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林鄭月娥,不要成為殺人兇手的千古罪人

2019/7/5 — 15:42

6.16遊行 市民自發摺紙花贈悼念人士

6.16遊行 市民自發摺紙花贈悼念人士

第一個對社會自殺現象進行硏究和提出理論解釋的社會學家是三大巨匠之一的涂爾幹(Emile Durkheim),他的「自殺論」指出自殺可分為三大類:一、利己型(Egoistic Suicide),二、利他型自殺(Altruistic Suicide),三、失範型自殺(Anomic Suicide)。

第一類型是社會整合程度(Social Integration)過弱時所産生的現象,自殺者感覺自己被孤立、疏遠,因而厭世,極端者如藝術家、教徒會認為生命只屬於自己,與人無尤,所以選擇結束自己生命,以為對自己最有利。

第二類型是社會整合程度過強的社會,對所屬團體或社群歸屬感和責任感極強,不惜自我犧牲,宗教式的殉道、武士道的切腹、軍國主義的敢死隊、恐怖主義的自殺式襲擊和捨己為人的犧牲……當中政治正確與否並不重要,共同的社會心理因素才是關鍵。

廣告

第三類型通常發生在社會劇變(不論好壞)時,自殺者個人欲望無法實現有效協調時,即人喪失了原有的社會地位或日常生活,無法理性地解決問題,便會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來解決一切。

回歸以來,隨著社會政治經濟的劇變,自殺人數持續上升,最嚴重的當然是董建華政權當政時期的 2004 年,一年內死 1,187 人,自殺率高達 17.2,即每十萬人有 17.2 人自殺,平均每日 3 人。最新知悉的統計數字是 2017 年的 916 人,自殺率 12.36,比上年稍降,但自 2012 年至今,靑少年(15-24 歳)的自殺率卻急升,五年內上升 76%,2017 年便有 36 宗,箇中原因,不離學業、家庭、前途、感情壓力等問題。

廣告

今次反送中運動以自發無中心組織的面貌出現,空前成功,主要運動策略是所謂 Be Water,主體就是 15(其至年紀更少)至 24 歲的青少年,基本上囊括全港中學生和大學生(身為 previleged class 的國際學校學生,可能是唯一例外,剛與一個就讀這類學校的 15 歳世侄相談,除了他講今次運動但也沒有參與,校內根本無人談論和理會,階級地位決定離地本質),而誰都知道,社會有洗滌心靈和神聖化的性質和社會效用,道德凝聚力極強,是一種特殊社會整合,基本上是社會失範下的反動,成功就是社會未來出路,所以只許勝、不許敗,故此一無所有、對前途絕望的千禧新世化義無反顧,不怕打、不怕拉、不怕坐牢、不怕死,若不成功,寧願成仁,就是心中害怕,亦猶如飛娥撲火,選擇犠牲。

今次空前龐大的抗爭運動可說是雨傘運動 2.0,但主體已換了一代新人,不要說五十後至七十後經歷火紅年代和八九六四的「廢老」、「廢中」,就是反高鐵的八十後、反國教和雨傘運動的九十後,也主要是支持者和同情者,並非核心力量,當然談不上什麼領導。因此,雨傘運動期間爆發的泛民/本土、和理非非/勇武抗爭、民族國家/港獨的分歧及爭拗都變成了脫離政治現實的偽命題,即使年齡最近的眾志和學生動源等港獨組織,在意識形態和運動實際運作上都沒有決定性影響,大家可以互不排斥共存,各有各做,而要得到運動主體的千禧新世代認同,除了本着同理心一起參與和支持,別無他法。

雨傘運動期間,特區政府還可以用林鄭月娥與雙學公開對話(雙學與佔中三子及泛民有矛盾,而勇武本土派不滿雙學和佔中三子及泛民是另一回事),但今次林鄭月娥說要聽取各類年輕人意見,邀請大學生閉門會面,顯然是不對頭,根本不知問題所在,更不得其法,只會予人偽善、惹人憎惡的印象。

年輕人的訴求已經非常淸晰,如果㐂婆政權真的有心解決危機,唯一的方法就是先接受所有條件,宣布撤回惡法、取消暴動定義、無條件釋放被捕人士或至少宣布特赦(若要維持所謂法治尊嚴的話)、追究警察違規暴行及成立獨立特權委員會全面調查整個事件,提交報告,向公眾交代。長遠而言,更要全面改革現行失敗的教育、房屋、醫療、退休保障、社會福利等政策,最重要就是履行基本法的承諾,盡快實現雙普選。否則,運動不會止息,而一旦鎮壓或運動逆轉,已經開始萌芽的自殺情況便大有可能急劇惡化,利他型和失範型自殺交集,集體湧現,一發不可收拾。

人命關天,我們不管任何派別年齡組群,固然要先關心和諒解,不放棄、不割蓆、不指責,與他們一起上路,林鄭月娥繼續麻木不仁,拒絕讓步,就肯定是殺人兇手的千古罪人!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