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本土研究社也曾被拒寄書 順豐審查的邊界是無法掌握的

2019/1/19 — 15:25

資料圖片:順豐台灣

資料圖片:順豐台灣

其實順豐審查出版書籍,我所知已經有一段日子。去年初我們試過透過順豐寄我們的出版物給訂閱者,收貨時問我們是什麼貨物,我們答是書籍,然後他再追問是什麼書,需要打開箱子來看。箱子拿出了我們本土研究社的《棕跡》,負責人翻了一翻,問過主管,就跟我們說他們不寄書。所以我可以相當肯定,順豐他是對出版進行內容審查,之後才決定是否寄運的,至少當時是這樣。

如果說二十世紀的社會控制手段是靠行為禁制,廿一世紀就是透過斷線 (disconnection) 的技術,讓你在日常龐大的訊息流間,繼續說話但無法聽見,依然存在但無法看見,努力說理但無法被理解,而關鍵在於日常文化傳播及物流技術的高度壟斷。順豐絕對有能力可以做到這種操控,亦已是進行式。

連《棕跡》一本談及理想城市政策的書都不能寄,就可見順豐審查的邊界是無法掌握的。

廣告

或就如台灣學者吳介民所引述美國學者Perry Link形容為面對一條「巨蟒」的心理機制:「懸掛在人們頭頂的監控與埋伏」,召喚出內在恐懼,導致自我審查,自動調整行為。這是比關你坐監獄更加可怖,因你不僅不知道已身處龐大的監牢,而且根本無從得知誰已被封鎖在牢獄中,或者以為限制無處不在而自我設限,漸漸接受一個處處受限的世界而不自覺。

(標題為編輯所擬)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