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林鄭八千億的公義

2015/12/30 — 19:28

扶貧委員會主席林鄭月娥

扶貧委員會主席林鄭月娥

林鄭夠膽講公義,那我就夠膽講政府的「全老公務員退休保障計劃」。

政府綜合財務報表(2014至2015年度),第7頁,負債項下:

退休金準備     815,832 (港幣百萬元)

(文件連結來自政府庫務署網頁

廣告

你冇睇錯,是8千億,要是你以為8千億是給全中國公務員的話,那你就真的錯了,因為8千億只夠香港 126,131 名老公務員(數據來自立法會一2012年新聞公報)。

要是你問公務員退休金不是已轉MPF,何來8千億負債在政府數簿上?那就要來一點退休金歷史簡介。

廣告

首先,退休金計劃可分兩大類,一為「界定福利」(defined benefit),另為「界定供款」(defined contribution)。「界定福利」就是僱主承擔投資風險,無論基金表現如何,僱主保證退休金額一定達標,如再配合年金制,僱主就連僱員退休的長壽風險也兼承,退休員工一日在生,僱主終身付款。「界定供款」就是僱員自承投資風險,要是基金長蝕,僱員也得自負盈虧,要是長命百歲,那只好自求多福。

MPF就是一種「界定供款」計劃,如何運作,相信大家不會陌生。至於「界定福利」計劃,似是未來烏托邦,但實為舊計劃,2000年前在大機構頗為流行,因當時股市長升長有,投資回報不難保證,況且嬰兒潮未退,縱使基金表現偶有失誤,在職者供款亦超前退休者提款,現金流不成問題,再說,70年代平均死亡年齡是大約70歲,現時80歲,這多出來的十年令僱主大失預算。90年尾開始,有利「界定福利」的因素逐漸消失,所以2000年後大機構紛紛轉軚。

而港府,亦是以2000年6月為分水嶺,之前入職,可享「界定福利」,之後入職,跟大隊轉為「界定供款」的MPF(或曰CSPF),CSPF由獨立基金負責,而政府數簿上的8千億,就只是留給2000年6月前入職,一眾「界定福利」的老公務員。港府亦有一財大氣粗之作,就是雖然提供「界定福利」計劃,但不設基金(財務報表附註24,註(a)),所以退休金承擔全是債務。只不過這會否成為希臘式計時炸彈,那可要放長雙眼睇了,怪不得財爺常提醒港人希臘的教訓,用心良苦。

好東西,老高官當然有份,葉劉(雖然提早退休,但打折長俸都不賴)、你哋冇做錯的一哥、手臂伸延的朱經緯、高鐵說完便閃的鄭汝樺、財爺、林鄭,通通有份,但做到PK的新晉公務員就當然無份。再者,老高官也挺會照顧自己,看見這個以通脹指標作調整的退休金增加額,這麼高的通脹,還以為自己在巴西。

至於8千億有幾豐厚,以退休基金比較,覆蓋全港以百萬計員工數量的MPF,資產淨值總和就是不足6千億。雖然MPF累積時間只有十數年,不能與歷史更長的政府「界定福利」債務同日而語,但以全港百萬計員工相對老公務員的十萬之數,也不得不佩服老公務員的超然。

既然有前8千億的車可鑑,難怪林鄭視周永新的「全民退休保障計劃」如洪水猛獸,周永新的方案,也就是一種「界定福利」計劃,雖然人均派出金額可能不足老公務員的10分1,但覆蓋人數何止多10倍,就算周永新方案是較為正統(有基金設置),亦難以令人放心。

林鄭有腦,這不容置疑,但林鄭也懂公義,這可令人驚喜莫名,另眼相看,既然如此,林鄭,是妳表演公義的時候,懇請港府為下一代著想,來個「全老公務員退休保障計劃」削髮!8千億債務減得幾多得幾多。為免一眾老高官誤會港府向民粹屈服,胡亂接受廢青的井底蛙進言,現尋遍互聯網,得以下有國際視野的參考:

(1)金融海嘯後,美國大公司終於承認「界定福利」計劃負擔不來,所以近年已跟員工洽商,把舊計劃收購,以一次過付款了結,改變涉及削髮,要好有公義的人才能成功,可以參考福特汽車員工退休金收購案例。

(2)政府機構例子,可以參考底特律公務員退休金削髮案例。

(3)當然當然,如果林鄭的公義指數超然,覺得削少少實在太對不起年輕人,那終極例子來自財爺的至愛希臘--延長2000年6月前入職公務員退休年齡至67歲,削40%,功德無量。

要是林鄭坐言起行,削髮能達希臘級數,減債3至4千億,我等當會投桃報李,對大白象如三跑高鐵等,定當減低抨擊火力(但不會完全收聲,因為一地兩檢一定冇得傾,你夠膽搞的話,那我等退休老人就夠膽加入年青人行列,去全港九趕客)。

 

胡人傑 @ 前線科技人員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