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書 • 教學 • 戀愛

2015/3/10 — 17:12

有人問我,點解我會容許屋企啲書咁亂?

想像一下,當辛辛苦苦整理好屋企的書。書堆就會分成易攞/難攞/常用/不常用等。

廣告

結果就是常常因為惋惜自己的辛勞,不想經歷第二次的執書,而永遠不碰那些收在書堆底的書。那些在底部的書,其實和燒了丟了沒兩樣。

或者,一時興之所至想找一本書看兩三頁時。但想到看完兩三頁後,要花更多時間放回原位,人就猶豫了。在短短兩三秒的猶豫間,書興消失,只餘下一棟冷冰冰的「書樓」。

廣告

更甚者,執書要講求書的大小,有些書的面積很大或很小,很難安放。基於整齊,通常都會束之高閣。但書的好壞,本來就不是用面積衡量,愛書的人,是要讀好那些書,而不是把書作為裝飾的工具。強求書堆整齊一致,等同教學上要求統一教法一樣,是行政考慮凌駕專業考慮!

相反,混亂的書堆,你永遠不知在你跟前的是哪本書哪一頁,這種陌生又令人期待的感覺,像是家中永遠有嘉賓在等你放工回家暢談一番:有時是村上有時是李天命,有時是陳雲,大家easy come easy go, 沒太多禮數牽掛。然後過幾天,黃仁宇,余英時又等緊我了。這種陌生的期待,才是看書的動力。

正如戀愛約會,出門口時,已知道下午三時十七分三十一秒會在香港特別行政區港島灣仔謝斐道70號樓下那間餐廳吃下午茶要high tea套餐餐飲要朱古力咖啡,然後晚上六時二十分14秒會到香港特別行政區港島銅鑼灣崇光百貨13 樓間cafe食情人節精選套餐A連跟著你男朋友會揾香蕉奶伴奏幸福摩天輪佢再用低 3 個key的音階唱4分2 秒你聽,這些排好的時間表,很有規律,但有驚喜嗎?

 

文:無崖,80後中文教師,深信學科無界限,客串為教育工作關注組寫稿。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