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有人問通識側重社科,不能貫通文\理嗎?通識科的科學教育又是甚麼?

2017/4/4 — 8:31

資料圖片,圖片來源:無綫電視片段截圖

資料圖片,圖片來源:無綫電視片段截圖

【文:杜恆之@教育工作關注組】

從設計階段受社會各界爭議,通識科經過幾年的實踐,其對學生思維、公民性的教育價值在教師的努力下基本已受社會認同,下一步本來是讓教師細心思考如何建基現有材料,聚焦、深化、持續優化通識的課程、教學。然而,近日又再有聲音從根本批評現時的通識科不能做到「文理貫通」的原意,包括吳壁堅老師在2月24日及3月11日於明報撰文指出,只有造到文理兼擅,通識才能發揮其獨特性,又有智經研究中心在4月1日在明報刊出翻閱各年試題後的發現:原來通識科的考試在六大單元涉及「科學、科技與環境」學習範圍的試題比例較少,認為通識考試並非文理貫通。

「文理貫通」的意思是什麼?

廣告

兩文作者對科學有他們的期許、興趣,恰巧近年教育局也在推廣STEM教育,如果通識有這目標、功夫做得不好,當然要反思。然而,兩文作者講文理貫通、兼擅的意思,都十分含糊。當賴得鐘老師在3月4日指出其實通識課程文件沒有貫通文理的目標後,吳壁堅老師回應只說文理兼擅是他個人詮釋「散見」於課程文件的精神,引述課程文件「根據相關的科學知識和證據作出決定」的段落說明。然而,這一點在課程文件中,本來就是當局對「建構知識的能力」作解說,吳壁堅老師又重申他對文理兼擅的看法並非思維能力;智經研究中心的文章也認為要貫通理科,是必定要透過科學議題的,究竟他們心中的貫通文理要如何現實?

筆者向教我化學的母校老師請教,談到吳壁堅老師的建議,用「將軍澳單車遊」等體驗式學習培養學生的「文理兼擅」,代替或配合正統理科的培訓,他一臉驚訝的問我:「你不是認為這樣可以培養到科學家吧?」當然他知道我是說笑,再補充道:「當然,這些方法讓學生不用修讀科學都能理解全球暖化、核電利弊等嚴重的問題,都是很有意思的。」

廣告

國際經貿合作組織的PISA科學素養:科學能力也有公民性

從我們的對話,可以看到其實「理科」的教學,可以有不同層次的教學成果:究竟是想培育科學家,抑或是想培養能參與公共討論的公民?

《推動 STEM 教育—發揮創意潛能》概覽清楚指出本港STEM教育的目標是前者,希望提供多元人才滿足在經濟、科學及科技發展上的需要。如我老師所言,這當然是要同學先修讀理科的,通識難以越包代俎,然而,是否後者就較次要,不應成為必修科的目標?

在理科能力要跟上「國際潮流」,可以向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的國際學生評估計劃(PISA)取經,PISA是向世界各國15歲學生為對象的評估,旨在評鑑不同教育系統。其中也有評估學生的「科學素養」,其中對科學素養的定義是:「能夠作為具反思性的公民,帶著科學觀念參與在與科學相關議題的能力。」可見,在國際間、學界也認為科學教育也有培養公民的目標,在PISA2015科學評估的草擬框架文件中,清楚的提到科學並不只是科學家獨有的知識,因為不以科學家為志向的學生,在科學發明對日常生活影響日深下,也要對科學的種種成果成為一個有識見的批判用者(informed critical consumer)以處理日漸複雜、涉及政治的科學議題,其中意義,從上述全球暖化、核電的議題可以理解。培養科學家或者更多是高等教育的任務,要求一科中學科目兼上培養科學家的任務,又有豐富人文情懷,可能並不現實。然而,通識科透過社會、科學議題培養學生成為講道理、兼明世界大勢、國情、自身定位的年輕人,開了一道窗子讓學生在他們有旨趣的文、理科外,更整全地看這個世界,難道作為必修科還沒有意義嗎?

再更仔細讀PISA科學素養中列出的種種能力,當然有一些是要在科學科中培養的,但當中既有「恰當地分析及詮釋資料以作結論」的思維能力;亦有對「解釋科學知識對社會的潛在影響」的能力,要求學生對各種社會議題有所認識,為何這些講求證據的重要思維能力在通識科脈絡化後就沒有價值?何以這種識見不能在社會議題中考核?

不是通識原意是什麼,而是香港需要什麼人才

作為教育界中人,共通能力、文理貫通、公民、STEM等等口號近年層出不窮,聽得不少,這些意念背後是有良好意願的,但也要依靠老師慢慢的摸索實踐,也要注意課時、教師精力不是無窮的。一個未想得通透的新口號,往往就取締了已有的良好實踐。當社會已肯定、接受通識時,論者在積極地發掘通識可以發展的新方向時,也要注意這些目標會否反而令老師失去方向,反而令通識一步步變成四不像。

作為專業的教師,與其一味執行教育局的提議或其他地區的潮流,不如細心想想究竟我們的年輕人有什麼需要。年輕人需要STEM,以致通識科也要趕上這快車嗎?筆者與舊校老師也談到究竟通識科的必修,會否搶走了他的課時,以致埋沒了香港科研人才。老師無奈地笑道:「真是有潛質、喜歡科學的學生,他們也是會選科學的。你那屆高考理科班的同學有些成績很好,最後很多在大學不也去了讀會計、商科嗎?」這是每中學20萬STEM資助、各科課程配合解決到的問題嗎?

 

(原題為〈「通識側重社科,不能貫通文理?」-什麼是通識科的科學教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