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校本管理的初衷?

2017/9/26 — 13:03

資料圖片:興德學校

資料圖片:興德學校

2004年校本條例一役,當時的教統局借「校本管理」為包裝,一刀切於所有津貼學校引入法團校董會,招致不少辦學團體的反對。局方指校本管理可推動校政民主化,辦學團體則指責局方無視他們的擔憂。

十三年後,興德學校事件讓公眾質疑,當初所謂的校政民主化,是否助長獨立王國的誕生呢?

名為「校本」,實為「官本」

廣告

當年部份辦學團體擔心「校本管理」會影響他們保持屬校學風一致,故對法團校董會擁有的人事聘用權、引入家長和校友成為校董等措施大表反對。

校本條例表面上將辦學團體的部分權力轉移至法團校董會,實際上,每間學校的政策都須向教育局匯報,容許官方更直接操控學校。名為校本,實為「官本」。

廣告

設施維修,撤手不管

教育局對學校政策指手劃腳,但一些學校設施保養維修,教育局則卸下他們應有的責任,由學校自行負責。本來專注教學的老師,也要開始兼顧校舍漏水、操場蚊患、防盜保安、鹹水不足等非教學工作,當局發放的相關津貼卻少得可憐,根本無法聘用足夠人手專門處理。

更甚者,每所學校更要自行負責計算教師薪酬及編制下的晉升名額,教育局並不加以核實;結果出現幾年前發生的教師薪酬計算出錯事件,教育局只管「追數」卻無責任可負。

該管不管,該鬆不鬆!

說穿了,當局所謂的校本管理,其實把不想管的就下放校本。例如局方收到關於學校的投訴,便二話不說要學校先「自己查自己」;《資助則例》就學校對教師展開紀律程序時,亦由本來的「須通知」(Shall inform) 當局,改為「應通知」(Should inform) 當局。本來嚴謹的機制,一句校本管理就變得很兒戲!

然而,若當局要執行某些任務,校本管理就突然不適用了。國民教育、初中30小時基本法課程等的推行,學校根本沒有討論的餘地。何況教育局是手執資源的一方,所以上學年的復考BCA事件,當局則沒有理會學校不想應考的「校本決定」,堅決「霸王硬上弓」。

十三年來,校本管理似乎讓當局為所欲為,校長成了皇帝,當局的學校發展主任成了太上皇,但本來期望的「持分者參與」:教師、家長、校友三方校董,卻要費力跟進才能略為發揮影響力。試問這樣的怪胎,就是所謂的校政民主化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