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書評】酒醉後的算性交還是強姦?

2018/4/8 — 11:00

香港傳媒大幅報道「伊藤詩織案」是在去年,但其實那已是2015年的事。

當年4月,剛在美國讀完新聞系不久的伊藤詩織,因公事與資深行家山口敬之在東京共進晚餐。其後,山口敬之把神智不清的伊藤詩織帶到酒店進行性行為。其間伊藤甦醒,拒絕山口,離開現場。數日後伊藤報警。兩個月後山口被捕。2016年,法庭以證據不足為由判山口無罪。去年5月,伊藤不服上訴,並召開記者會講述事件始末。強姦受害人現身說法,在日本是極罕見的事,事件因而走入外媒視線。9月,法庭裁定伊藤上訴失敗。同月,伊藤推出著作《BLACK BOX》,是為本文介紹的書。

書的內容可分為兩部份,大半講伊藤本人的背景和對事件的描述,小半則討論日本社會如何看待「強姦」議題,其中後者談得最多的,是「合意」二字。

廣告

在日本,強姦案的審判原則主要有二:「行為」和「合意」。「行為」指有無發生性行為,「合意」則指雙方是否同意。聽上去好像很合理,可是其實當中有許多灰色地帶。比如今次案例,為何山口獲判無罪?這是因為,法庭認為二人進入酒店房間後,由於沒有第三者在場,所以難以判斷雙方是否「合意」。伊藤詩織以《BLACK BOX》為書名,也是出於這一點。當然從伊藤的角度講,酒店閉路電視既然拍到山口將酒醉的她拖出的士,醉酒者又如何能「合意」性行為?不過山口一方亦有論點說,成年女人與男人一對一喝酒並喝醉,就算並非100%合意,多多少少也有某種準備。誰是誰非,討論不絕,可惜最後往往演變成兩種極端觀點的爭執。伊藤的支持者說:「你們的說法等於blame the victim!」山口派則反駁:「那要不要每次做愛前簽份contract?」

謾罵雖然無謂,但問題的本質卻是值得研究的,那就是性愛的模糊性。基於文化,我們做愛前很少會先問對方「YES or NO」的。於是,本人到底是否「合意」,往往無法準確告知對方。訊息傳達錯誤,後果可大可小;小則摑你一巴掌,嚴重的話就是強姦案了。誠然,許多強姦案都是在這樣的情況下發生,伊藤案怕亦類似。即便是伊藤的證言,也有提到她在酒店醒來後,經過三番四次拒絕,成功讓山口停手。如果山口打從一開始就打算夾硬來,他何必停手?我絕對無意為山口辯護,只是想說明,如果不理解強姦案後面的複雜性,直接指摘「反正男人就係仆街」,對解決問題毫無幫助。

廣告

不少心理學研究(有興趣請自行搜尋關鍵詞sexual intent)有探討人類在溝通過程中如何理解(或曲解)對象的性暗示,以期找出誤解的原因,進而教育公眾,減少強姦案發生。這種做法比胡亂開火有益得多,對不?

原文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