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有過這樣的教育制度,讓不成材的學生考第一

2016/3/24 — 14:31

聖保羅書院,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聖保羅書院,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那個不成材的學生是我。

四姊妹兄弟,我讀書最差,功課懶散,樣子呆鈍,最不討爸爸歡心。大姊和弟弟樣子聰明伶俐,考試名列前茅,最得爸媽疼錫。

由女校男生轉到聖保羅書院念中一,驚慄突變。周圍的同學說粗口,打架。每當小息時瑟縮一旁,也有個姓徐的同班惡少過來踢我上五吋下五吋。另一次,另一個惡少執着我的校服要打我,我掉頭往後一拳。回到班上才知道他的鼻血流了滿身,他囑我放學小心。第一年我很難專心學業,但不敢和家人說。

廣告

聖保羅是英文中學,除了中文中史,其餘科目都英語授課,歷史地理還好,math 和 science 就追不上。

聖保羅的成績表很特別,是六班統合排名次。中一那年,237 人我排第 118。中二略有起色,235 人排 82。中三課程可能因分科篩選而加深,亦可能同學們特別用功,223人我排140,大倒退,總算可以升上中四。

廣告

中四只有一班文科、兩班理科,排名 110 以下的都編入所謂 General 科,即是沒有文科的 English Literature,也沒有理科的 Advanced Math 和 Phy/Chem/Bi,代以 General Science,故名 General Class,我們戲稱為「將軍班」。

不能入理科,早是意料中事。連文科也擠不入,爸對我徹底失望。

我倒沒甚麼,免除了一切壓力,中四反而讀得特別輕鬆。三班97 人,我考了個第一。「將軍班」雖然是「次等」學生,但老師仍然對我們用心教導。文科、理科的同學也沒有看低我們,以前玩開的仍舊玩在一起。在這樣的環境之下,我中五繼續發力,順順利利升讀預科,兩年後行過對面街入港大。(Upper 6 A 課室在般含道,對正陸佑堂。)

「將軍班」表面上高不成低不就,其實是因材施教。不是EngLit/Phy/Chem/Bi 的料子,勉強不來。課程捨難取易,才不會連僅剩的學習意志也消磨掉。我和許多「將軍」同學,可能不是遲鈍,只是遲來的潛質未知幾時會來。我一個要好的同班「將軍」,沒有在香港念大學,後來在 Stanford 修讀完 MBA,成功出任廣告管理高層,是行內知名人物。

當年寬容的教育制度,功課不多,學校只有中期試和大考,公開評核試只有 O Level 和 A Level ,競爭是有的,但同學間卻從沒有感受過壓力。直至今天,我媽還記得,我每次考試溫書,都捱不到夜。我的口頭禪:「識唔識都好,我訓喇。」讀書,不是應該如此輕鬆的嗎?

那個年代,臨大學畢業之前,潮流興回中學母校請校長寫 testimonial。今天重讀夏永豪校長給我的評語,似乎註定我要吃廣告這行飯。

“He has a first-class brain which he uses well. He is an alert and quick worker. He had a very successful career through the school and can be highly recommended.”

不成材的學生成材,感謝聖保羅書院,感謝夏永豪校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