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有關教會這江湖,我說的其實是...

2015/12/2 — 13:25

曾經在網絡上寫過一點有關「江湖」的事:「江湖」這兩個字,沒有英文,沒有希伯來文,沒有希臘文。江湖,是中國人的事。所謂「江湖」,就是一個沒有戰爭卻充滿仇敵的世界(κόσμος)。江湖,在華人教會內發生。這不是說西方教會沒有發生。西方教會的江湖叫 church politics。church politics 是一件事。江湖卻是華人教會的本體。兩者的分別頗大的。

有關教會這江湖,我說的其實是......

教會這江湖,是一個堅持真理的地方。誰不堅持真理,誰不在真理裏,誰就沒有好結果。人們在江湖討論「福音」、「愛」、「公義」、「上帝」,誰不贊同這「福音」、「愛」、「公義」、「上帝」,誰就沒有「福音」、「愛」、「公義」、「上帝」。從此,任何人,在江湖內,無論是進是退,或左或右,贊成反對,批評或道歉,總會惹來其他「真理」的攻擊。如此,江湖同時是滿地花生殼的地方。

廣告

教會這江湖,滿街都是岳不羣。江湖是兵捉賊的遊戲 — 誰都恨惡岳不羣,誰都不願做岳不羣 — 因為岳不羣不是光明之子,而是「偽君子」。然而,問題的重點,其實不是因為有太多岳不羣,而是有太多令狐沖。教會這個江湖,每一個人都是令狐沖。當每一個人都是令狐沖,教會這江湖就好像《笑傲江湖 online》 一樣,令狐沖就不是令狐沖。

教會這江湖,是一個充滿光的世界。江湖內每一個人都(以為自己)是光明之子。正正因為每個人都是光明之子,每個人都是唯一的令狐沖,凡是與自己不同的,誰就因此成為了岳不羣。任何不是光明的,就是黑暗的。因為江湖是一個充滿光的地方,它同時是因此是一個黑暗的地方。正如聖經說:「光照在黑暗,黑暗卻不接受、不能勝過光」(約一5)。

廣告

在教會這江湖,如何證明自己不是岳不羣?沒有可能的。這是邏輯實證主義(logical positvism)的問題。沒有人能夠完全證實自己不是岳不羣,誰都不能逃脫成為偽君子的可能。誰批判偽君子,誰就同時有機會成為了另一個偽君子(包括本文作者)。因此,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 你不能攻擊,因為攻擊是不義的。你不能「不攻擊」,因為「不攻擊」就是「河蟹」、「退縮」、「不在真理裏」— 這就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十字架是江湖的審判。十字架是江湖的終結。耶穌與法利賽人的江湖只能在十字架上來一個了斷。耶穌以祂的死來終結這江湖。十字架是世人高傲自大的控訴。十字架顯明了世人其實都是岳不羣。或者說,因着十字架,我們「同時是令狐沖,同時是岳不羣」(simul lìnghúchōng et yuèbùqún)。

因此,有關教會這江湖,我說的其實是:

倘若教會只懂發現別人的岳不羣,教會就成了一個江湖。
倘若教會也能發現自己的岳不羣,江湖才能回復為教會。

耶穌說:「你裏頭的光若黑暗了,那黑暗是何等大呢。」(太6:23)



神學是粉紅色的秋 theologia autumnitas rosea est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