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林超英:用者自付、發債融資建三跑是煙幕 最終由香港人承擔

2015/9/9 — 12:20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航空發展與機場三跑道系統諮詢委員會昨召開首次會議,有委員指機管局正考慮發售伊斯蘭債券等集資模式,而委員亦同意融資安排以「共同承擔、用者自付」作為原則。但前天文台長林超英今早於電台節目回應,機場是公共設施,應由公帑來維持運作,故「用者自付」的原則不可百份百應用在三跑建設上。他又質疑,「借債要還錢,那時錢是誰付呢?」他認為,用者自付和發債都只是煙幕,說到尾也是要由香港人還錢。

天文台前台長、中文大學地理與資源管理學系客座教授林超英於電台節目中表示,機場是香港人的公共設施,應由香港人透過政府來用公帑來維持。他認為,公共設施應由政府百份百出錢。他指,「用者自付」是管治的基本哲學問題,他舉例指,如消防員救火、警察查案,也要市民「付錢給他們查案嗎?」

林超英又指,「借債要還錢,那時錢是誰付呢?」,所以市民不可本末倒置,因為「債都要還的」,說到尾也是港人要還。而機場是香港人的共同資產,若最後機管局還不到錢,就可以讓人「收咗機場去?」

廣告

對於有指若借債後,機場航班升降增多,收入多了就可用作還錢的說法,林超英指,他曾分析過去十多年機管局的盈利,真正的盈餘只有200億元,但這是因為機管局壓縮了不少基建,才會有盈餘。他指,機管局的實際盈利能力只有20億。他問,若借了1000億,要還多少年才可還清?

林超英又重申反對興建三跑的理由,他指香港機場失去競爭力,不是因為跑道足夠與否的問題,而是前兩任機管局行政總裁,壓縮了一些基建,應該建客運大樓、候機大樓和輸送帶,最後也沒興建,所以現在登機橋和乘客比例,比新加坡低得多,結果引致很多航班延誤。他指,「我們競爭力輸,不是輸在跑道,而要輸在登機橋」。若登機橋問題未解決,就興建跑道,是錯誤的方法。

廣告

機管局早前向行會提出的三跑融資方案,除了在2014/15年度起不向政府派息,亦考慮發債和計劃徵收180元機場建設費。張炳良昨在諮詢委員會後表示,機管局願意調低建設費,而委員於會上同意機管局提出融資安排是以「共同承擔、用者自付」為原則,但收費水平須是乘客可接受範圍。《明報》引述有出席會議的委員透露,若調低機場建設費,便須同時加大市場發債的額度,機管局在會上提出4大舉債模式,除銀行借貸、機構債券,亦有以公眾為發售對象的零售債券和伊斯蘭債券。

《星島日報》引述消息指,留意到當局早前兩度發行伊斯蘭債券均廣受好評,故將它納入為最新融資選項目。消息又指,因零售債券的息率相對較高,可令市民感受到分享到建設三跑的成果,但融資「成本」會是各渠道中最高,機管局需為此「包底」。消息人士指,發行零售債券是「益街坊」的融資安排,「由於市民未來需要支付機場建設費,若可透過其他渠道收回一些股息,可以預取受惠,相信也會順氣一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