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通識科內行人的聲音

2016/8/23 — 10:56

近幾年,通識科面對太多通識外行人對通識科的負面意見。外行的意思,是指通識行業以外的一些議員、家長、作家、或者傳媒。他們很容易呈兩極狀態︰要麼通識科就是另一種奴化教育,要麼通識科就是製造革命份子。當然,他們有權利去批評通識科。不過,事實是,他們干擾了通識科內部的自我完善,是按著實際情況、師生狀態、教育環境等脈絡的討論。不幸的是,大部份通識有心人的心力都花在解釋「通識不會煽動學生佔中」、「通識評分不會受政治立場影響」等內行人覺得不是十分重要的問題。

最近,我們教育工作關注組出版了《守住這一代的思考︰給公民社會的通識科》,就希望完整地呈現內行人對這科的思考。無可否認,這本書也花了不少篇幅去回應外行人的批評。正面的說,這是作為教師專業對社會大眾解釋的責任。不過,更多的關注點卻是有待我們回應的。

年輕教師的前途問題

廣告

張往老師在書中述說自己當教學助理的故事。即使他完全符合教師資格,但最初被安排為老師買奶茶,做沉悶的「預備」工作,這折射了一群投身通識科教學的畢業生,正面對什麼困局。有心,但可能沒有工作職位,有,也是一個不完整的教學職位。更令人擔心的是,由於職位的關係(部份當然是因為學校的背景)當這些「老師」讓學生去認識一些重要議題,如六四時,也會備受打壓。

我們在說要培養學生獨立思考、批判思維的時候,我們有沒有考慮他們的老師有沒有足夠的空間和自主性去開拓這種可能?當他們都朝不保夕,或者為生存苦苦掙扎,沒有足夠的賦權時,要通識科達致其理想,情況並不樂觀。

廣告

通識科考試和通識理想的張力

我們相信,作為通識科教師,對通識科考試是其中一個最有資格評論的持份者。一方面,他有專業的知識去判斷考核的內容是否具足夠的學術水平。第二、他最清楚知道考試如何影響實際的教學。這就是滿口子通識理想的外行人難以理解的地方。我們未必要否定理想的談論,我們就覺得可以借鏡法國的哲學考試,將通識考試成為全民參與討論的機會,而不只是聚焦「有沒有政治題」。

我們也認為通識科考試能推動師生去關注社會議題,將通識科跳出教科書的既定框框。這都是理想的一面。但是,通識科的考試有時流於格式化、試卷二廷伸回應題試題深度不一、試卷一資料回應題不鼓勵死讀書卻變成不用讀書,重闡釋變成了懲罰寫字慢的學生,都是「內行人」關心的問題。大眾未必理解,但莘莘學子和教師卻在這種環境去實現他們心目中的「通識理想」。

第三、這一代的思考是什麼?

這本書雖名命為「守住這一代的思考」,但何謂這一代的思考,卻是可堪玩味。在反國教運動高呼「不要洗腦教育」,有一種對強權壓迫的否定,但肯定了什麼,卻不算清楚。這一代是誰,他們怎樣思考?他們持守什麼價值?他們和上一代和下一代有什麼關係?

在書中潘詠詩老師提到與學生談退休保障,學生竟提議將老人安樂死。少年話語,教育工作者聽多不怪。但這也反映「這一代」(大概是指現在的高中生吧)的潛意識和特徵︰思考沒有脈絡,没有歷史,沒有他人,沒有感情,沒有判斷的沉重感,沒有實際面對被他「思考」的人。

這些判語當然很重,也不可能是一普遍週全的對「這一代」的描述。但如果要守住我們這一代的思考,就要重新講清楚,或者展示,該如何思考。合符邏輯的、合符香港/中國現況的,能使用概念的……這都是評卷參考常見的「標準」」。

但我們作為內行人,看到的是真正的、有血有肉的青年人,他們對社會現況的迷惘,他們那種不耐煩和燥動,或者無能為力、想一走了之的犬儒,這才是我們教育工作者真正面對的問題。我們自己有如何去在當下作真正之思,為自己和我們的社會去找尋出路?我們如何說服我們的年輕人,說理、討論是重要而且可以改變世界、至少改變我們自己?時代如果要通識科擔負起這個責任,它當然就有守住這一代的思考的使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