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楊潤雄局長,還我報考TSA的「話語權」和「決策權」!

2018/4/15 — 15:12

楊潤雄(無綫新聞片段截圖)

楊潤雄(無綫新聞片段截圖)

楊局長,筆者多次撰文痛斥臭罵過你的前任吳克儉,揶揄他是「庸官」,廢話連篇和不思長進,可能由於月讀三十本書的「壓力」而怠誤應有職責。 可是,如今筆者必須指出你卻是「奸佞」一名,在處理TSA這事上陽一手陰一腿的,顯得有點「心術不正」。 「庸官」固然不堪,但是較之於「奸佞」看來還是貽害淺些。

楊局長,你透過那個甚麼「基本能力評估及評估素養統籌委員會」所炮製的所謂「小三TSA改良方案」,以「不記名、不記校、不收報告」方式在全港學校抽取10%學生進行評估的建議似乎已考慮過和聽取了家長團體和教師工會的意見,也因此贏得一些掌聲。 可是,你卻留下暗勁的一手,訂下硬性條文把「全級參與」與「學校報告」束縛一起,如今看來已經被證實原來就是你身後夾著的一條蓬鬆狐狸尾巴!

楊局長,全港小學小三學生報考TSA的截止日期(9/4)已過,你應該已曉得報載的消息:「約有180間小學已申請全級小三學生報考TSA,當中包括30間官立小學,佔全港小學近40%」(註)。  特別明顯而並非偶然的當然是34間官立小學竟有30間的學校管理層原來能夠揣摩到你潛台辭的隱藏主意,疑似「成功配合」把你原先說過10%學生進行評估的比例大大提升到40%,甚至如果以官立小學總數統計,逾88%全級報考TSA。 筆者彷彿聽到你竊竊偷笑的嘿嘿聲!   

廣告

楊局長,你當然沒有說錯,你所謂「10%學生進行評估」指的只是「在統計學而言已有足夠數據收集有效資料完成全港性的評估」,如今結果「近40%的全級小三學生應考」只不過是個別學校自行申請的「專業決定」而已。 你如此的狡辯技倆可以令那些質疑你說過10%抽樣的立法會議員語塞,可是,家長和教師十分清楚真相,筆者必須指出你刻意隱瞞那埋設在「改良方案」條文中的「全級參與」與「學校報告」纏綁式誘因。 因此,你所佈置的餌料真的有效吸引了近180間小學「自投羅網」! 難道 你可以像彼拉多乾淨的洗洗手便辯稱與你無關嗎!?

楊局長,你的計算和預計可謂「準確精妙」。  在全級小三學生報考TSA的問題上,早前你曾多次回應傳媒查詢時表示學校當局必須與各持分者「溝通」。 可是,你當然知道辦學團體和校董會在學校管理事務上,一直擁有壓倒性的「話語權」和絕對影響性的「決策權」,家長和教師的議論和參與校政,說到底,在「校本管理」的掩映下不過是「聊備一格」,實質影響乏善足陳。  所以,你也當然心裡明白,只要你放軟一下手腳,擺弄姿態而沒有認真執行應有的監察和督導責任,任由學校當局以自訂形式和內容為家長和教師進行「諮詢程序」,走過場的、誘導性的、強力指示的、瞞上欺下的,以至為所欲為的「諮詢手法」屢見不鮮,結果家長和教師只能深感無奈和無助,被擺上舞台合演一齣校園諷刺劇。

廣告

楊局長,筆者必須指出,就是因為你的陰柔手段和放任態度,家長和教師在小三學生報考TSA問題上的「話語權」和「決策權」被削弱,被扭曲,甚至被剝奪,你實在難辭其咎。 你是整件事的始作俑者,如果說獨攬大權,罔顧家長和教師意見的學校管理層是「助紂為虐」,那麼,你同樣因為沒有盡責有效監察學校管理層的諮詢過程和操作,可以說是瀆職的「為虎作倀」,直接和間接的侵犯了家長和教師在小三學生報考TSA問題上的「話語權」和「決策權」!

楊局長,『還我報考TSA的「話語權」和「決策權」!』是家長和教師憤慨的怒吼聲,難道你聽不到嗎?!

 ---------------------------------------------------------------------------------------------------------------------------
註:詳見《立場新聞》(13/4/2018)和《蘋果日報》(14/4/2018)報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