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木棉飄絮

2015/3/15 — 18:38

圖:wikipedia

圖:wikipedia

又到木棉樹開花,又有區議員要求摘花防結絮,今年還用到「絕育」的字眼,惹起一片謾罵。可是棉絮的確是致敏原,有機會影響一些居民,戴口罩不一定能夠解決問題,有些敏感需要戴眼鏡罩,一些朋友甚至是對棉絮皮膚敏感。

我反對斬樹,但如何在保護樹木的同時,照顧受影響居民的需要?

被批評的木棉樹不是天生,是人工栽種的,市區植樹本應小心選擇。在美國新墨西哥州城市Albuquerque曾經有六歲小孩因為對動物園裏的杜松樹敏感去 世,這些樹是市政府種的,家人成功控告政府。Albuquerque後來下令禁止種植杜松樹、柏樹、構樹等有機會引起敏感的樹種,就算私人花園為免影響社 區,也不能種。

廣告

樹木專家因而設計出Plant-Allergy scale植物致敏程度表,把有機會導致敏感的植物分為一至十級,建議在學校等範圍,種植第一級完全不會引起敏感的樹種。推動allergy-free gardening(無敏感園藝)的專家Thomas Ogren批評很多種樹機構說沒事可做,或者甚麼都不該做,是無知,也沒有正視數以百萬計的成人和小孩的健康問題。

廣告

香港經常種錯樹,最早年是馬尾松。一八七一年英國林務官Charles Ford來港負責在郊區植林,當時選擇本土的馬尾松,由本地工人背竹籮上山採種,苗圃育苗後再移種上山,馬尾松可以生長於寸草不生的山嶺,可是大量種植 很容易出現蟲害:一八九四年蟲害成災,人手捕蟲達三十六噸!一九五○年政府廣泛使用殺蟲劑,可是八十年代依然發生大規模蟲害,馬尾松終於消失。

就算當時選對樹種,但也要跟進管理。二十年代香港引入耐旱、生命力強的台灣相思,三至五年便可長高到四米,香港原生樹可能要十至二十年,日戰後香港急需建 築材料和燃料,因此政府大量種植相思。由於是外來樹種,鳥類昆蟲都不喜歡,影響生態,相思是很好的先鋒樹,但應慢慢換上本地樹種,令生物多元化。

近年政府終於不得不正視:台灣相思樹在香港只有大約四十年壽命,開始「夠鐘」。二○一○年一棵位於黃大仙鳳舞街斜坡的相思樹倒塌,壓毀兩輛途經的士。當時 的發展局局長林鄭月娥書面答覆立法局議員,透露位於人流高或車流高的地點,全港一共約有十四萬七千棵台灣相思。漁護署、地政署等等都開始修剪或改種,但以 這數目之大,肯定需時。

香港還有更根本的政策問題:現在規定斬一棵樹,必須要種回同樣「胸徑」(人胸口高的樹徑)的樹。但舉例一塊地種了一百棵樹苗,十年後可能只能容許五十棵樹 繼續長大,那多出來的樹可以移種在哪裏?園景師古兆奉說:「種苗時往往會多種,除了因為即時景觀,也要考慮存活率,但樹長大要繼續保養管理,現時做法是注定樹木長大後擠在一起,種甚麼都不健康。」樹與樹之間,樹幹最好有五米距離,但我和古兆奉一起坐車,馬路邊不少相思樹擠得東歪西倒,連兩米距離也沒有,能撐四 十年樹齡?

說回木棉,北大嶼山公路、沙頭角公路都有大量木棉,在郊外馬路邊是漂亮的風景,近年投訴的是上水、黃大仙近民居的,尤其人口老化,也許一些長者更容易氣管不適。有報章便曾經報導九龍城一位長者患有肺氣腫,女兒孫女都患有哮喘,妻子更因哮喘去世。他家附近有十四棵木棉樹,棉絮飄散四至六星期,都會不舒服,甚至需要入醫院吸氧氣,由於他肺功能只得五成,醫生亦不建議載口罩。

不少朋友揚言人類需要和大自然共存,這很重要,然而也不能否認人類的需要。香港近年不少人修讀Permaculture課程,創辦人之一的Bill Mollison早年曾經策劃大量環保示威活動,四十歲那年才決定改由教育入手。他提出三個原則:earth care、human care、fair share。照顧地球,也得照顧人類,讓人人都可以得到食物、居住的空間、發展自我並事喜歡的工作──因為人類不快樂,不可能有意願去照顧其他生物。照顧地球,等於照顧人類,照顧人類,也等於照顧地球,兩者是分不開的。

可是人類需索好多!所以第三點fair share 公平共享很重要,滿足基本生活需要後,任何多出來的資源、金錢、時間、能力,都可以去照顧其他人和生物。城市裡的確有居民是受棉絮影響,但與其摘花殺樹,能否為這些受影響的居民提供健康活動、額外醫療券、更多上門家居清潔服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