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東北收地困擾廿年 馬屎埔陳伯:我要一個公正 尚一點希望都會繼續抗爭

2019/1/28 — 15:44

發展局局長黃偉綸上周五(25日)到北區區議會與議員舉行閉門會議,有三十多名來自粉嶺馬屎埔村及石湖新村的居民到場請願,促請當局承諾「先安置,後動工」,又邀請黃偉綸親身入村視察,了解現時居民受前期工程影響的生活環境。

黃偉綸和居民代表及區議員劉其烽握過手,又接了請願信,合照一張,前後不足3分鐘,就匆匆步入北區政府合署開會。

其後大部分請願人士陸陸續續散去,剩下陳伯一人繼續等。他說要等待黃偉綸出來,當面向他再表達訴求。

廣告

陳伯全名陳基裘,今年72歲,他在馬屎埔種田已逾三十年。陳伯解釋,走出來請願,不只是因為他家旁邊的地盤已偷步施工,令他終日受噪音、塵埃所困擾;也不只是在去年5月公佈的「特惠補償及安置擬議加強措施」(俗稱「510方案」)下,他擔心除了2000多元搬遷津貼外就一無所有;而更加是因為他自20年前,即新界東北規劃醞釀初期,就已不斷受收地問題所困擾 —「我只是要一個公正的解決。」

廣告

90年代末地產商始囤地 派人滋擾、對簿公堂

陳伯憶述,1998年,他首次聽聞當時的業主陳招賢要收地,要求他遷出。他拒絕,就開始有人不時來滋擾,試過剪爛陳伯家裡的門鎖,又恐嚇他:「你無得同我們鬥」。至2000年,業主入稟土地審裁處要求收地,當時沒有律師代表的陳伯,就自己動手準備法律文件,親身在庭上抗辯,陳伯被土裁處判敗訴。

陳伯其後不服判決,上訴至區域法院。區域法院於2003年判陳伯上訴得直,理由是土裁處錯誤以差餉物業估價署申請發出「處所主要用途證明書」,作為信納土地用作住宅而非農業用途的確鑿證據(conclusive evidence),因此區域法院裁定,土裁處在裁定業主可按照《業主與租客(綜合)條例》第四部分向租客發出「終止通知書」要求收地的決定,亦屬不當,將案件發還土裁處重審。

不過陳伯透露,每次業主敗訴,他們將農田轉移到另一家公司的名下,然後新業主又會釘著他不放。陳伯記得,自己一共被三個業主入稟收地,分別是陳招賢、綠野田園有限公司及恒基兆業的旗下的祺星有限公司,透過這「左手交右手」的方法,針對他的收地官司,斷斷續續持續了共10年至久。

而陳伯的案件最終於2010年,在祺星主動撤銷訴訟下完結。翻查以往報道,案件於2010年6月在區域法院審理時,祺星突然以發現土地原屬農地用途,而非一直以為的住宅用地為由,申請撤銷訴訟,但強調並非與陳基裘和解,並會於稍後時間再循其他方式入稟收地。而祺星有限公司,正是現時在陳伯家附近已收了不少農地的地產商。

陳伯說,自己是個「無文化」的人,寫一頁法律理據,動輒花上兩三天,加上為著官司事宜心緒不寧,多年來經常失眠,賴以維生的農田也無心機打理。

鄰地偷步施工 居民家無寧日

不過安寧日子並不長久。在2007年,政府刊憲收地。加上政府在2013年宣布推出「四萬呎原址換地」【註】措施,令陳伯飽受附近地盤「偷步」進行工程的困擾。陳伯形容,地盤和他的家距離不夠5米,工程造成的聲響和塵土對生活造成很大滋擾,有時甚至會截斷家中水電供應,「有老人家話,坐喺屋企張梳化,都感覺到成個人都震。小朋友做功課,支筆都震到跌落地。」

陳伯指,2014年時曾有地政署人員為他進行人口登記,惟至上年進行覆核時,政府再要求他提供過去住址證明等文件,以證他的居住年期,以安排賠償及安置。陳伯憂慮,如果他交不出證明文件,他就只能獲得2000多元的搬遷津貼,他曾經在不同場合詢問官員會如何處理自己的個案,均未獲正面答覆。

已堅持二十年的陳伯說,其實自己的訴求合情合理,只不過是希望能獲得合理賠償和安置。他揚言「仲有一點希望我都會繼續抗爭」,「社會唔公平嘅嘢好多,係視乎你夠唔夠膽爭取。」

陳基裘

陳基裘

————

【註】發展局於2013年公佈《古洞北和粉嶺北新發展區契約修訂申請》,提出只要發展商在新界東北發展區已規劃為私人發展的土地範圍內,擁有四萬呎或以上相連土地的業權,則可以向政府提出更改土地用途以作私人發展。此項政策經常被團體及村民批評,等同政府借發展商之手加快收地程序,同時發展商亦無須按政府水平賠償居民損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