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校長,處理「教席合約化」問題時,請不要忘記您也是一位老師 !

2015/9/19 — 16:10

林日豐 (網絡片段截圖)

林日豐 (網絡片段截圖)

 

林日豐校長:

退休前我服務的特殊學校與您任職的中學在同一條街,斜對相距不遠,可是並不常見面,反而在其他場合偶爾碰頭。 然而,對於林校長一直默默堅持為學業成績滯後學生服務的專業態度,還是心存敬意。

廣告

日前閱報得悉您以津貼中學議會主席身份,就合約制教師問題發表意見,筆者嘗試引述報道原文,包括三點:(一) 從學校管理角度而言,聘請合約制教師有助處理超額教師問題;(二) 校方處理教師與科目不匹配的問題,聘用合約教師彈性較大;(三) 擔心教育局「嚴肅處理」以合約制聘請10%常額教師,難為學校。 (參考《明報》16/9/2015〈教育線眼〉余諫之報道)  我閱報後有點感慨,希望向您表達一些意見,也請您有機會時在津中議會與其他校長分享。

我擔任校長僅僅十年,已親身經歷過校長工作的難處。 有一年面對縮班的沉重打擊須解僱七位老師,其艱難和傷痛處不足外道,最後還是有兩位老師未有好好安頓,至今猶覺愧疚。  一校之長權責重大,現實一點說,在教育局「放權讓利」的大政策之下,如果得到校監和校董會的信任,校長行使權力和動用資源的方便實在很大。 在聘任原則上,校長與其他教職員都是學校的僱員;在學校行政架構上,校長是管理層最高領導,所有教職員是接受其管理的下屬;從辦學政策來說,校長是法團校董會的當然成員,負責執行校董會制訂的政策和議決措施,是僱主代言人的角色。 校長與其他教職員的關係是多層面的:彼此的僱員關係、管理人員與被管理者的關係、僱主代言人與僱員的關係。 不過,我認為更重要的是在教育專業層面上,校長與教職員的「專業伙伴」關係。 當然,我明白這四者關係之間有時候會有摩擦、紛爭以至矛盾,可是,我還是認為從大局的教育專業發展而言,「專業伙伴」關係,以至共同管理學校的民主意識應該放在首位。 否則,只圖學校管理容易和執行政策方便,校長容易自我感覺良好的墮落入「有行政,冇人性」的心態而為所欲為。  說遠一點,所謂「學校領導」(School Leadership) 並不應該局限專指校長本人,而應該發展為「所有教職員有份參與領導學校」,這樣說來,校長和老師的「分別」其實顯得不重要了。

廣告

因此,我懇請全港校長深思,在處理「教席合約化」問題時,不要忘記您也是教育專業團隊中的一位老師 !  「物傷其類」是最卑微的寫照,嚴重些是切勿「助紂為虐」或者「落井下石」,溫和一點是不要「置身事外」或「獨善其身」。 我完全曉得解僱不稱職教師,以至因特別需要處理超額教師問題並不容易,往往耗費不少精神心力。 不過,基於維持「程序公義」和「專業判斷」原則,所有人必須按適當步驟處理,才能令相關人士盡可能「口服心服」。  具體來說,編制內常額教席絕不應該聘用合約老師來替代,如必須解聘教學表現不濟者或處理超額教席形式,校方可依據「遲來先走」的基本原則,配合其他特別需要的考慮,透過與教職員協商作出較適切的安排。 「教席合約化」的做法,尤其是在編制常額制度內鑽空子的任何策略,完全不應該作為一種管理和行政方便的取巧手段。  反之,從正途解決方法考慮,正如您所說的,教育當局應當做好學生人口和學位規劃,減低學校收生不足的震盪波幅。

我從教育崗位退下來已七年了,仍然深深感受到香港教育生態環境的惡劣不堪,而且,不少教育局官員習慣以政務官心態處理教育工作,是外行領導內行的典型。 為此,校長和老師更應該站在教育專業的共同認識和立場上,面對教育局那些違背教育專業原則的政策和措施,設法據理力爭。「教席合約化」只是其中一項當前較大爭議的議題而已。

匆匆不一,謹祝

身心康泰,工作愉快!

 

退休校長

陳國權   謹啟

 

二零一五年九月十九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