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未審先判還少嗎?

2017/12/3 — 18:53

資料圖片:陶傑(Facebook 圖片)

資料圖片:陶傑(Facebook 圖片)

【文:李德成 公開大學電腦系副教授】

未審先判和公道自在人心有甚麼分別?如果你細想,根本沒有分別,根本是同一件事的美稱和惡稱,都是在未有真憑實據時依着有限的事實或傳聞而作出判斷。通常我們對樂於接受的判斷叫公道自在人心,對不合意的判斷叫未審先判。

未審先判或是公道自在人心的判斷其實我們天天都做,遠的有六四屠城,近的有陶傑疑似偷情。六四屠城之所以要未審先判,是因為掌握權力的人不單要掩飾真相,而且更把要揭發真相的人都關進牢房,因此推斷共產黨真的有在六四屠殺平民就成為公道自在人心的判斷,而不是未審先判。

廣告

才子陶傑的疑似偷情事件,放在我們眼前,只有關於才子和女伴現身於時鐘酒店前,於發現記者後,以厠紙纏面,就此而已。沒有捉姦在床的照片,但筆者卻的確未審先判的斷定才子偷情。當然,才子能有如此高招應付記者,的確印証了才子之名不是浪得虛名的。

筆者粗略估計,我每日作出未審先判的事起碼有三件,例如我認定袁國強是出於政治考慮而作出對雙學三子的刑期覆核,認定中聯辦有干預香港選舉。這些,我都沒有証據,但我就是信了,都是未審先判,又或是公道自在人心。

廣告

早前令人撲朔迷離的林子建事件,從一開始指責是共產黨暴行,到之後把矛頭指向林本人,其實都是未審先判。

未審先判,可以說是古已有之,但於今為烈,主要因為有網絡的推波助瀾。在沒有網絡的年代,能發起大規模的未審先判就只有少數擁有公權力者,如政府,傳媒等。而更有甚者,政府、傳媒可以封殺被公審主角的回應,令被公審者無辯白的途徑。但在網絡年代,卻變得人人都可以發起一場網絡公審,而被公審者,也有權在總絡上回應,而不像從前的可以被封殺。如最近的雙黃分裂,雙方都在網上公審對方,沒有誰被封殺到口不能言。

即如現在鬧得沸沸揚揚的性侵事件,被指性侵的教練是自己選擇沉默,而不是受到封殺而不能回應。才子看不過眼一個俱俱運動員可以發動一場網絡公審,於是他自己發動一場對女事主的網絡公審。如果說教練是被未審先判,那麼女運動員不也是被才子和他的支持者未審先判了。

因此,在面書上對任何人作出指控,其實也要承擔一定的代價,而不是才子所說的毫無代價,而正正因為指控者要承擔代價,我們更不能漠視指控者的提控。

才子以網絡公審去反對網絡公審,又一次証明才子不愧是才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