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格力犬與熊 BoBo,給香港甚麼啟示?

2018/12/7 — 15:03

格力犬與黑熊BoBo,圖片來源:澳門政府、蔡少民

格力犬與黑熊BoBo,圖片來源:澳門政府、蔡少民

2018 已近尾聲,同一年內接連的動物事件在澳門「上演」,讓不少愛護動物朋友也越境協助,然而事情未決,是先在年中因為逸園賽狗落幕,引發了過六百頭格力犬的「善後」問題,以至即將於本月 21 日關閉逸園,事件仍未告一段落;另外就是二龍喉公園黑熊 BoBo 以三十二歲高齡過身,澳門政府說要把遺體製成標本讓人「永遠憑弔」,引起了「生前已被圈養,死後仍難入土為安」的爭議。

兩個事件,尤其關鍵:視生、悼亡,也牽涉動物社群與民間回憶;這些對動物的懸而未決,值得多想,是對香港可以有怎麼的啟示。畢竟,香港動物社群亦多,而涉及民間說法的更不容低估,澳門案例的確是前車之鑒。

作為動物社群的城市宿命

廣告

先說格力犬,如果皆被想及幾曾是澳葡政府的殖民地賽事,那就一定可對照成過去被命名為「英皇御准」的香港賽馬,也必然有過百馬匹,而想當然教人想到,即便機會極微,但如果一旦賽事取消,那延後的處理,也是大量動物的暫托、領養,甚至如澳門也曾出現殘酷的「安樂死」說法。馬照跑、狗照賽,其實是殖民地懷柔的整頓策略——即一種只有前設(娛樂設計),卻沒有後設(完結安排)的動物應用;賽事完結,可就不一定對等動物善終。可以想像,澳門和香港在同一類歷史權力脈絡裡,即便回歸而不見特區為動物建立善後想像與計劃,那就根本是在殖民管治思維所利用動物的手段裡倒退;澳門當下的悖路,香港隨時發生。

更有甚者,是香港的動物社群,又豈止馬場賽馬,更有西貢或大嶼黃牛、郊野豬猴麂鼠,更有濕地黑臉琵鷺、水域中華海豚等等……由山到海都是動物蹤影;牠們不必然是香港「原生」,但可以想像動輒過百年棲息,就根本可作「原住民」討論,卻就因為幾年來發展郊野公園、新界鄉郊,以至十月特首剛發表的「明日大嶼」等計劃而隨時「無家」——「無家」說法已然極盡浪漫,因為更大程度是間接滅殺,多於「搬離」或「遷區」安排,可想而知,又是一個沒有後設的強行發展,而犧牲生境!

廣告

澳門格力犬作為動物社群,是人為取其實用價值的縮影(更如宿命?)。牠們成之賽事,也更像被棄隨賽事,就如香港的動物社群,成之為港,卻也隨時被棄之為港(發展用地)。後設想像,往往難成都市發展為動物的深思顧慮,卻正好可見人情冷暖。

作為城市 Icon 的吊詭回憶

矛盾的是,動物社群遠不一如動物作為城市標記式(Iconic)想像,更能打動人心;可是能打動人心的,又不必然等於得到善待,就如澳門已過身的黑熊BoBo,在世時僅是孤獨的被圈養者,過身後卻已被定調為被瞻養的標本實物。

動物被製成標本以供參照,本來有一套科學教育論述,以讓人知道生物形相,是故各地科學或生物類博物館都有標本展示;然而當某一個體動物,被想成地方集體回憶,所牽涉把其遺體製成標本的倫理討論,就與把家中離世長者製成標本以作供奉,同為荒誕想像!那根本就不必然是灰色地帶的可爭議案,然而更可細想的,是當中可見怎麼樣的悼亡價值,主宰著這個實用城市。

香港不曾出現比如熊貓佳佳過身,有被考慮製成標本之說。但香港也不是沒有類近案例,比如 1958 年被圈養荔園的大象天奴,1989 年過身時也有傳聞說要考慮制成標本,當然沒有成事;而天奴過身同一年,由德國出生的兩歲美洲虎小花,移居到香港動植物公園,而被圈養到 2008 年過身,就真的被製成標本,在動植物公園教育及展覽中心展出。另外 2013 年在酒家「獲救」的小玳瑁,本以為不用作燉湯而逃出生天,可才被海洋公園接收不久就返魂乏術,在同年年底被製成標本,於濕地公園展館與其他海龜標本並列展示。

牠們都可以被說成一個城市的 Icon,問題是如此印記,所標示的倒不純粹是集體回憶,而是動物個體獲救(抑或被擒?),再被強行帶到圈養地點度過餘生的人為控制,而逼迫牠們成了「集體回憶」——這個所謂「集體回憶」,跟電影電視音樂等等的流行文化不同,因為後者是物質文化生產與承傳,而前者的動物卻是生命的囚禁與展示。動輒三、四十年的民間觀賞與歡樂,其實是建築在動物牠者孤獨的籠牢生命之上。說澳門 BoBo 可以借鏡香港,其實香港早有前科,卻更可從此刻對岸的參照當中,再思如此所謂Icon標本製作,所謂何事,又何謂感情與回憶。

應為視生悼亡的動物倫理

這些猶關動物的城市感情與回憶,說是眾數牠者可不為過,因為無論那是個體 Icon 抑或是動物社群,都不是自自然然的社會印記,而是歷經幾代動物的被形塑與控制;及至實用價值「回落」——賽狗落幕、黑熊離世,還可對照成香港無數動物議題,其實要說的,不外乎就是懂得視生與悼亡的動物倫理,原來沒有多少養份,能在我們的現代城市植根。

人為想像,會把生死有時,說得理所當然;然而為動物想像的後設思辯,生死倒遠非自然的天命有時,卻有人的身影,擺佈搬弄,而竟然讓生命難有安生與安息。兩地的年終盤點,除卻政治經濟,其實更應該因為連串事件,而適時為牠們細想生死,非為天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