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校規管得了甚麼?

2016/8/10 — 10:39

【文:霍梓楠@教育工作關注組】

近日政府遏止港獨思潮手段層出不窮,但似乎成效不彰。各種各樣的意識形態受不同市民利益、情感與理想、律法、社會制度與輿論、以至國際大環境等影響,不易證成其正當性,所以對於政權,意識形態是雙面刃,須靈活及謹慎處理之。作為父母或教師的讀者,不論對港獨思潮持甚麼立場,都可能會對政府的處境感受猶深,自然想起掌握管教之道的難處。

本文無意談及反殖、港獨思想的正當性,而是透過分享我所經歷過(不論是作為學生或者教師)的校園生活,反思校規的角色,及淺談校規與人權教育的關係。讀者可採取教育視角理解此文,或自行對號入座,與政府手段作適當比對。

廣告

「規矩係用黎打破既!」

還記得有位舊生,在情緒高漲的時候對老師大喝一句:「規矩係用黎打破既」。他的行為肯定犯了校規,最明顯的罪名就是「師長不敬」。很多時候,學生的衝動行為可能出於英雄主義、一時意氣,或許也出於反叛意識與價值觀。要分清楚的,他是因為冒犯師長而犯校規,但不是抱著「打破規矩」思想而犯校規。他大可以把自己關在洗手間,縱聲大叫這句話發洩,或者在校外向同學宣傳這個哲理,學校根本無法動用校規。

廣告

教師因為有著身份賦予的權威、手執校規的「權柄」,所以較容易管理學生秩序、防止搗亂行為。教師從學生的言行舉止與表情,通常都會分辨到學生願意守規是出於甚麼心態:可能是由於同意遵守規則的原意,也可能是因為懂權衡利害,明白學習知識的重要性,或者不想被責罵被處罰。

那位舊生後來讀夜校,說夜校的老師幾乎與學生沒有交流,於是想念起往日的校園生活了。我說,有時有人願意管束自己也是一種幸福呀!

德育教育如何實踐?

我又想起另一位舊生。他一向對老師很禮貌,也遵守著所有校規、準時交功課。但我感到有點不妥——就是有種「假」,被奉承的感覺很強烈。我可預計他的求學生涯不會為老師添麻煩,但我很在意他這種對長輩的態度,所以有次跟他打趣說,在我面前不用這樣恭維,我受不了,也不受這一套。

思想、價值觀屬於德育範疇,並不如一般學科的教學目標一樣清晰,要看學生本身的際遇與個性、師生的緣份、社會氛圍。思想與價值觀都是多元的,老師只可較易宣揚一些在正常社會應有的美德,例如認錯、有交帶、準時、誠實、做事不馬虎等。老師最有效的教法,或許是在日常教學上以身作則,向學生訓話、解答學生求助時,說服學生相信這些美德可解決他的困難。

一次政治藝術的洗禮

也記得自己的初中時代,班中同學都認為某老師教得差,於是班會發起一些行動「反」他,例如搜集他授課時的錯誤,自行印製補充練習予同學「自習」,甚至設計具揶揄性的「踩界」網上遊戲,讓同學一邊玩一邊自學學科知識。「作反」過程中我們從沒有犯過校規,上他的課也是規規矩矩,交齊功課。

我現在回想,實在佩服學校的處理方法:沒有主動找我們「談判」,也沒有威迫利誘我們停手,只是被動地觀察我們的行動。相信班主任當時應該面對不少壓力,但依然沒有勸阻我們。

雖然這次反抗與狹義的政治(例如時局與政黨紛爭)無關,但我現在回想,覺得這是一次政治藝術的洗禮。假如當時校方為了阻止我們而濫用懲罰機制,我們很可能會組織論述、擴大行動;假如我們動輒以觸犯校規為手段,校方就可依規懲處,視我們為理虧的一方。校方堅守了底線——只要我們的行為沒有影響學校運作,就容忍我們一切表達不滿的行動,校方亦沒有製造可令我們「行動升級」的時機。那位老師也沒有因為我們的行動而處罰我們,只是沉著應對、如常教書。其他教師如常用心教學,我們也願意學習,漸漸失去反抗的衝動。最後,我們與那位老師總算安然渡過一整學年。

校規較難控制思想

因為有了這段經歷,所以我很清楚教師以權威或校規消弭學生的不滿是很危險的事,尤其當問題癥結未解,例如當學生認為手執權威的一方沒有盡責,或者做了不公義的事。腦筋靈活的學生,就算不犯校規,也可以做出各式各樣反抗行為。

總結一句:校規較容易控制行為,但較難控制思想。再者,學生的眼睛是雪亮的:老師只會利用校規保障自身利益,還是運用校規營造良好學習氣氛、保護受欺凌學生,他們會懂得分辨。

成為老師後,我明白了「防微杜漸」的重要性。資深教師對我說過,如果可盡快了解學生的脾性,老師就可就預視未來的問題,嘗試做預防工作。所謂預防工作,可以是鼓勵他們發揮所長,也可以是語重心長地開解他們,重點是得到他們的信任,相信老師不會胡亂作出處罰。教師就算猜疑學生有犯規意圖,只要他們沒有做出違反校規的行為,也不能處罰他們,否則容易招來敵意。

原則與信任支撐規矩

規矩的訂立、執行與酌情權,在不同的場域(家庭、學校、商業戰場、公共行政、司法)可能有不同的標準及實質內容,而且不可胡亂互作類比;可是各種規矩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其背後都有原則及價值取向。

真正支撐起規矩的是它對群體的保護能力、群體對其原則的認同感、執行規矩者與守規者的互信。當執行規矩者為求達到某種目的而違反原則,必須謹慎而為,亦須得到守規者的同意與理解。如果我們總是著眼於規則的字面意思,只會看到一個又一個限制,而學不會人權的真義。

學年快將開始。我希望可透過實戰教學,認真摸索執行校規與人權教育的關係。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