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極度遺憾教育局敷衍塞責處理SENCO問題!

2016/10/24 — 12:31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SENCO (Special Educational Needs Coordinator) 指「特殊教育需要統籌主任」,(下稱SENCO)即在主流學校設立的功能性職位(functional post),簡明而言,專責處理和協調有關校內特殊教育需要學生的學習和適應事宜。 可是教育當局在處理SENCO問題上一直欠缺專業識見和承擔,態度被動和措施消極,可謂敷衍塞責,令人極度遺憾。

其實早於1996年教育委員會轄下「特殊教育檢討小組」已發表《報告書》, 建議在各中小學設立SENCO職位,反映出這個角色在主流學校推動融合教育的重要功能,而外國經驗已充分證立這樣的體制改善有利發揮極大的教學效能。 可是,政府當局置若罔聞,近二十年的日子裡,專責教育事務的官員雖然不斷吹噓融合教育政策,對SENCO的問題卻是磋跎誤事。 就算2014年底教育局副局長回應張超雄議員就《融合教育小組委員會報告》的建議時, 仍然表示「現階段我們為所有學校開設一個(特殊教育需要)統籌主任職位的建議有所保留」。 

筆者必須指出近年政府當局大力推廣融合教育,愈來愈多主流中小學收納了不少有特殊教育需要學生,教育局理當諗熟那些中小學所面對的困難處境,也應該明瞭SENCO在主流教育體制中肩負橋樑的功能,以及發揮協調作用的不可或缺特性。 可是,教育局的政策制訂者缺乏專業判斷和魄力,未敢在學校人手編制上正式確立SENCO的地位和職能,卻在2015年把其專業責任以取巧借口推卸給「關愛基金」立項跟進,實在貽笑大方。  「關愛基金」原本就是慈善信託性質,以津貼形式資助社會上有經濟困難的弱勢人士和家庭,但是教育局竟能得逞,把原屬於該局份內的教育議題透過惹人疑竇的手段,拋給屬社會福利的扶貧組織處理,不禁令人質疑這不僅是「關愛基金」資源誤用的原則問題,更凸顯出教育局不守本業,胡作妄為和鑽空子的行事作風。 

廣告

無論如何,「關愛基金」撥款二億元推出為期三年(2015/16至2017/18學年)的「特殊教育需要統籌主任試驗計劃」,在大約一百二十所收錄較多有特殊教育需要及經濟需要學生的普通中小學提供津貼,讓學校安排一名專責教師統籌校內的教學支援工作。 如此不湯不水的措施發展至此,筆者擔心的是:假若教育局還是依然固我的因循苟且處事,三年試驗期過後還是可以借故拖拖拉拉,推卸應有的責任。 

現階段而言,在主流學校設立SENCO一事根本並不是「應該執行與否」的議題,卻是「如何全面落實」的考量和跟進。 筆者明白外國的經驗足以借鏡參照,不過還是必須在有關基礎上發展符合香港學校特色和校園文化的SENCO運作模式。 如果教育局勇於承擔,有關實務問題自然水到渠成,不難解決。 歸根究底,這是對推動融合教育理念的堅持,讓SENCO恰如其份的獲得其專業地位的確認,在操作層面上更是行政和教學體制,以及教師人手編制的政策改善問題,教育當局責無旁貸。 最後補充幾句:SENCO的專業地位不容置疑,他們必須在學校行政體制上成為重要一員,被賦予適當的行政權力,以便履行其職務和發揮其功能,為此SENCO的職級在中學應為高級學位教師(SGM)職位,在小學應為高級小學學位教師(SPSM)職位,才能匹配其專業資歷和專業職能。

廣告

上星期六(22/10/2016)由香特殊教育學會主辦,香港教育大學特殊教育需要與融合教育中心協辦的SENCO證書課程正式開課。 筆者有幸參與其中,除了極度遺憾教育局之外,對SENCO證書課程的學員還是寄以厚望:任重道遠,而千里之行正正是始於足下! 這是民間專業團體針對當前的現實需要,為本港中小學SENCO自行研發的培訓課程,那麼未有為SENCO提供適切培訓的教育局有見及此能不羞愧汗顏嗎? 

發表意見