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條路自己揀 仆街唔好喊

2015/7/7 — 23:43

文:Conrad Wu ( CALL4VAN 創辦人)

呢兩日的士團體都有司機抗議 Uber 同貨 van app 搶生意,而今日立法會特別會議,發言嘅30幾個的士團體,講述司機生計如何被打擊,輪流要求「取締」、「嚴正執法」,「打擊非法載客取酬」聲音此起彼落。

有趣嘅係,觀乎網上評論,幾乎一面倒批評的士服務,《來生要做日本人》嘅作者健吾,出一個post引來接近300個搭的士嘅負面經驗:拒載、兜路、態度差,之前冇聽過嘅都一次過見識晒,今朝穿梭立會同電話上嘅 Facebook,完全活喺兩個平衡世界。

廣告

我作為 call4van 客貨車平台嘅 founder,自然從最宏觀同科技嘅角度出發探討,香港的士發牌制度,自從1998年固定咗約一萬八千個營運牌照之後就再冇增減,整體服務亦冇大變動(當然,最近推出適合輪椅直接上落嘅大型的士,係美事一樁,要讚!)。但從今次事件中睇到,近年的士服務已經配合唔到大眾嘅期望。觀乎世界,Uber(過咗今日真係冇乜香港人唔識)帶嚟嘅 distruptive innovation 正正就係要衝擊的士牌照(美國稱為cab medallion)嘅壟斷制度,而家嘅香港只係經歷緊過去幾年,Uber「入侵」每個城市,而的士行業既得利益者必然會畀相同嘅反應。

講科技,香港的士業自己又唔係完全話冇。但都唔好話做咩 P2P、O2O,本地土炮嘅的士 app,落單之後連司機 GPS 位置都唔識顯示,只係普通Google Map API 都懶得去做,咁對比起千億對手 Uber 嘅用戶體驗,就完全差天共地。如此這般,的士行業素來受「合法營運牌照」呢個壟斷光環嘅溫室下照料成長,被完美擊倒似乎只係時間問題。

廣告

拉返落去 call4van 客貨車平台度講,我又調轉覺得本地薑先有得玩。首先,的士係「受保護動物」,正正係因為有法例規範先可以生存到,相比之下,客貨車由始至終都係自由市場,自僱入行門檻唔高,可以透過定價、服務範圍、顧客類型去細分唔同嘅 market niche 搵到自己嘅客源,再大不了自立門戶,司機亦唔會擔心因為唔做一個電召台而擔心冇生意,真正做到司機自主。

此外,客貨車業界過去三年受到極大衝擊,佔有70%市場嘅 Gogovan 雖然令到好多中小型電召台執笠,但係同時又衍生咗好多科技以外嘅問題,例如司機反對路程定價、仲未向司機收費零收入、公司車偷食導致自僱司機不公平等,呢啲都係傳統電召台老早已經解決咗嘅事,亦都因為咁,我哋年頭宣布轉型,同本地各大小電召台合作,電召台管理車隊,call4van專注發展平台,各司其職。雖然咁樣就好難再吸引巨額投資者,或者一下子抗衡對市值7億嘅對手,但我哋始終係希望先改善自僱司機嘅營運環境,之後先再諗點樣將生意擴充。再者,同一個平台概念亦可以套用落其他地方,只要有合適夥伴,商機一樣存在。

最後,的士團體只係不斷強調自己係合法、對方係非法,所以對方係錯,要被取締。過去大半年嘅經歷話咗畀各位知,「合法」「非法」只不過係相對:並唔會因為你做嘅事情係合法,所以就「很對」;非法嘅事情所以就「很錯」,退後一步去睇個 big picture 先有意義。若本地的士業想繼續有生存空間,就請痛定思痛,利用連工聯會都會開辦教用嘅智能手機,提高服務質素,令到司機同乘客都受惠,若果的士業界仍然選擇迴避問題,只係歸咎外界,我只可以話:條路自己揀,仆街唔好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