法治理,地產霸權深入骨髓,特權分子橫行霸道,居住問題議論紛紛,如此種種,一切都盡在梁振英的笑容裡。的確可以預示,暴亂的浪潮將會無法阻擋,其憤怒之大,根本是誰也無能力煽動出來的。真正要準備好的,是這種盲動之火是投向保育人士阻礙土地發展、公務員辦事不力,還是這個不斷轉移視線的巨大壓迫系統。

今天看到美國巴爾的摩Freddie Gray因警暴而死與及後的暴亂,本來離香港遙不可及的暴亂,突然卻有著愈益清晰的輪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