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暴力是罪的餘溫

2016/7/12 — 18:37

圖片來源:Radiohead專題《In rainbows》插圖

圖片來源:Radiohead專題《In rainbows》插圖

如前文所述,暴力不只是實體、顯性的暴力,它更是結構性、隱性的暴力。因此,結構性暴力提醒我們,思考暴力不能不回到最核心的問題——一個比「何謂暴力」更核心的問題——暴力的本體。從神學的角度來說,暴力的本體牽涉「罪」的問題。若暴力不只是實體肉身的傷害,而是包括暴力的客體性、系統性與結構性的話——暴力就不只是罪的一種,而是應該更根本的被理解為「罪留下來的痕跡」——暴力是罪的餘溫。

若說創世記第三章是「罪的起源」,那麼,緊接着的第四章就是「罪的外顯」——該隱殺阿伯——暴力。該隱殺阿伯不是單一的偶發事件。它只能作為第三章的延續被理解。第三章與第四章之間不是間斷的兩個故事:罪已經來到世界,世界依然似是平靜,亞當與夏娃建立家庭,孩子長大、工作。然而,罪不是不存在。它的餘溫早已潛伏於社羣的結構之中,它靜靜地潛伏在人與人的關係之中,等待着佔據實體的契機。根據奧古斯丁的傳統,罪本身並沒有本體,因此,暴力作為罪的餘溫也只能瀰漫依附在關係與結構之中,等待着被實體化(actualized)的時機——流血、破壞、傷害、欺壓。「世界在上帝面前敗壞,地上滿了暴力。」(創6:11)。

暴力一直都在。暴力蔓延。Violence is in the air。基督耶穌已經消滅了罪,但罪的餘溫仍存。「真光已經照耀,黑暗卻漸漸過去。」(約一)在終末來臨以前,暴力一直都在。它不會被消滅或避免,它只會被轉移。因此,暴力猶如附體的邪靈。它只能被驅趕,卻非到終末的時候也不會完全被消除。

前陣子一宗震撼的新聞:荷蘭一名女子在5歲至15歲期間遭受多次性暴力。最後,這女子承受不了這「罪的餘溫」以安樂死結束生命。對這女子來說,過去十年的「實體暴力」雖然已經停止,但其實這罪的餘溫仍存。最後,這暴力轉化成為一種步向輕生的暴力——醫生們以「安樂死」的暴力方式嘗試結束這暴力。這正是人們對此新聞不安的原因。

另一個例子是極權的結構性暴力。結構性暴力本身只是某人一個冷靜的社會決策。當然,決策是暴力的。不過,這決策的發生只是整體社會暴力的開始。它蔓延、傳遞、轉化在社會上每一成員身上。人民的革命、解放、暴動等等都是暴力的延續。

面對這暴力的蔓延,基督徒的非暴力回應就個人而言是必須的。但是,非暴力只是一種好撒瑪利亞人的個人倫理。然而,如前文所述,這種非暴力的好撒瑪利亞人倫理從來不能、也不會讓暴力止息。甚至,它只是將眼前的暴力邪靈轉移到別人身上。眼不見為淨。

(下期繼續)

(歡迎轉載;原載於《時代論壇》「時代.粉紅」專欄)

作者 facebook page

廣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