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最小的兄弟姊妹 

2015/10/16 — 11:31

《聖經》記載,耶穌說:「我父所祝福的,你們來罷!承受自創世以來,給你們預備了的國度罷!」天主教殯葬禮儀就在出殯儀式的福音前歡呼環節止於這句,但《聖經》本身有繼續解釋為何有些人能受到這份祝福:「因為我餓了,你們給了我吃的;我渴了,你們給了我喝的;我作客,你們收留了我;我赤身露體,你們給了我穿的;我患病,你們看顧了我;我在監裏;你們來探望了我……凡你們對我這些最小兄弟中的一個所做的,就是對我做的。」看到這句《聖經》,我就不禁想起香港社會怎樣對待社會最弱小的人。

香港扶貧委員會上星期六舉辦了高峯會。就算以他們對貧窮的定義,香港都還有132萬窮人(即差不多每五個香港人就有一個貧困人士),政府還自吹自擂貧窮人數怎樣已經減少。還有,他們訂下的貧窮水平亦十分離譜,統統都好像與現在香港的租金、物價脫節,特別是把獨居者的貧窮線訂成每月3,500元!大佬,3,500元?租都已經去了一大截,還未計各種開支。

我都很想看看諸位高官怎樣以每月3,500元去過不貧窮的生活。整體來說,香港是一個富裕的地方,其人均生產總值多年來都是排行在世界的頭十名以內,但香港竟然仍有這麼多貧窮人口。如果從倫理來說,公民抗命是犯法但又未必是犯罪,那香港有這麼多人活在貧窮下就可以被說為不犯法、但絕對是犯罪!

廣告

到底這個罪的責任何在?其實我們社會每一分子都在背上這個罪。政府的責任就當然不在話下。廉租屋供應不足(但請不要拿這來做藉口去奪走我們的郊野公園及把最貧窮的新界村民趕走)、綜援金水平與物價脫節、公共醫療資源不足、對來自貧窮家庭的學生缺乏支援,這一切都足以給政府至少132萬個理由為何他們沒有資格就貧窮人口「減少」而沾沾自喜。

不過,除了政府,社會人士其實都有其責任!富有的你,你會否有勇氣像巴菲特等富豪一樣,承認「政府應該要我們交多一點稅」,讓政府有多些資源扶貧?把經營籠屋、基層劏房作為賺大錢生意的你(尤其是開口、閉口說自己是虔誠基督徒的你),你又會否覺得向社會上較弱勢的人士收取一個從呎價來說幾乎與中環甲級寫字樓看齊的租金,其實是有些過份?中產的你,當政府庫房「水浸」時,會否考慮呼籲政府把剩餘的錢撥給貧窮人口身上,而不是要求政府免你這樣、減你那樣?基層的你,在你身邊的露宿者中有一部份對你的生活有些滋擾是大家都應該同情、而大家都應該有責任的(請看以上提議)。但不知可否以同是天涯淪落人的同理心、及嘗試不要一竹篙打一船人,以愛護而不是趕盡殺絕的心態去處理情況?建制派的你,請問可否不要再這麼無恥,一方面打着「關愛」、「仁愛」、「為基層」等旗幟,但在行動上就往往是去做傷害及趕絕社會上弱勢社群的事?

廣告

回到《聖經》章節,耶穌說,如果我們不好好對待弱小的兄弟姊妹,在最後審判時,他就會對我們說:「可咒罵的,離開我,到那給魔鬼和他的使者預備的永火裏去罷!」但願我們每一位香港人都能視社會的弱勢社群為與我們平起平坐的兄弟姊妹,大家同舟共濟地過着有尊嚴的生活,避免地獄永火。阿門。

註:以上只代表筆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他所屬律師行的意見。

 

原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