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有關 Kim Davis 事件的四個思考

2015/9/10 — 11:24

戴維斯周二步出監獄後,即獲現場約4,000人歡迎支持,部分人揮動著白色的十字架以示支持。圖片來源:Reuters 片段截圖

戴維斯周二步出監獄後,即獲現場約4,000人歡迎支持,部分人揮動著白色的十字架以示支持。圖片來源:Reuters 片段截圖

美國肯德基州政府公務員 Kim Davis 因為相信同性戀違反聖經教導,拒發結婚證書給同性戀者,因而被判入獄,事件越鬧越大。由於我所想到的幾個要點均好像沒有很多人談論,所以寫這短文分享一下。

一,私營與公營的分別

例如這幅圖便忽略了私營與公營的分別。因為圖中售貨員在商業機構裡工作,有些人或會認為未必不可,全視乎老板是否容許,就像美國某些基督徒老板不會在星期日營業,這是私營機構有可能享有的自由。就連商店拒絕與同性戀者做生意,在備受爭議的、於某幾個州份通過了的 Religious Freedom Restoration Act 下,這也可以是合法的。

廣告

二,宗教並不能只是基督教

廣告

在當代多元社會裡,談宗教是不能只提某一個宗教的。如果你認為宗教良心必須受到保障,你要同時捍衛其他宗教信徒的其他良心行動。否則,你只是利用多元的幌子,只顧自己地要求別人尊重你那一個宗教的規條,你根本沒有真心支持多元,你的社會願景還是很有問題。有關基督徒經常忽略多元性這點,我近日曾為文討論過,參〈道德、宗教、多元〉。

就第(一)和第(二)點,討論的人須認真思考和回應以下處境:假如有政府公務員因為其天主教信仰,拒發離婚證書給離婚人士,他/她可以堅持不辭職,被判有罪後聲稱為義受逼迫嗎?同理,印度教徒衛生檢查員可以因為其宗教信仰,拒發證書說售賣牛扒的餐廳衛生程度合格嗎?抑或你認為他不應該打這份工,或要求上司單單指派他去不售賣牛扒的餐廳?佛教徒警察可以因為其宗教信仰,與同僚執行任務時遇到生命危險但拒絕開槍、以致連累同僚受傷嗎?抑或你認為他不應該打這份工,轉去做文職?公立醫院裡的醫生可以因其耶證信仰拒絕替病人輸血嗎?抑或你認為他不應該打這份工,改去私營和願意尊重這意願的醫院裡工作?如果其他文化思想也能有宗教的地位的話,一位白人至上主義者的移民官員,可否聲稱他的良心不允許他批發外族人移民入境的證件?抑或你認為他不應該打這份工?

三,侵犯和受牽連的性質

要避免把不同性質的事件捆绑在一起。在以下幾個事件裡,侵犯別人權利與影響社會的程度和性質是不相同的:
1. 政府闖入教堂,拘捕發表反同言論的牧者;於是基督徒聲稱受逼害。(近日的強拆十架比較接近這類。)
2. 有同志組織闖入基督徒開辦的書店,要求售賣同志刊物;於是基督徒聲稱受逼害。
3. 基督徒在私營機構裡工作時,拒絕向同性戀者提供服務,受到壓力;於是基督徒聲稱受逼害。
4. 基督徒在公營機構裡工作時,拒絕向同性戀者提供服務,受到壓力;於是基督徒聲稱受逼害。
即使退一萬步,你認為這四個情況全都能合理地聲稱基督徒受逼害,你仍能夠看出其中的權利侵犯和對社會的影響程度是不相同的吧。

四,這是更廣闊的神學和倫理問題

很多基督徒喜歡把 Kim Davis 這類事件說成宗教人士在社會受到壓逼。上述(一)、(二)、(三)均針對這類想法提供疏理。但這更應該是一個神學和倫理問題:為甚麼某些事基督徒才聲稱要行使良心自由,另一些基督教裡的倫理教導他們卻又不同樣地行使良心自由?就像我上面提出過的例子,假如你認為離婚是違反神旨意的,假如你是相關政府部門的公務員,你也應該拒發離婚證書給離婚人士。如果基督徒只認為 Kim Davis 做得對,但卻又容許基督徒公務員批發離婚證書給離婚人士,他們的神學和倫理思想就極有問題。留意,這類神學和倫理問題並不單單是,為甚麼反同要被提升到如此獨特重要的地位,更重要的是,基督徒憑甚麼判斷某些(他所認為的)聖經教導需要堅持到因良心入獄也在所不惜,但某些(他所認為的)聖經教導卻不需要如此堅持?

以上四點經常在「捍衛宗教良心自由」的流行教會論述裡被遺忘,但認真思考倫理原則的人,必須留意。

後記:從道理看,本文論點並不會因為社會對待基督徒不公平而有所改變, 但如果有人想用拒絕主持婚禮的美國法官來跟 Kim Davis 作比較,他們可以看看這篇文章,那裡指出兩件事的性質有分別:〈拒發結婚證書的 Davis 與拒絕主持婚禮的法官 Parker 有何分別?〉 另外,剛看到,Baptist News Global 也有文章提及類似我上面所說的多元宗教(或宗派)下如何理解宗教良心自由的問題。參 Kim Davis, religious liberty, and why many Christians are getting it wrong

 

 

原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