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杏林覺醒就醫委會改革「4-2+2方案」之聲明

2016/4/20 — 14:35

政府上年尾演習測試政府應對諾如病毒爆發的能力(資料圖片)

政府上年尾演習測試政府應對諾如病毒爆發的能力(資料圖片)

【文:杏林覺醒】

【杏林覺醒就《2016年醫生註冊(修訂)條例草案》最新修訂(即4-2+2方案)之聲明】

香港特區政府(下稱港府)食物衞生局(下稱局方)吸納張宇人議員建議,較早前提出「4+0」方案,即增加四名由特區行政長官(下稱特首)委任之醫務委員會(下稱醫委會)業外委員 【1】。港府企圖藉委任委員多於選舉委員之優勢,放寬海外醫生來港執業的標準 。方案一出,隨即引起本港市民及業界強烈反對,多位顧及本港市民福祉及醫療質素的議員更表示不支持「4+0」方案。局方因市民及業界反彈,繼而提出「4-2+2」方案【2】,即為:

廣告

1. 增加四名由特首委任之業外委員,該四名新增業外委員應來自代表病人權益和消費權益的界別。先由界別提名,再由特首委任;

2. 將醫學專科學院(Hong Kong Academy of Medicine, 下稱醫專)兩名醫委會代表由原先的特首委任改為「選舉產生」。兩名醫委會醫專代表只限由 6位醫專幹事會成員(HKAM Officers)丶15位醫專學院主席(HKAM College Presidents)及5位醫專選舉委員(HKAM Elected Council Members),共26人內部互選產生,無須由特首委任。

杏林覺醒就「4-2+2」方案有以下回應:

廣告

1. 杏林覺醒不接納由港府所提出之「4-2+2」方案。此等「選舉辦法」乃功能組別中的功能組別、小圈子中的小圈子、特權中的特權。

2. 局方聲稱此方案附合 1:1 平衡之原則,即一半由特首委任,一半由選舉產生。官員表面上扮讓步,實為形式上取消特首蓋印的步驟,醫委會醫專代表仍然用同樣的「小圈子選舉辦法」產生。因選民基礎太小(只有26名醫專委員會成員), 故政府極容易操控選舉結果,而兩席醫委會醫專代表將會淪為政治交易的籌碼。整個所謂「新方案」根本是換湯不換藥,朝三暮四,愚弄醫學界及市民大眾。

3. 醫專本身為一個獨立的學術組織,但在這次「4-2+2 」鬧劇中,醫專慘被變成了食衞局的代罪羔羊。「小圈子選舉辦法」產生出來的兩位醫委會醫專代表亦因此無辜背負小圈子選舉之原罪,將被冠上「政府喉舌」及「出賣市民業界」之污名而無顏面對醫學界之同僚及港大市民。 此方案對醫專極不公允,陷各位醫專業界翹楚於不義。

4. 如果局方有誠意提出修訂,應該擴大兩𥱊醫委會醫專代表之選民基礎,藉以增加其代表性及公信力。而醫專亦應順從民意,接納由業內選民,以公平公開的民主投票形式選出兩名醫委會醫專代表。

5. 本港市民尤其關心醫委會的紀律聆訊時間過長,效率奇低之問題。但引致上述問題之原因繁多,如場地丶司法程序及人手等【3】,我們認為無論「4+0」方案或其他相關的衍生方案,正如前立法局議員梁智鴻醫生於醫委會改革論壇所述,都未必能夠加快醫委會的聆訊速度。短時間推出「和稀泥」的方法改變醫委會的基本架構,將永久損害醫生和香港市民的長遠利益。

6. 政府一再堅持特首委任四個新增非業界成員,前事不忘,以政府近幾年在不同委員會的表現,用人唯親的陰影揮之不去。假若政府以為特首委任成員去控制醫委員會, 以達成醫委員會唯命是從之目的,那麼將來全香港醫生也無法推翻他們認為捐害香港市民的醫療政策,後果不堪設想。我們要求四個新增非業界成員需要由病人組織中以直選方式產生。

杏林覺醒一向非常歡迎醫委會改革,也擁抱改革,面對增加業外人士比例的建議,讓社會公眾和醫生共同監察和維持醫療專業水平,我們其實非常歡迎。這對改善醫委會的公信力有幫助,長遠對業界或者整體社會都利多於弊【4】。

本組織已前後與局方就醫委改革會面共三次之多,提出抗議,並闡述訴求。但事到如今,局方仍一意孤行,以新的「4-2+2」方案達致假的 1:1平衡,企圖蒙蔽市民及欺騙醫學界同僚,名為改革,實為操控醫委會, 為降低海外醫生來港門檻鋪路。

如局方欲達致多方共贏之局,應盡快重新向全港市民和醫學界諮詢,切實針對醫委員會效率不足的問題,甚至將市民和病人最關心的紀律聆訊的改革分開處理,這才是急市民所急的「特事特辦」。

 

附註

【1】詳見立法會參考資料摘要檔案編號:FHCR1/F/3261/92, 9(2)(i)

【2】詳見立法會文件檔案編號:CB(2)1317/15-16(01)

【3】詳見關注香港醫委會(MCHK)2016改革Facebook 專頁

【4】黃任匡:名為醫委會改革的郵包炸彈;明報觀點版 2016/3/30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