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i

Mayi

意難平才寫、看不順眼又寫、語言訓詁會寫、日本文化也寫、育兒生活日常都會寫。 八十後,曾留學英日,專修語言學。現專職育兒,有一對可愛子女;兼職教書及翻譯。

2019/10/18 - 15:43

楠瀬喜多-日本女權的起點

10月18日 google doodle 是楠瀨喜多 183 歲冥誕

10月18日 google doodle 是楠瀨喜多 183 歲冥誕

今日Google Doodle的主角是一位日本大嬸,她的名字叫楠瀬喜多(くすのせ きた/Kusunose Kita),她在日本有一個很可愛的外號,叫「民権ばあさん」(中譯:民權大嬸)。生於天保7年(1836) 9月9日(1836年10月18日)、終於大正9年(1920) 10月18日,享年84歲。

楠瀬喜多

楠瀬喜多

廣告

楠瀬喜多的生平前半段都很尋常:1836年在土佐藩一個米穀店人家出生,是家中長女。21歲的時候和土佐藩的劍道師楠瀬実結婚。

*題外話:土佐藩(現為高知縣)真是一個左右日本近代的藩,還出了另一個劃時代的人物叫坂本龍馬。

婚後17年,楠瀬実逝世,楠瀬喜多38歲開始守寡自此終身獨身。由於他們之間沒任何子嗣,所以丈夫死後,她便成為「戶主」(大家不熟悉日本戶籍法的話,可參看我另一篇舊文《由戶籍到My Number》)

不過她真正的人生或使命,就是38歲成為戶主之後開始呀!

戶主需要納稅,但明明有納稅,為什麼高知縣的區會議員選舉時,女人沒有投票權呢?!當時的投票資格第一條件是「滿二十歲以上的男性」。楠瀬喜多心裡有氣,她覺得這樣完全不合理!於是她故意拖延稅金。她覺得:「不可投票自然不納稅。」很合理,對不對?

就這樣,因為欠稅,她收到高知縣的催促狀。她寫了一封抗議信去回覆高知縣廳,大意如下:「明明我有納稅,但因為我是女性的緣故而不能投票,這是十分不合理的!權利和義務應該是兩立(兩相成立)的,那不能投票自然不納稅。」(抗議信的原文在這裡,不過那是日文的文言文:http://bungeikan.jp/domestic/detail/275/

官僚是什麼?就是有麻煩就避而不見。高知縣廳不認同她的觀點、不理會她。楠瀬喜多就寫意見書給內務省。索性跳過地方政府,直接向國家要個合理答覆。這被視為日本婦女參政權運動的起點,全國報紙如《大阪大阪日報》、《東京日報新聞》都有報導。

就這樣,兩年後,1880年9月20日日本政府發佈《区町村会法》(明治13年太政官布告第18号)。根據此法令,每個地區都批准了建立自己地區選舉規則的權利。於是楠瀬喜多居住的高知縣上町町議會,修訂了戶主(不論男女)都可擁有投票權,之後鄰村小高坂村也效法。

為什麼是「劃時代」呢?因為1880年,世界上女性有投票權的地方,第一個是美國的懷俄明州的Wyoming State Capitol;第二個就已經是日本高知縣上町町議會了。很可惜四年後,即1884年,日本政府又修正《区町村会法》(明治17年5月7日太政官布告第14号),又倒退到只有成年男性才擁有投票權。

1884年其時楠瀬喜多已經差不多五十歲,她心裡依然有氣有火,索性豁出去。由那時開始,她以女性社會運動家的身份遊走國家、在講台上演講、在四國各地演說,又和年青的民權運動家交流。她一直參與政治活動,直到1920年,在「大正民主」運動時期(日文:大正デモクラシー/たいしょうデモクラシー)去世。

日本女性正式擁有參政權,已是1947年-當年在盟軍最高指揮官麥克阿瑟(Douglas MacArthur)授意下,日本成年(滿20歲)的女性才有參政權。距離楠瀬喜多寫抗議信的那一年,已經六十幾年了。

我想借楠瀬喜多的事來勉勵所有同路人:我們擁有的一些自由與權利,其實是進步的前人不停爭取下才得到。香港人為何覺得不舒服、侷促,因為有些我們一出世便享有的自由和權利,被逐漸剝削、收回了。大嬸那封信爭取的權利,六十幾年後才修成正果;香港人呢?我們的雙普選權利。我相信(也希望)不用等六十年,但我們要有心理準備,要以年來爭取吧。香港人,加油!

作者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