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本城沒陽光

2016/3/17 — 21:15

資料圖片(圖片來源:Earriwoda @ wikipedia)

資料圖片(圖片來源:Earriwoda @ wikipedia)

【文:belle】

「歡迎收睇,六點鐘新聞報道。本港已連續三日沒有陽光,是史上錄得最長「零」紫外線指數紀錄。」

我經過會所中央的電視機,推門進入自修室。

廣告

「三日啦,三日都是漆黑一片。」我輕嘆一句。

「是呀,沒有陽光也顯得特別冷。」 

廣告

今晚我和張申然如常在自修室渡過,已經忘了是第幾個晚上。「你冷嗎?」申然準備脫下他身上的外套。

「不用了,你也冷,明天是第一科dse,非常重要,別著涼。」我輕聲說,雖然晚上的自修室只剩下我們兩個。

「想不到終於捱到了這個時刻,一個星期後,就可以終止多年的痛苦。」他一臉稚氣微笑著說。

「我很害怕,害怕考得不好,把媽給氣死了。」我放下手裡的筆,「有時候很諷刺,我很希望時間停留在此,因為一旦考完了,我們必須向事實低頭,向成績低頭,向社會低頭。以往每天起床就開始安排溫習、補習時間,一旦完了,好像人生的意義都完了。」眼前的字開始濛糊不清,但我還是強忍著淚水。

「明天的事總有明天擔當,我們先顧眼前。我總覺得我們每一個經歷,都是上帝的意思。雖然我不是信徒,但我總覺得這個世界中有主宰,每段經歷都會引領我們到下段經歷,這是生活,也是緣份。」我終於忍不住在眼眶中的淚水,任由他們像雨般落下。

「還記得班長以前總是笑面迎人,在我們特別家長眼中,是一等一的模範生。直至他輕生前,沒有任何人意識到他情緒如此低落。」他吸一口氣,繼續說:「我不會怪他,沒有人可以理解情緒病患者的苦況,人們不會明白明天會更好的安慰說話,對他們毫無幫助。我們唯一可以做就是陪著他們,讓他們不感到孤單,讓他們暫時遠離負面的情緒。時間是最好的藥,時間一過他們也會好了。」他雙眼通紅地看著我。

「世界真的很大,要成為別人眼中的成功人士很難,40歲前有車有樓有孩子,就代表人生贏家?生活幸福美滿?」我擦乾眼淚,將書本蓋上。 

「沒有陽光不叫人害怕,真正讓人害怕的是看不見希望。能幹的政客會製造假希望,但無能的政客只可將真相呈現在人們眼前,那就是絕望。」他垂下頭,「政客要鞏固政權,必先要知道人們需要甚麼,與其要了解人們需要甚麼,不要告訴他們需要甚麼。」

我微笑點點頭,「不就是嗎,有車有樓成為優質的中產人士,這人生贏家的定義,都是他們告訴我們。人生若果只可活一次,那我們為什麼要活在別人的生活裡?」

「逆主流不容易,一個人的力量很小,別人的評語,冷嘲熱諷還是影響著我們每一個決定。難道你完全不介意別人對你的看法?」他徐徐站起,將書本整齊地放入袋中,「今晚有點累了,早點走吧。」

我們離開會所後,就分道揚鑣,一個往東座,另一個往西座。我轉身看著他漸漸消失的身影,心中不禁戚戚焉,今晚的申然有點不同,與本城一樣缺乏陽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