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本地的教育制度

2018/8/28 — 13:12

文憑試試場(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文憑試試場(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文:尹樂希(香港中文大學哲學系三年級)】

香港的教育制度一直為人詬病,學童需面對種競爭,以及社會的期望,難免會令他們有一定的壓力。香港撒瑪利亞防止自殺會的一項調查發現,多達 93% 受訪兒童及青少年因學習壓力或煩惱受不同程度的情緒困擾。根據財政預算案,教育是政府每年的最大開支,可見政府一直致力改善香港的教育,為兒童及少年提供一個良好的學習環境。然而,要衡量在教育層面上,社會究竟做了多少,效益究竟有多大,值得大家深思。

面對學童患有情緒病、長期處於焦慮狀態、甚至自殺的個案不斷上升,官方承認問題值得正視,而教育局在中、小學分階段推出不同計畫以協助學生,例如「成長的天空計劃」旨在與小學作一個先導計劃,以提高學生的抗逆能力,學習情緒控制;在高中則支援學校推行「生涯規劃」,進行更深入的自我認識和事業探索,以把握升學和職場上的機遇。然而,外界一直認為教育制度才是學生的壓力源頭,但教育局卻不願撤回民間認為為小學生帶來很大壓力的 TSA,看似政府其實對教育制度對兒童的心理發展沒有全面的盤算。的而且確,教育制度或許不是學生壓力的唯一來源,但在香港,當學生從小到大都處於一個「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環境下,習慣了以考試為中心的學習模式,究竟這是真正的學習,還是只是一場永恆的追逐遊戲呢?

廣告

在抱怨香港教育制度有問題的同時,請大家亦思考一個問題:雖然社會上有聲音認為「條條大路通羅馬」,讀書沒有天份的學生可以發展其他潛能,同樣也可以在社會立足;實際上,香港又能夠為這些人提供多少支援呢?以體育發展為例,雖然很多人都支持政府培養更多運動人才,但香港體育政策仍然有明顯的缺陷。眾所周知,香港在體育資源上的調配可謂捉襟見肘,政府採取消極回應式的做法,在運動員有需要時才給予幫助,例如以短期的資助去應付青訓恆常性的開支,不但發揮不到預期的效果,而且若果只得一次性或兩至三年的撥款,運動員尚未成材,計劃便告吹了。如此短視的措施只是為了,敷衍了事,根本就不是以培養年輕人才為目標,更遑論長遠鼓勵兒童及青少年發展各自的優勢。

再者,近數十年間,大眾開始正視教育制度被扭曲的問題,但社會仍然存有「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成見。大至國際企業,小至本地公司,入職要求往往都要有大專學歷;但每年只有平均約百分之三十三至三十六的考生獲聯招取錄,而副學士或其他文憑課程雖然已經被列入政府認可的資歷架構中,但奈何仍不獲僱主認受。最後,本來希望用作解決升學樽頸的學位變成一個個泡沫,反而令學生在準備公開試中承受更大壓力。筆者也在高中時期看過數位朋友因背負著自己、家人、甚至社會的期望,為了「一張沙紙」,壓力大得確診抑鬱症,需要通過藥物和輔導治療。在社會嚴重定型下,成功直接與成績和大學掛勾,大眾更因太看重考試分數而忽略了學童的全人發展和精神健康。

廣告

芬蘭教育連年位居全球之首,其中一個原因是為當地強調不用競爭刺激品質。本著「不讓一個人落後」的理念,教育部分配資源以協助學習緩慢的學生,而其主題式課程提供職業培訓和正規課題給學生選擇,讓他們尋找自己的定位。反觀香港,現今社會一直希望培養出一班「讀得又玩得」的多元人才,但究竟香港有沒有足夠資源去發展學生的潛能?歸根究底,香港希望培養的是一個又一個的讀書機器,還是身心健康的通才呢? 

Child Rights Change Maker 計劃

救助兒童會 CRC Maker(Child Rights Change Maker)計劃由一群關注兒童權利的大學生組成。透過研究和文章發佈,每位CRC Maker成員發表個人對兒童權利的意見和想法。我們明白到要倡議兒童事務,必需有年輕的聲音融入我們的工作當中。CRC Maker成員由其關切的議題出發,根據親身的經歷、自行搜集的資料,再進行分析和書寫每篇文章。每份心血都是他們往後立足兒童事務的一步一腳印。CRC Maker 成員代表的,不是本會或這個計劃,而是匯集香港兒童的心聲。我們嘗試了解他們的想法,和他們互相學習和進步,一起倡議兒童權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