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書展 2018 — 作為香港社會的縮影

2018/7/25 — 12:42

香港書展 2018(圖片來源:香港書展網站)

香港書展 2018(圖片來源:香港書展網站)

香港書展,反映我城文化、學術及出版水平。通過年度主題,揭示僅僅一百七十多年以來的文化積累,出版書種展示各大書商的格調,而熱賣書籍展示香港人的品味。然而,一連七日的香港書展,暴露出香港的問題,補充練習攤位的增長、年度主題的爭論及村上春樹作品的下架,說明香港文藝始終停留於社會發展的邊緣地帶。

近年,書展售賣備試精讀、補充練習及增益資料成為常態。然而,今年的攤位較以往更多,家長攜同子女拖喼購買作業,已屬見怪不怪,彷佛多做,便會十拿九穩,在呈分試、全港性系統評估及文憑試無往而不利。實際上,語文學習是一種極玄妙的事情,只重閱讀技巧,亦無法破譯弦外之音;空談寫作方式,文章亦有形無神;設若要掌握要旨,下筆形神兼備,情真意切,就只有精讀文學經常及泛讀各類作品入手。可惜,香港人多是急功近利,難怪上等佳作難以成為暢銷作品,反而繪本、圖集、娛樂及潮流書籍,卻永遠榮登銷量之冠。

談到文學經典,「愛情文學」是本年書展的主題。十位作家,包括張愛玲、徐速、亦舒、依達、林燕妮、深雪、林詠琛、鄭梓靈、天航及 Middle,暫不以年代而論,以文體來看,明顯以小說作篩選原則,著名詞人如林夕,卻不在其列。若談十人的文學成就,張愛玲屬於華文地區近現代時期,成就卓越的文學作家,近代文學研究巨著《中國現代小說史》以張愛玲與魯迅、錢鍾書及沈從文等人並列,著作亦曾改編為電影、電視劇及舞台劇等,亦舒等人已望塵莫及,又何況拒絕邀請的張小嫻及李碧華呢?其中 Middle 成為爭議人物,而主辦當局亦從實招來,指出張小嫻及李碧華拒絕邀請,故以 Middle 頂替,明顯有湊數之嫌。為湊數而輕文學,只為派頭而堆砌,不是推廣文學的做法,亦只會令其他作家尷尬。

廣告

談到張愛玲,或會聯想起村上春樹《刺殺騎士團長》包膠的事件。因為,張愛玲有《色戒》。實際上,《色戒》原著的性愛描寫較含蓄,反而《小團圓》則較為仔細。然而,張愛玲屬於推介作者,《小團圓》沒有包膠發售,反而《刺殺騎士團長》則列為不雅。不僅如此,性愛描寫幾乎是村上春樹的必具情節之一,而名著《挪威的森林》的篇幅更多,為何只針對《刺殺騎士團長》進行封殺?這反映評審團閱讀經歷嚴重不足,淪為國際笑話,卻變相為村上春樹的著作帶來促銷效果。

在香港社會中,學校注重理商科教育,社會強調金融經濟與科技,文學藝術歷史淪為生活的點綴。整個社會的文藝審美仍然處於低水平,圖文、繪本、潮流及偶像書籍暢銷,反映整個社會的品味趨向。出版社大多沒有輸出品味的承擔,為求多賺一筆,亦似乎以迎合大眾為主要出版綱領。文史藝術對於塑造公民責任、批判思考、陶冶性情及價值教育具有不可取代的貢獻,期望若干年後,社會的風向會有重大改變,讓香港書展真正成為一年一度的文化盛事。

廣告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